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你能接受性爱机器人成为婚姻中的第三者吗?
导语:在日常生活中,女人几乎闻“小三”而色变,但是,当性爱机器人出现的时候,它可能堂而皇之地成为夫妻之间的第三者,你能接受吗?性爱机器人会对夫妻生活造成伤害吗?
当谈到自动化性爱时,对于我们人类来说难免有点紧张。

媒体称性爱机器人“令人不安”,那些可能使用这些服务的人还被看作“让人困惑”。甚至还有人发起了一场“反对性爱机器人的运动”。

对很多人来说,与机器人做爱的想法毫无疑问是错误的。为什么?主流想法认为:与非生命体一起睡觉是可悲的,甚至令人毛骨悚然。他们认为这对人类之间的密切关系又是一个严重威胁,因为血肉之情的恋人们始终无法与人形机器人竞争。它甚至会杀了我们人类。

我们会被多情的机器人吓到这种论断是有道理的。回顾过去几年我们对科技进步的反应,我们对性爱机器人的恐惧是完全可以理解。但这并不会让整个事情听起来很好。

事实上,我们对性爱机器人的厌恶源于一种可预见的技术恐惧,对每一种科技进步的恐惧。色情作品、色情招贴画、色情小报、网络色情、色情想法、虚拟现实色情、网络性爱、性爱游戏——所有这些都可以说是针对道德上的歇斯底里。但研究人员最终发现,这一切都是对性生活的积极补充。同样的事情最终也会发生在性爱机器人身上。一个普遍的担忧是性爱机器人将会跨越禁忌的界限,跨越这种界限,就无法将人与物的性行为与人与人的性行为区分开来。

然而,就目前情况来看,我们已经和机器发生了性关系。譬如振动器这种能产生性快感的电力驱动装置?你大可以仔细回想一下。振动器已经存在了几个世纪,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也变得更加复杂。从这一方面说,人工性伴侣是如今技术发展的合理延伸。甚至在机械技术整合之前,就像我们从考古学和文学中所知道的那样,把无生命的物体作为性体验的一部分,可以追溯到文明起源本身。

当然,还有其他的例子。如果人工阴道是在真人身上造型,并且尽可能接近皮肤的感觉,那么就会有真实体验。对人们来说,即使是在醉鬼云集的单身汉聚会上,也听说过关于充气娃娃的玩笑。

显然,超人类性爱的概念早已经存在。现在,这只是一个对技术如何进行改进的问题。无论如何,性爱玩具和爱性机器人之间的界限并不那么分明。它只是增加了一张脸(在最先进的情况下可以采用人工智能),难道这就会让人感到奇怪或不安吗?

事实上,许多人已经将某个面孔(在他们的幻想中)与其手淫设备联系起来,这已经不算什么大新闻。还有一些对“性爱机器人”的担忧是,改进后的科技将使人们对所谓的“真实”性爱行为变得麻木,而人类存在着很多不完美,无法与完美的类人物体竞争。

好吧,但要把性爱机器人收回似乎对人类社会来说已经晚了。如果对人类不完美的担忧导致禁止公众选择将科学融入他们的生活,那么,乳房植入物、仿生肢体和心脏起搏器也将会被禁用。人类当然是不完美的。但就像性爱玩具并没有消除女人对男人的性需求一样,性爱机器人爱好者也不会排斥异性。我们是邋遢的生物。我们仍然想要人与人的互动。只是不会一直都是。人们对与类人机器性接触持续不断的恐惧,部分源于流行文化对不少科幻偏执狂的反复洗脑。很多科幻电影都展示了这样一个场景,面对真正的人工智能,人类将会加剧性和暴力。

这很可能是真的。这当然很有趣。但是,科学家指出,从技术和公司运营的角度来说,将感知能力无限制植入机器人的想法是不现实的。就技术可行性而言,有关这类事情的预测往往过于乐观。《经济学人》2006年发表的一篇文章预测,到2011年,人们将会与机器人发生性关系。关于这类设备,更有可能的是那些看起来像人类但不会像人类一样思考的设备。

因此更准确地说,人类与性爱机器人的性接触更像是手淫,并不会取代人类对同类之间亲密行为的追求。此外,性爱机器人也有改善人际关系的潜力。一个人形机器人可以为性爱方面的新手提供良好的训练。对相应的性爱进行体验,可以帮助特殊人群发现自己的性爱倾向和性别特征,包括也包括那些跨性别者。先进的性爱机器人可以帮助性生活不和谐的夫妇提高生活质量。他们还可以为残疾人提供有质量的生活。就像色情——这可能会对夫妻造成伤害,或者对夫妻有帮助,这取决于所处的环境——技术本身并无好坏之分。

因此,大卫莱维在《与机器人的爱和性》一书中写道,性爱机器人应该被视为人类生活的补充,而不是取代传统的人与人之间的单一性伴侣关系。也就是说,“机器人性爱将成为特殊群体唯一的性爱渠道——不合适、害羞、先天性不足等等。而对某些其他群体来说,机器人性爱会因情况不同而发生变化——比如当一方的伴侣离家很远的时候,比如当一方的伴侣因心理或其他原因感觉不舒服时,这时性爱机器人就会作为性生活的补充。”因此,对未来性爱技术歇斯底里的人应该被歇斯底里的对待。当然,我们对于任何事都应抱有怀疑精神。
Edit
注:机器人网原创文章,欢迎转载与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
广告
推荐使用浏览器内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