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刚刚,我通过VR体验了死亡的感觉
导语:死亡,或者濒临死亡是什么感觉?人类基本上没有机会跟别人分享这种感觉,因此,这种神秘感也加重了人们对死亡的恐惧。为了减轻这种死亡的恐惧,荷兰的一位实验设计师Frank Kolkman利用VR做出来了一套能够模拟体外体验的医疗设备,能让人体验到灵魂离开身体是什么感觉。Camille Charluet去体验了一下是什么感觉,然后把过程记录了下来,文章发表在TheNextWeb。
死亡的想法真的吓到你了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可能患上了一种被称为“存在死亡焦虑(Existential Death Anxiety)”的疾病。为了让人们不再畏惧死亡,荷兰的一位实验设计师Frank Kolkman做出来了一套能够模拟体外体验的医疗设备,可以让人们感觉到灵魂离开身体的感觉。

出于好奇,我联系了Frank,想了解更多信息。他邀请我参加在阿姆斯特丹进行的第一次人类实验,来体验这个创作。

我最初的期望纯粹是基于广告:一张Frank戴着VR头戴设备的照片。因此,我猜想这个体验不过是让人戴上一个VR设备,然后只是从视觉上模拟从地面向上起飞的过程。

我很怀疑,所以在尝试之前,我就认定所谓的体外体验是假的,并不对这一次尝试抱有太大希望。



不过,这个实验背后的实际理论激发了我的兴趣。有一种脱离身体的体验,可以减少我们对死亡的恐惧,这让我很想尝试一下。

在广告中,Frank的这款设备是受到了最近的一项心理学研究的启发。是一项关于那些怪异的、神秘的灵异现象,比如心灵感应、再生和接近死亡经历的研究。而且,我也仔细研究了一下,发现Frank并不是唯一一个做过此类实验的人。这让我有了些许信心。

弗兰克花了6个月的时间,对“生命的终结”进行了理论研究。他发现一个有趣的变化,在40-50年前,死亡主要就是一个家庭活动。现在,西方世界约有90%的人死在了医疗机构中。

弗兰克读了一本名为《Being Mortal》的书,用他自己的话说,“现在的医生并没有真正掌握管理衰老过程的工具,也没有一个真正管理死亡的过程,因为他们只是被教导要拯救和延长生命,而不是让死亡的过程变得更舒适。”

例如,在一些病人的生死存亡之际,医生的作用是尽可能延长寿命,通常情况下,会导致病人决定进行强化手术或服用可怕的药物来延长寿命。当病人最终死亡时,死亡就被视为一种损失。

“医生输了,病人输了,家人输了!所以,我在想,是什么阻止了我们更舒服地死去?”弗兰克问道。

事实证明,我们的“存在死亡焦虑”,是我们在停止呼吸之前经历这些严苛程序的源头。如果我们不那么害怕死亡,我们会更舒服地接受死亡吗?

Frank创作之前的最后一个导火索是一项心理学研究支持了他的观点,即大多数有接近死亡经历的人说他们完全失去了对死亡的恐惧。据说,当人们“几乎要死”的时候,“体外体验”是一种常见的现象,弗兰克决定用“Outrespectre”来模仿这种感觉,以减少我们对死亡的恐惧。

这款设备比我预想的要更加精致和专业。它包括一个被安置在轨道上机器人头部,下面有个小车,可以使它能够平滑的来回滚动,并配有紫色的LED灯。参与者站在轨道的前面,戴上VR头盔和耳机,整个机器都是在轨道前方的一台小计算机上运行的。





轮到我体验之前,我发现许多参与者戴上VR头盔在房间里环顾四周时,他们的头部动作被那个(有点令人毛骨悚然)有着橡胶耳朵的机器人头模仿了。我去体验Outrespectre的时间终于到了。这台设备在我转弯之前就停止了工作,不过谢天谢地,弗兰克施展了魔法,让他的机器人朋友再次工作。

当轮到我体验的时候,我背对着机器人站在那里,戴上VR头盔和耳机,跟着视觉提示开始了这个实验。很快,我就对虚拟的我有了强烈的归属感,当机器人的头在轨道上向后滚动时,我对“我”的感觉也一样,就好像我把我的身体抛在脑后了。



在我慢慢远离我的身体的时候,我能从背后清楚地看到自己和周围的环境,我戴着麦克风,戴着耳机,在机器人眼睛中的相机与VR头戴设备相连,我的视力和视力似乎都来自我真实身体的后面,这让我产生了一种游离于身体之外的真实感觉。当人们在机器人的橡胶耳朵里低声或大声说脏话时,我的耳机里传来了这些声音,这让我失去了平衡,也让我有些困惑,因为我不知道这些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当我慢慢地向“我自己”滚回去的时候,这感觉就好像我的灵魂回到了我的身体。当我摘下头盔时,我很庆幸我的灵魂和身体又重新回到了一起!



Frank解释说,从技术角度讲,“我们从头戴设备获得位置数据,人后将其转化为大脑位置——所以头部就产生了移动感。”然后我们从两个不同的立体相机中获取视频。然后,把这些信息被输入电脑,使每只眼睛看到的内容都是一样的。我们有许多连接在一起的Arduino设备,它们控制着外围设备,比如LED灯和机器的运动。

基本上,Outrespectre会想要尽可能地破坏我们的感官平衡。

而且,该设备的设计还受到X光机和CT设备的影响。弗兰克的既往病史要求他对这些设备进行测试,他的灵感来自于他所称的“医院表演”,以及病人对这些大型机器的信任和服从。

Frank解释说:“VR头戴设备本身并不新鲜,但如果人们能想到‘噢,这是一台大机器,我想知道它是做什么的’,那么这将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体验。”他想让这种体验相对快速、非侵入性,并使其具有可扩展性,从而可以在公共场合使用。

Frank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在模拟过程中安装一个锤子支架,让他们可以轻击参与者。然而,事实证明这是相当成功的,因为它还不稳定,所以第一个实验中并没有这个环节。我可以想象,这个功能会进一步扰乱你的感官,毫无疑问,这会让你的感觉更加混乱。

Frank设想的技术是,像X光机和CT设备一样,在医院里安装,甚至可以作为未来的一种治疗手段。

虽然我不能说我的体外经历会让我或多或少害怕死亡,但这种比较新颖或者说异想天开的设计确实让我思考,最终,这就是问题的关键。

就像Frank所说,“我们需要开始考虑设计一些东西,并不是为了延长生命,而是让我们更舒服地承认自己的死亡。”我并不是说要解决这个问题,但我要说的是,我们应该有不同的选择。

虽然我知道死亡永远不会是值得庆祝的事情,但当它来临时,我肯定会更容易地想象,有更多的东西在等待着我,而不是什么都没有。

(本文由36氪编译)
Edit
注:机器人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与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
广告
推荐使用浏览器内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