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节前夕,彭晓南刚度过自己的69岁生日。年近古稀,本应是儿孙绕膝、颐养天年的年纪,彭晓南却依然每天都忙于工作,在河南郑州和东莞松山湖之间来回奔波。

他现在的身份是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里的一名创业者,带领着一个8人团队进行机器人关节精密传动减速机方面的产业化研究,将来计划在机器人等领域逐步进行产业化应用。

从全球范围来看,像彭晓南这样的高龄创业者并不算多,真正能够晚年在创业上做出卓越成就的更是寥寥可数。彭晓南满鬓花白,可创业激情却丝毫不输年轻人,他说:“一百步我已经走了八十步,相信用十年或更短时间,我们完全可能超越大疆”。

两地频繁奔波把关零部件质量

在松山湖国际机器人产业基地茶室见到彭晓南时,他刚从河南回到松山湖不久,创业项目中的关键部件主轴正在委托河南洛阳的一个厂家进行加工。

由于主轴要求回转精度要达到头发丝直径的七十分之一以上,制造难度很大,而且又是单件小批量生产,寻找合适供应商的过程并不顺利。

过去数月,彭晓南在广州等地前后找了四五家加工厂,都没有人愿意接单,最终几经辗转联系上河南洛阳这一厂家,才达到产品的技术指标要求,而且愿意为减速机团队进行小批量生产加工。

“我们大部分关键零件都是在北方做,因为很多在东莞找不到合适厂家。而且我原来在洛阳工作,对那边情况比较熟悉”。

彭晓南原来在洛阳工作时,曾设计过一台机床,委托给一家企业投资生产,但是由于企业老板和总经理的疏忽,没有听取他的建议严抓质量控制,导致生产出来价值120万的设备因质量不合格而报废。

吸取这次事故的教训,彭晓南现在对重要零件的质量问题都要亲自把关。这次回松山湖待了没两天,他马上又要回到河南洛阳的工厂去驻厂,加工的零部件即将进入最后的精密加工阶段,这部分是他始终放心不下的,一定要当面检测验收。

除了主轴之外,减速机团队还购买了转台、导轨和机床底座等部件,分别在河北和北京等地生产,这些都需要他亲自去实地检测验收,光这一批零件,彭晓南前前后后跑了将近一个月,甚至国庆节期间也没法休息。他跟工厂方面协商,请厂方假期加班完成生产,节后他再带着加工好的零件回到松山湖的基地进行组装。

“现在既然过来组建了自己的团队,把另外7个人召集到了一起,那我就必须认真负起责任来。“

据彭晓南估算,目前即将完成的4台机床将来投入使用之后,一年大约能生产价值2000万元的产品。而这还只是他整个生产链上的一个部分。

说起基地这位最为年长的创业者,松山湖机器人基地高级顾问邓国军二话没说,径直竖起大拇指。

“你别看彭老师年近古稀,可他心中装的创业梦想是无比坚定的,所以你会发现,他的创业干劲甚至比基地里的年轻人都强。”

邓国军第一次在办公室见到彭晓南时,彭晓南给他的感觉就像个年轻人一样,不仅思维敏捷,而且精力充沛,常常让人忘了他的真实年龄。

在减速机团队的办公室里,除了彭晓南外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由于工作时间紧,大家每天午休都直接睡在专门买来的简易折叠床上,邓国军发现,有时彭晓南并没有回家休息,而是坚持跟着这帮年轻人一起睡办公室。还有一次,基地组织创业者去增城白水寨徒步,一路走下来,年纪最大的彭晓南没有停歇过,几乎一口气爬到山顶,让喘着大气的后生们连喊佩服。

“这条路走不通可以从旁边绕过去”

不过,相比野外徒步,彭晓南的心思更加关注的是,尽快在环面蜗杆减速机产业化上先人一步,这其中,也凝聚了他一生的心血与企盼。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国在渤海湾购买了五台美国的海上钻井平台,结果其中一台被强风刮倒,相关部门将这台坏掉的设备运回来准备进行仿制修复。

当时正在中国机械科学研究院读研究生的彭晓南,跟着中国机械科学领域的专家雷天觉参加了这个国家重大课题。

“那个建筑倒了我们自己仿制,其他部分都能做成,但是有一个问题解决不了,就是里面有个减速机,它是用环面蜗杆做的,接触齿数更多,承载能力更大。我们原来用圆柱蜗杆来做的话体积要大3倍。但是钻井平台是在海上,位置是固定的,体积做大就放不下,做重了也不行,海洋平台的重心就会跑偏,所以必须做得跟它一模一样。”

彭晓南说,从这件事开始他就对环面蜗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86年研究生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了河南科技大学的前身洛阳工学院成为一名教师,此后继续进行这方面的探索,做了大量基础性的研究工作,直到2008年退休,一做就是二三十年。这期间,他的研究取得了众多理论成果,还申请了五项专利。

201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彭晓南在参加一个机器人研讨会的时候,听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一位机器人专家介绍说,机器人领域有三大关键部件,分别是机器人本体、控制执行系统和关节减速器,而中国最薄弱的环节就是关节减速器。

“关节减速器是作用于机器人的活动关节,相当于人手肘的部位,它的性能和精度对机器人整体性能至关重要。当时我就想到,我的研究是不是可以用在解决这个问题上?之后就开始努力往这方面做。”

彭晓南介绍说,日本从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研究这一技术,用了20多年时间到上世纪70年代获得成功,目前国际市场上百分之八十左右产品都是使用日本生产的关节减速器。为了在这一关键技术上不受制于人,中国已投入了大量的精力进行攻克,但是目前投入大成效少。

“我们很多工作方向没走对,走的还是仿制日本结构的路子,这样不仅不能超车,并且有的部分确实不容易仿制成功。这条路走不通可以从旁边绕过去。”

彭晓南从自己的研究出发,设计了另一条替代方案来解决这个问题,不仅精度和寿命等方面能够达到甚至超过日本同类产品的水平,并且结构更加简单,成本更是连国外产品的五分之一都不到。

这一技术路线方案,率先在河南洛阳得到了一名商人的资助。经历一年多时间,彭晓南及其团队终于做出了第一台样机,可运行起来的效果却不甚理想,很多环节还需要打磨。可此时,样机研发已经耗费了数百万元的研发经费。要继续打磨升级,就需要继续加大投入,可此时,投资人对项目的判断已经发生了变化,他们认为再投下去可能是个无底洞,产业化的日子遥遥无期,于是主动提出分道扬镳。

彭晓南一度因此很沮丧,似乎完成一生夙愿的大门已对他关闭。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2015年前后。香港科技大学教授李泽湘无意中得知了环面蜗杆减速机项目。在与彭晓南深入沟通后,曾挖掘并参与创立固高科技、大疆科技等明星企业的李泽湘为彭晓南的执着所动容,也认为项目产业化在现阶段已具备可行性,便主动邀请彭晓南到松山湖国际机器人产业基地进行创业孵化,并承诺帮助引入投资资金。

这一戏剧性的变化让彭晓南重燃信心,最终来到松山湖。“主要的问题我们基本上都已经解决了,现在相当于一百步已经走完了八十步,剩下的部分也很快将会完成。”谈及项目的进展,彭晓南成竹在胸。

“希望国产设备代替国外产品”

68岁开始创业,在很多人眼里是一个难以置信的选择,对彭晓南自己来说也是一个不太容易做出的决定。

彭晓南回忆说,准备开始创业时,遭到了家人的一致反对。彭晓南本身是大学教授,老伴儿也有正式工作,老两口退休金加起来足够在洛阳过很好的生活。唯一的女儿又在加拿大工作,年薪也不菲,一家人可以说是衣食无忧。家里人都认为,彭晓南忙碌了一辈子,现在应该是修养生息、好好享受生活的时候。

家里的老伴是最反对创业的,毕竟一起生活了数十年,老伴最清楚彭晓南的身体状况。彭晓南胃不好,每餐吃多了就会犯胃病,每次老伴都要在身旁时刻盯着,生怕丈夫在饭桌上忘乎所以吃撑了。一听说丈夫退休要来南方创业,老伴一开始怎么也无法劝服自己投赞成票。

“之所以坚持做下来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这个领域研究了二三十年,精密传动也做了四年,花了很多精力,眼看着就要成功了,不做完心里总有一个遗憾。再一个就是不服气,想要跟日本竞争一下,希望哪一天能让国产设备代替国外产品”。

凭着这一股韧劲,彭晓南最终说服了家人,带着老伴儿一起搬到了东莞松山湖开始创业。

彭晓南的前半生可以用“大器晚成”来概括,他说,自己至少还要继续奋斗10年,他的目标是希望将来能够超过大疆无人机团队,“大疆他们做了10年达到100亿产值,我们将来也可以,我的目标是用10年甚至更短的时间超过他们,我有这个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