广告

无人机行业的3.15,致大疆的一封信: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2019-03-15 作者:Challey
导语:无人机行业需要良性竞争,如果一定要像计算机世界主编发表《狗日的腾讯》一样牺牲自己才能唤醒这个行业,我相信很多人都愿意做那个视死如归的斗士,包括我!
酝酿这篇文章有大半年了。2018年底看到大疆高调祭出反腐大旗,根据以前的经验,觉得不太真实,就写了《大疆反腐,损失真的有超10亿吗?》,当时进行了分析预测,大疆2018年的销售业绩可能下降5%,其实那时候觉得应该下跌更厉害,绝不是这么一点点。但是,一来不敢预测跌幅过大,怕大疆告我(真有可能,这可是他们最喜欢干的事情之一),二是也没有什么事实根据,说出来没有说服力。直到最近一位朋友聊起,大疆2018年的业绩可能只有120亿人民币,跌幅快达到1/3了(虽然有一定可信度,但也只是猜测)。
于是,也正好赶上3.15,觉得《致大疆的一封信,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可以面世了。 
 
看到这个标题,是不是立即与大疆的10亿贪腐案以及内部员工喊冤D厂的事件联系呢?
 
不是? 
 
这篇文章是站在行业的角度呼吁大疆,不要动不动就告同行,特别是那种拿一些放之四海而皆准没有技术含量的“伪”专利,用一些德国纽伦堡玩具展上国外专利流氓专用的招数来对付同行,以及利用垄断地位采用致命降价的市场策略率性打压弱小公司。导致这个行业看似歌舞升平,实则“乌烟瘴气”,死气沉沉,严重到已经没有创新和出路。
 

一、专利大棒 

 
机器人网搜集了大疆无人机方面的专利官司,国内的很好找,天眼查就知道了。
天眼查大疆官司-2.jpg
 
官司确实挺多的,司法风险325,法律诉讼99+,这应该只是其中一部分,上去仔细看了下,整理了天眼官方提供的一些主要数据,如下:
  11.jpg

 12.jpg

 13.jpg

 14.jpg

 15.jpg

其中一些与高域的一些类似纯粹NPE的互相起诉的官司,觉得没意思就过滤掉了。

最新的一次把桂林智神,也就是智云手持云台生产商给告了,2019年初强制执行100万人民币。
大部分是大疆提起诉讼作为原告,而2017年底到2018年有多达12个主动撤诉,这主动撤诉的case大部分都是关于外观专利方面的,其中有起诉多个汕头澄海玩具无人机企业的(个中缘由后面再提)。当然不包括与道通的外观专利纠纷。
 
其实,还有其他的官司在天眼查上没有,因为有些无人机公司注册在国外,譬如昊翔、道通美国公司等,还有一些早期的公司没有进入司法程序。
无人机业界的人都知道,大疆凭借其注册的专利,把无人机行业大大小小的公司基本上都告遍了,零度,昊翔,华科尔,道通等。
 
我们看看互联网可以查到的其他关于大疆专利诉讼的报道:
 
大疆告昊翔 
 
2016.4.1愚人节这天,总部位于深圳的大疆 (DJI) 正式宣布在美国起诉其竞争对手昊翔 (Yuneec),指控后者侵犯了两项大疆在美国申请的专利——“目标跟踪的系统和方法”和“可更换的云台”。 
 
2342
 
除了起诉侵犯专利以外,大疆还向美国法院申请禁令要求禁止昊翔销售涉及侵权的产品。这意味着如果大疆在本案中最终获胜,昊翔不仅需要支付专利侵权的赔偿,还有可能被禁止在美国销售涉嫌侵权的产品。

昊翔生产的 台风 H 无人机在自动避障功能上采用了英特尔的实感(RealSense) 技术,而自动避障功能属于涉案专利“目标跟踪的系统和方法”。目前尚不清楚本案是否会牵涉到作为昊翔投资方和技术供应商的英特尔。英特尔方面对记者表示已经获知该诉讼,暂不做出回应。 

有分析称,大疆此举意图在于运用专利武器来保护自己在美国等欧美的市场领先地位,限制昊翔的销售。对此大疆方面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声称将“坚决通过法律途径保护知识产权,期待事情的最终结果”。 

 

来源:品玩 https://www.pingwest.com/a/69852 

 

这桩官司最后“”杳无音信,可能又是不了了之,猜测可能是昊翔实力较强,加上背后有Intel投资方这个强大的实力存在。
企业在经营过程中有专利纠纷属于正常,确实侵犯了专利对其起诉无可厚非,但是过度利用专利大棒和市场垄断地位遏制创新的行为是为人所不齿的,也会转移、降低企业自身的创新基因。
 
亿航联合创始人熊逸放曾说,在一个竞争对手普遍刚刚出现一两年,而自己做了8年终于熬出头刚刚做上大哥位子的公司,这种态度实在是没有大家之范,号称是个全球化公司,却难掩骨子里中国生意人般的传统。而整个行业,还是应该拥抱创新开放,而不是固步自封。
 
如果还有人说大疆告其他企业侵犯其专利是正常行为,那我们来看看三件事情:
 
1、与道通的恩怨情仇
 
2015年年中,大疆打响公堂对簿第一枪。一纸诉状将道通告到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指控道通产品涉嫌对其外观设计专利等方面,存在侵害,要求销毁相关产品模具、赔偿经济损失和维权费用,以及承担诉讼费用。然而2015年12月16日,判决结果出炉:大疆败诉。
 
2016年1月30日,时隔一个多月,当时正值德国纽伦堡国际玩具展,中国参展公司Autel——道通智能航空技术有限公司的展台,被当地法院派出的法警持“临时禁令”查抄,原因是该公司无人机产品X-Star被指涉嫌外观设计侵权。而举报道通的不是别人,正是其深圳老乡:大疆。听说这次大疆提交了三百万美金作为保证金。下如此大的血本也是魄力非凡。
 
这不是德国纽伦堡国际玩具展上流行的专利流氓大战吗?
面对这种把竞争演变成战争的行为,我想谁都会奋起反击!
难怪后来道通收购美国公司的一些无人机专利,反过来起诉大疆。根据道通的说法:已经被逼到了墙角,不得不奋起反击!
 

如果还有人说,在国外法律法规申请的专利有所不同,大疆利用专利维护自身利益无可厚非。那我们来看看下面第2个case就知道大疆的用意何在了。

 
2、把弱小的大谷扼杀在摇篮之中
下面几张截图是早在2015年大谷相关负责人与大疆梁先生(为了保护当事人隐私,全名隐藏)的QQ聊天记录(听说QQ聊天记录是可以作为法律证据的,所以这里的真实性有保障)。说的是大疆利用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后来被无效的专利把大谷告了,在淘宝投诉产品全部下架,同时,大疆的梁先生联系大谷负责人,只要购买大疆的螺旋桨就可以撤诉,大谷没有就范。详细的聊天记录见下图:
威胁购买螺旋桨-2-m.jpg
威胁购买螺旋桨-3-m.jpg
威胁购买螺旋桨-4-m.jpg
威胁购买螺旋桨-5-m.jpg
威胁购买螺旋桨-梁先生信息.jpg
大谷是2007年成立,最早是做政府和军用的通信设备。于2013年研发无人机,到2015年,大谷无人机算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凭借曾经的实力在无人机行业销售了十万片飞控系统(当时无人机全球一年的销量约100万台,至今仍旧差不多)。2014年向2C消费领域进军,于2015年在业内首次推出(比零度还早)捕食者,全套价格定在4699。据当时的人回忆,大疆那时刚刚推出精灵3,只有两个版本,Professional,Advanced版本,价格在6000左右及以上。看到市场出现大谷,零度等一批中端价位的产品时,大疆马上出了一个阉割版:Standard标准版,价格最初定在4799,比大谷的捕食者贵100块,然后在接下来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价格从4799降到3999,活动优惠到3799,最终定在2999。
其实精灵三标准版出货量并不多,纯粹是用来打市场的,可是,它一出现,直接导致了整个中低端无人机消费市场一片哀鸿,大谷、零度以及一大批中小无人机公司的产品全部无路可走。
因为,大疆的产品首先品牌知名度很高,同时,其操控确实要好一些,哪怕其他方面有优势,譬如捕食者续航可以达到30分钟,而精灵3只有18分钟。但是这些差异化都抵不过大疆价格大棒的挥舞。
后来还有一件事:大谷在2015.10.1前已经把京东自营的所有手续办齐了,在9.30晚上却被通知不能上,个中原因不得而知。
这根最后的稻草直接压垮了一个冉冉升起的新星,从此大谷退出无人机市场。
 
3、植保机市场的价格屠夫
 
2017年年末,大疆宣布新一轮植保机降价措施,表示大疆农业将摆脱盈利目标,聚焦提升行业效率和构建服务闭环上。在不少从业者看来,大疆降价旨在打压竞争对手极飞。在植保机市场,大疆、极飞双雄争霸的格局已经形成。
在价格战的阴影下,植保机市场上的众多玩家看到了明显利润下滑的迹象,只能勉强维持盈亏平衡;而另一方面,植保市场还没有完全打开,相比起传统作业方式,无人机作业只占了约10%的市场份额。如此看来,市场中的大小玩家都面临着全新的挑战。 
https://ss1.baidu.com/6ONXsjip0QIZ8tyhnq/it/u=165158407,2418782248&fm=173&app=25&f=JPG?w=637&h=360&s=A6D01AD842EB59011049AC43030080F6
“不降价不行,大疆在降,不降就没有市场了。”深圳一家年销售额约3000万元的无人机公司市场部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称。据悉,2015年这家公司利润率高达50%,可现在仅为10%左右,只能勉强维持盈亏平衡。 
“我们一款载重16公斤的无人机在2015年售价为7万元左右,可到去年年底仅为4万元左右。”上述负责人说。 
从50%到10%、从7万到4万,这两组数据的背后是大疆价格战给行业带来的影响。 
大疆曾放风MG-1售价10万元左右,但2015年11月发布产品时,标准载荷10kg的MG-1裸机定价仅为52999元;2016年11月,MG-1面市一周年之际,大疆发布MG-1S,定价由52999元下调到42150元;2017年12月,大疆推出新品MG-1SAdvanced,后者售价仅为29999元,比之MG-1S又下降了1万多元。 
不仅如此,大疆植保机在终端市场的流通价也要低于定价。一位湖北籍植保机飞手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大疆植保机一般有“黑市价”,飞手从代理商手中拿机的价格一般是定价的八五折。  
《3、植保机市场的价格屠夫》,来源:百家号:第一财经
 

大疆曾经起诉零度雷柏(雷柏,是零度的投资方)要求赔偿1000万人民币,双方交战几个回合,有的不了了之,有的零度雷柏败诉赔偿。最终零度在口袋无人机Dobby市场失利的情况下被迫转型,全面进军行业市场,现在主打复合翼无人机。

 
从大疆对零度,道通,大谷等几件不同寻常的case来说,大疆的确有利用垄断地位打压同行之嫌。
 

二、一家独大的后果

 

大疆告遍无人机行业各大公司,利用各种手段进行市场压制,其目的不是要真的维护其知识产权,而是要打压同行,换取市场,独霸天下。

可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呢? 

 
如大疆所愿,消费类无人机市场一枝独秀。可是,没有了创新,没有了良性的竞争,大疆自身的创新也不再。大家看看这几年大疆无人机的产品即可知道。问问身边的朋友,有多少人买过无人机,买过大疆无人机的,飞过多少次,是不是飞了三两次就束之高阁。曾经对无人机有过激情的无数粉丝也不再感到新鲜。没有玩过无人机更是提不起兴趣。
 
本来,无人机是大多数人从小就有的梦想,可为什么这样一个曾经火热的消费市场却变得如此平淡?
 
究其原因,还是市场上缺少好的产品。  
 
我们来看看大疆这几年推出的消费类产品:
2015年推出精灵3,这是一款经典机型,毋庸置疑,可以载入史册,我们不会因为大疆的做法而贬低其产品。
2016年推出精灵4,这是一款延续精灵3经典的产品,加入了很多新的功能。
2016年推出Mavic(域),开始了折叠无人机的普及。其实,早在2015年,市场上有很多公司就推出了折叠无人机,譬如普宙的BYRD。
2017年推出Spark(晓),开拓掌上无人机市场。
这是官网的介绍:
spark.jpg
 
2018年继续推出Mavic Air, Mavic 2, Mavic 2 Pro, Mavic 2 变焦版。同时,通过子公司推出特洛无人机,699元。面向儿童玩具和教育市场(这可能是连续起诉汕头澄海无人机厂家的原因)。
 
离开无人机行业三年多,Challey每次与人讨论,都是站在局外人的角度分析现在市场的产品。也经常与朋友一起,以消费者的角色探讨。大疆这样的产品升级从根本上已经失去了创新,甚至远远没有去挖掘用户的体验。
其实,创新从大疆2017年发布Spark的时候起就开始失去,“从 Spark 身上,我们依然能看到大疆的创新能力,尽管它并非第一家发布掌上无人机或者口袋无人机的厂商,但 Spark 可能是迄今性能、体验最优秀的掌上无人机。”
 
我们依然能看到大疆的创新能力……,隐藏的意思是,大疆的创新已经不足。
 
本来,无人机是一个让人一听就高大上的东东,可结果呢,一上手还要学这个,弄那个,不是有一定动手能力的人根本玩不好,飞不好,拍不好。更不用说只能拍拍照片视频,没有太多用途的产品了。
从精灵3到Mavic, Spark,能够折叠,掌上起飞,确实是一大进步,但是对于消费者来说,还是远远不够的。
 
可能,我们几个人的看法无法形成足够的说服力。那我们就用数据说话。
2018业绩-柱状图-R.png
2018业绩-R.png
 
 
如果2018年的业绩真的如有人说的可能只有120亿人民币,那就是最好的证明。
 
大疆这种行为,不仅把同行搞死,扼杀了创新,垄断了市场,同时,也是把自己推向危险的境地。如果市场和消费者还是这种情形,2019年,大疆的业绩还有可能下滑。因为消费者的无人机没有玩起来,又或者有一架就够了,又或者没有足够吸引消费者的产品。
 
为什么苹果不在出iPhone SE的时候把价格降到一千左右,为什么不那么早的加入双卡双待?难道苹果没钱烧吗?难道苹果的技术做不到吗?
如果iPhone SE降到1000左右,可能小米不是现在的小米;
如果苹果早就有了双卡双待,很多有两张卡的商务人士会毫不犹豫的换上iPhone,因为,iOS太好用了,特别是几年前。
有次与同事聊起这个话题,大家都觉得,苹果这样的做法才是一个伟大的公司,不是要把市场一家通吃,而是让大家一起来把智能手机市场做大,不断地推陈出新,同时,在外界的竞争下促使公司内部不断的创新。
 
这就是俗称的一起把市场的蛋糕做大,而不是一口吃掉。 
 
其实,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的BAT等巨头们都明白,没有一个市场,能永远独霸天下,不是被制度拆分,就会被市场肢解,这是规律,与其短暂独领风骚,不如一起做大市场的蛋糕。
 
而大疆不仅要垄断高中低市场,连小微玩具市场都想要弄死,收入囊中。看看其特洛无人机就知道。当时从名字就一眼看穿其真实目的:做玩具无人机的特洛伊。 
 

三、呼吁与破局

 
一贯的思维,写这篇文章,不是要逞一时的口舌之快,我们的目的是要呼吁行业,唤醒大疆,让还在无人机行业努力冲刺的几个少有的公司能够在良好的环境中去正常竞争,而不是被恶意打压,甚至被扼杀。同时,找出行业的破局之法。
 
首先,我们要找出问题,不能一味的把其他公司没有做好的原因全部归罪于大疆,其实无人机行业里还是有很多公司有好的技术,可是,他们对创新的理解,对市场本身的看法也禁锢了他们的发展。
 
我们来看看上面说到的官司,大疆连续起诉道通。反过来说,如果道通不在外观上做的与大疆相似,也不会造成那种局面。这种希望通过模仿的做法去拼市场,即使大疆不起诉,也不会做的多好。因为,模仿,从来都是强者的专利。曾经的腾讯,模仿一个死一个。可是,要想模仿腾讯,何其难?
 
当然,道通能够在这么恶劣的竞争环境中活下来,坚持下去,实属难得,听说,道通也挖了不少行业人才,可是,对于一个人才济济的公司,有时候反而是一种束缚,因为技术方面的牛人一般都不服人,那么多牛人在一起,如果没有领军人物,没有好的方向,没有好的战略,一样很难出做出引爆市场的产品,而无人机这种高大上的行业,没有好产品是很难成功开拓市场的。
 
普宙,一个曾经潜心研发技术,有一些军工的基因,包括图传、双目视距、红外等核心技术都已经研发成功,可是在2018年前,连国外市场Facebook上的产品介绍还是中文式的翻译:UAV(行业人士都知道,国外一般叫Drone),这种基本的市场营销都不及格,又怎么能够打动消费者?想开拓国内市场,其评测也是王婆卖瓜,最终,不得不转战工业市场,推出飞盟平台。其实,所谓的飞盟平台,粗略一看,就是给别人换壳。这种做法,能持续多久?
 
零度,这个曾经最有可能与大疆一争高下的公司,也由于资本的压力,不得不断臂求生。虽然已经较为成功转型,可未来行业市场的竞争,特别是中国特色的行业市场竞争,必定会再次经历曾经在消费市场中一样艰难的局面。而现在,再想重返消费市场,估计不再涛声依旧。
 
在这里,我们只讨论消费类无人机市场。Challey一直认为,要做好中国特色的行业市场、政府市场,是非常困难的,可能你在某个时间段靠技术领先,但是有大把的公司依靠地域和人脉资源在市场领先,然后可以仿制,甚至直接购买你的产品,你就沦为了为他人做嫁衣的食物链的末端。其实,不仅是中国,世界任何国家的政府/行业市场都是如此。
 
而资本参与的公司都希望获得高额的回报,因此,无人机行业的出路只有一条:消费类市场。
可能很多人以为,消费市场太小,全球一年才一百万台,不到手机一天的产量。玩无人机的人太少,现在已经被大疆垄断了。其实,正是因为这个市场现在还小,才有巨大的空间,而且这个空间是被大疆证明是可行的市场。
只是,现在,还没有出现革命性的,真正解放消费者,让其眼前一亮的产品。
 
我们简单的说,无人机,无人机,为什么一定要有人操控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如果能有一款根本不需要遥控,根本不需要携带,无感,随时随地任意飞行的无人机,这样的产品你会爱上吗,你还会不会把他束之高阁?
 
这样的创新,不仅仅Challey,相信很多朋友也都想过,但是,在无人机行业目前这种恶劣的竞争环境中,创新很难生存。
 
所以,我们呼吁大疆,学学腾讯。曾经的腾讯是那么的“不可一世”,“藐视一切”,经过计算机世界的封面故事:《狗日的腾讯》,经过3Q大战,经过国家工信部的调解,腾讯转向真正的开放,采用连接一切的战略,现在走向了真正的巨无霸。
 
而现在的大疆,不仅内部贪腐严重,创新不再,没有外部有序的竞争,根本无法激发内部的创新动力。
无论是内部,还是外部,我们希望大疆能够正视行业的良性竞争,一个开放的大疆不仅能迎来更大的消费类市场,也是在拯救自己。也希望政府机构更多的参与到反垄断市场机制,协调行业的良性发展。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如果一定要像计算机世界主编一样牺牲自己才能唤醒行业的有序竞争,我相信很多人都愿意做那个视死如归的斗士,包括我!
 

 

原创
本文为机器人网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Challey
IT前沿技术发烧友,无人机爱好者,非习惯性思维,市场深度分析,独特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推荐

近期热点
广告
广告
广告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广告
推荐使用浏览器内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