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抢工作的不是机器人,更多更好的机器人=更多更好的工作?
导语:在过去的8年里,机器人在世界范围内的使用率创历史最高,制造业中就业率也达到历史最快速度,两者遥相呼应。难道抢走人类工作的不是机器人?工人们的工作到底去哪了?
在今年的美国大选中,工作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特朗普利用工作机会这一点作为对抗希拉里的武器,说动了数以百万计的选民,这些选民认为科技、移民和自由贸易的出现,让他们逐渐变得落后。克林顿建议花上千亿美元来提升基础设施,让州立大学和大学免学费。

然而,特朗普许诺了一些民众更容易理解的内容:承诺从中国抢回更多就业岗位,恢复一些过时且危险的工作,比如采矿业。特朗普和克林顿两位候选人都选择了给那些工资低、税收低和贸易协议地区提供友好政策。同时都没有选择强调技术的政策,也没有谈到要彻底改造教育。

如果某个候选人有勇气改变美国工作的现状,树立提高民众生活质量的目标,那么他/她将以压倒性的胜利赢得大选,何时,如何选择美国总统这一问题也不会引发如此热烈的讨论了。

美国总统需要解决两个问题。1)创造更高质量的工作;2)提高所有美国人的购买力。机器人技术和人工智能将创造更多高质量的工作,淘汰一些繁复的工作。要做到这一点,国家必须实施监管政策,加快新技术的采用,人民必须接受新技术的培训,如此才能让大家从这些新技术中受益。不幸的是,特朗普和希拉里这两位候选人都没有意识到,机器人不仅能够提高一个国家的生产力,而且还能减少低质量的工作岗位,增加高质量的工作机会。



纵观历史,科技为工人创造了更多、更高质量的就业机会,提升了民众的教育质量。科技作为一种终极杠杆,它让人们在工作量减少的同时获得了更好的生活质量。拖拉机把工人从可怕的沙尘中解放出来,科技工具帮助他们进入了生产力更高的工厂工作。工厂的自动化让人们从体力劳动转向脑力劳动,更先进的工具出现了——电脑和机器人,它们代替工人们完成一些重复性的繁琐工作。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将减轻工程上的繁重工作,让人类有更多时间来锻炼自己的创造力。

美国人口普查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数据(数据单位为国际元)揭示了几个众所周知的问题:

1)停滞的购买力,工资的增加已经被更高的生活成本所抵消;

2)相比于平均的工资水平人数,工资最高的5%的人数比率又创新高。

民众期待能有更好的监管和教育政策出现,促进技术以更快的速度普及,从而为每个人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和丰富的资源。

工作岗位的流失罪不在机器人,要怪就怪廉价劳动力



本月早些时候,劳工部发布了最新的就业报告。乍看之下,这一报告的结果非常乐观:失业率小幅降至4.9%。这是自6年经济复苏以来的最低水平,而工资增幅为2.8%,为这一时期的最高水平。不幸的是,工资的增长却被不断上涨的住房和医疗成本抵消了。此外,新增的就业岗位多属于服务业,而这类工作的生产力不如制造业高,而且工资也比制造业低。自去年以来,超过6.4万的制造业和采矿工作岗位流失。大家很自然地认为工作机会的流失是因为自动化的发展,然而,制造业的就业机会流失,其真正威胁并不是自动化,而是廉价劳动力。

JohnDulchinos是贾比尔电路公司的全球自动化副总裁,该公司在全球23个国家的90个工厂中雇佣了177000名工人,这里包括了美国的工厂。Dulchinos在2012年接受了美国电子工业协会的采访,当时他是机器人制造商熟练技术公司(robotmakerAdeptTechnology)的CEO,当Dulchinos被问道,机器人是否应该为日益减少的制造业工作负责?他的答案是No。Dulchinos提到,在过去的15年里,美国有1万到1.5万的机器人进入生产线工作,全球共计约20万机器人,最多可以取代50万的工作岗位。事实上,在同一时期,美国失去了数以百万计的制造业岗位。因此,机器人并不能解释这数以百万计的岗位流失,事实上,岗位流失的主要原因是美国相对于海外的廉价劳动力失去了竞争力。截至2012年,中国已经发展成为全球工业机器人的强国,按照这个速度,在机器人的使用上,预计很快将超过美国,同时中国雇佣的工人将超过美国的十倍。

更多更好的机器人=更多更好的工作



JohnDulchinos最近观察到,在过去的8年里,机器人在世界范围内的使用率创历史最高,制造业中就业率也达到历史最快速度,两者遥相呼应。这一现象主要发生在中国,现在中国使用的机器人比美国的制造商还要多。事实上,中国正在以每年3万的速度增加机器人的使用量,这一数字是美国的两倍多。尽管美国制造业1200万的工作岗位,相对于中国1.25亿的工作岗位少了很多,但中国在生产力方面仍落后于美国,位居第二。这是因为,美国制造商制造了坦克、涡轮机和飞机,而中国则推出了玩具和消费电子产品。中国有多于美国10倍的工人,采用机器人的速度是美国的两倍,这意味着机器人在中国的渗透率还不达美国的四分之一。考虑到中国工资水平的提高,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自动化正在导致中国的就业和生产力提高,这一点美国需要注意。

Dulchinos建议科学家们考虑机器人在医疗、军事和国内应用领域的创新,而不是关注廉价劳动力。利用先进机器人来提升熟练工业领域的效率,将减少廉价劳动力的使用,使美国变得更有竞争力。在这些行业中,美国将占据主导地位,并从许多高质量、高收入的工作中获益。拖拉机的发明使美国的一半劳动力进入了工厂,这一自动化给了工人们时间和精力来学习工程和科学,减少繁重的工作任务,创造出更有智慧含量的工作,这是极好的良性循环。  

机器人的应用需要监管和标准



正如我在过去所写的那样,人类对机器人的使用要求很严格,以至于机器人的采用可能会被大幅推迟。大多数有趣的下一代机器人将与人类合作。对于这些机器人设计者和操作人员,监管机构必须确立明确的责任范围。这个概念并不新鲜。保护飞机制造商和航空公司的监管规定,在短短数年时间里,使航空业从不存在发展到无所不在。自动驾驶汽车可以是100%安全的,但是,如果没有监管,任何运营商都不能承担未知责任的风险,这就是为什么奥巴马最近要为各州提供一个关于自动驾驶汽车的监管大纲。与无人驾驶汽车不同,机器人将在不同的环境下运行,或许是与其他机器人合作。或许我们可以从消费电子行业吸取经验教训,消费电子行业为互操作性创造了标准和规则,同时也加快了标准所定义的特定用例认证。



教育应该反映出人类工作的半衰期



我的祖父从大学毕业,他希望他在大学学到的技能可以终身受用。我的父亲几年前重回学校学习,他在70年代时是一名土木工程师,到了80年代开始从事航空航天工程,这都是受到了摩尔定律、材料和先进制造业的影响。我一毕业就放弃了自己在大学里学到的技能,在意识到半导体行业正在走向成熟后,我就开始学习如何为资深科技创业公司提供创业资金。

如果说教育培训以半衰期的速度衰减,那么为什么我们的教育系统经过了几代人都还是一样的呢?为什么学生毕业后“负债累累”,在很多情况下,他们需要继续学习新的技能,需要再培训来保持竞争力,这不是有可能,而是几乎确定的!或许医学教材中应该增加一篇,医生必须不断接受培训,以加快学习最新的医疗实践,为病人提供最好的医疗服务。

教育服务和提供这些服务的机构需要终生学习,而今天的一站式服务仅仅是满足了我们祖父那一代的职业需求——学到的技能终身受用,却不能满足我们父亲这一代,以及我们这一代的职业需求了。机器人将不断为人类创造更好的工作——人类将受益于不断学习,使其能够更好地完成自动化创造出来的新任务。

工业革命把工作岗位从农田转移到工厂;电脑和机器把工作从工厂和办公桌后面转移到工程和科学领域。人工智能将使大量手工和技术的工作自动化,而我们当前的劳动力需要不断更新,为不断变化的工作环境做好准备。

科技摧毁了一些就业机会,富有创造力的企业家会想方设法利用新技术创造新的、更好的工作机会。大多数工人会成功地重新培训自己,而其他许多人则会逐渐落后。我希望我们的新领导层给员工队伍灌输一种持续教育的文化,同时为他们提供强大的工具,让他们能够在新工具技术的前沿保持领先地位。这就要求我们的教育体系发生巨大的转变,从如今昂贵、低效、工厂式的4年制大学,转变为终身陪伴式的学习,使得学生(或者我们应该说,客户)能适应不断发展进化的工作岗位。持续训练的劳动力和创业的文化,才能发明和传播新技术,转变为没有人落后的教育体系,让每个人都有信心,迎接光明的未来。

(本文来源于网易)
Edit
注:机器人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与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
广告
推荐使用浏览器内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