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右滑动:上一篇 向左滑动:下一篇 我知道了
广告

大疆的“二次”创业,比占据市场更重要的是……

2018-08-27 作者:四月,机器之能
导语:当一家公司占据着所属行业的主导话语权时,「培养人才」成了比「争夺人才」更重要的议题。

传承与生态

「赛后各个团队之间的交流和开源讨论是让我感觉最受益的部分,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样在技术上互相帮助,相比 Robocon 的封闭体验更好。」来自大连理工大学机械工程大三生李立谈道。

每年赛事结束后,青年工程师大会是参赛选手们最为期待的事。

大会期间,大疆将邀请机器人领域的知名学者进行学术主题的交流和分享,同时选手之间也将针对核心技术与代码进行交流。为鼓励技术开源,大疆将针对开源团队给与资金奖励。

华南理工大学团队表示,去年和哈工大团队相互交换了三维定位模型,针对机器人研发过程中遇到的技术问题进行了交流。校内之间,这种传承体系更为明显。「在我们的团队,大二生新入队,留下来的大三生老队员则将作为队长,等到大四毕业季队长交替。」杨泽霖说道。

一个良好的技术生态建立体现在赛场上便是快速的技术点普及。

「如何有效地击打对方而不被对方打中,这是作战中需要攻克的关键技术点。」高建荣谈起历届比赛中最让他感到惊喜的技术点,华南理工大学在 2016 年为此设计出「扭腰」结构——即底盘左右扭动避开对方对装甲板打击区域的瞄准,控制射击的云台保持不动。

很快,这在 2016 年几乎变成了所有参赛队的标配设计。

今年,矿业大学在此基础上设计出陀螺一般 360 度旋转着运动的底盘,并能在旋转中保持云台稳定指向目标,成为最强的步兵机器人。在实现这一创意的背后,矿大的团队为此设计并研发了一款新的电机系统。

「最让我们欣慰的是,这些技术点是从有到没有,从有到更好,并且技术传承的传承并非来自同一个学校,而是不同队伍的代际传承。」高建荣谈到,在今年的小组赛阶段就已经展现出去年淘汰赛队伍的水平。

在本科生实践之外,大疆还有意通过 RoboMaster 连接机器人学的前沿技术研究。

今年,在 IEEE 机器人与自动化学会(IEEE Robotics and Automation Society)的旗舰会议 ICRA(国际机器人与自动化会议)上,大疆 RoboMaster 组委会与 ICRA 联合主办了 DJI RoboMaster 人工智能挑战赛。

与 RoboMaster 对抗赛强调团队协作、机器人与人类操作手之间不同的是,技术挑战赛要求参赛队自主研发全自动运行的机器人,让其全自动发射弹丸与 DJI RoboMaster 人工智能机器人进行对抗,其中设计智能导航、机器感知、自我决策等人工智能方向的技术应用,主要面向研究生和博士。

RoboMaster 技术负责人杨硕表示,全自动机器人将作为科研平台,用于探索如何在实体机器人上应用 DRL(Deep reinforcement learning)提高各方面能力、发表论文或者找到未来可行的机器人应用。此外,大疆方面将利用比赛数据进行全自动机器人的设计和开发。

2014 年,无人机文化在全球范围内兴起,带动起大疆等一批中外无人机创业团队的快速成长。四年间,无人机产业在壮大的同时也面临着诸多瓶颈和挑战,大疆崛起之后,很难再能看到有无人机新秀能够长久地停留在舞台上。

曾经的有力挑战者 3D Robotics 濒临倒闭,Parrot 几经传出裁员消息,国内的无人机公司也很难谈得上顺利,资本遇冷、裁员、转型……很多项目都止于昙花一现,或者相继销声匿迹。

去年,大疆创造了 180 亿元的营收,占据着超过 70% 的无人机市场。但更长久的未来,增量市场仍然是一个未知数。仅依靠大疆一家之力必然无法开拓。

当被问到大疆的天花板时,员工给出了「人才」的答案。而在市场层面看来,人才的需求方远远不止大疆,市场需要的是一个能够与大疆匹敌的对手。

十年前,汪滔在 Robocon 机器人比赛中受益,回到硬件创新之都深圳开始了自己的机器人之梦。

十年后,最初的航模爱好者已经开拓出百亿美元的无人机市场。而汪滔和大疆也成为了新一轮赛事的推动者,等待下一个十年里,更多「大疆」和「汪滔」的诞生

撰文 | 四月,转自丨机器之能

本文为机器人网原创文章,禁止转载。请尊重知识产权,违者本司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推荐

近期热点
广告
广告
广告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广告
推荐使用浏览器内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