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今年3月3D Robotics宣布裁员并暗示退出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后,GoPro成为很多人心目中最有可能挑战大疆的国外企业。然而,与3D Robotics的命运一样,GoPro在发布自己的无人机没多久,产品即出现问题,公司也因亏损严重只能选择裁人。这家公司的命运,已经变得暗淡。

为了扭转运营困境,GoPro近日宣布公司正在进行重组和裁员。这轮裁员涉及大约200个工作岗位,占员工总数的15%。负责扩展GoPro媒体业务的总裁托尼·贝茨(Tony Bates)也将在年底离开公司。GoPro还计划关闭位于洛杉矶和奥斯丁的办公室,将旧金山办公室人员逐渐迁移至位于加州San Mateo总部。

而在今年1月进行的上一轮裁员中,GoPro削减了7%的员工,还关闭了娱乐部门。

GoPro剩下的,又只有运动相机了。

与3D Robotics一样,GoPro也是败在过于自信。只不过3DRobotics的自信是体现在无人机市场上,当初在其无人机Solo刚刚上市且出现各种问题的情况下仍坚信无人机能大卖,甚至将原本6万台的制造订单直接升到了10万台。结果3D Robotics仅仅卖出去2.2万台Solo,一时间负债累累,最后只能放弃消费级无人机,安心地做一个行业无人机方案商。GoPro则是完全属于为自己的狂妄自大买单。

其实,GoPro本来拥有一个更好的选择,那就是与大疆合作。在2013年中之前,这两家曾经是最完美的搭档,一个是全球市场占有率最高的运动相机企业,一个是全球市场占有率最高的航拍无人机企业。不过,GoPro那时候处在黄金增长期,光靠运动相机营收就达到数亿美元。而大疆,才刚刚推出自己的多旋翼无人机“精灵”Phantom不过半年时间,虽然反响不错,但也只是刚刚崭露头角。

当时处在蜜月期的GoPro与大疆计划一起合作生产一款有GoPro标志的无人机,只不过GoPro过于贪心,要求拿走三分之二的利润,最后双方不欢而散。没过多久,GoPro宣布要自己做无人机,而大疆也开始默默地自己做起了相机。

20161205 04 uav02

搭载Hero4的Phantom2,从Phantom3开始大疆搭载自己的相机

据记者获悉,当年GoPro找了一些大疆在国内的竞争对手,比如零度智控,只不过GoPro提出的条件同样过于苛刻且态度傲慢,最后都没有合作成功。在中国处处碰壁,GoPro最后自己跑回去做起了无人机。

显然,GoPro低估了一款无人机的研发门槛。从结果来看,GoPro做无人机并非一帆风顺。去年五月份,GoPro在Code大会上首次公布,公司正在打造一款四轴飞行器Karma,当时该公司CEO尼克·伍德曼(NickWoodman)称之为“GoPro的终极配件”,并表示将在2016年上半年发布。但是今年五月份,Karma跳票了,据当时消息称Karma的发布时间将推迟到今年冬天。最后,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赶在大疆发布MavicPro之前发布无人机,GoPro在9月20日发布了Karma,一款可折叠的四轴无人机。

对于Karma这款无人机,从设计和配置上,只能说以GoPro的水平算是及格了,毕竟它的身份也只是一个配件。不过,问题很快就出现了。就在Karma正式上市销售16天,由于有用户反馈无人机在使用过程中出现故障,GoPro宣布将已发货的2500台Karma无人机全部召回。如今差不过一个月过去,GoPro并没有将Karma无人机重新上市销售,而是宣布了公司重组计划。

20161205 04 uav03

实际上,Karma无人机对于GoPro来说至关重要。这家以运动相机起家的公司在2014年就已经达到了自己的巅峰,之后一直在走下坡路,从2015年第二季度开始持续亏损。据11月3日GoPro发布的最新财报,2016年GoPro第三财季总营收2.41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近40%,净亏损1.04亿美元,合摊薄后每股亏损为0.74美元。也是在2015年下半年开始,GoPro开始转型。

GoPro早在2002年成立,创始人尼克·伍德曼是个十足的冲浪爱好者,他需要一个相机来记录他的冲浪旅程,所以用橡皮筋将一个相机绑在手臂上,于是就有了GoPro相机的灵感。GoPro在2009年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在当时的一个展会上,该公司的新型HeroHD高清相机销售一空。就在那一年,GoPro赚到了6400万美元,很快GoPro占据了运动相机市场的大半壁江山。

很多人都说GoPro的成功并不在于相机的技术水平有多高,而是创造了一种极限运动的文化,让更多的人爱上了极限运动。

不过,这种文化也成为GoPro发展的瓶颈。极限运动终究还是一个小众群体喜爱的运动,这个市场是会饱和的,尤其是松下、尼康等一众专业相机企业也纷纷推出自己的运动相机,另外像小米这种新兴企业也跑过来抢一杯羹,前者在技术上更为专业,后者在价格上更有优势。在这种紧张的局势下,GoPro的日子更不好过了。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GoPro的广告已经从以往令人热血沸腾的户外运动变成了温馨可爱的小孩滑雪。显然,GoPro想通过广告来改变自己固有的极限运动形象,逐渐转型为一个面向普通消费者的大众相机品牌。

GoPro想从内容入手,从一个硬件公司转型为以硬件为基础的内容平台。去年,GoPro成立了娱乐部门。今年初,该公司收购了两家移动视频编辑公司,消费者捕获、上传、编辑和分享内容变得更加容易。不过,想要依靠相机产生内容,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就像无人机,至今没有哪个企业把内容做好的,包括拥有相对庞大用户群体的大疆。无论是相机还是无人机,在上传内容时的多有不便令用户的积极性并不高。另外,直到今年的10月份,GoPro的订阅云服务才正式在美国地区上线,该服务可以让用户将GoPro相机拍摄的内容上传到云空间,进行编辑加工并分享,GoPro的云服务到明年第一季度才会在美国以外的国际市场推出。对于用户来说,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本来想通过无人机来丰富内容,而无人机产品却出现问题前途未卜,导致两年更新的运动相机Hero5的销量受创。另外运营费用太高,GoPro只能放弃媒体业务。说好听点GoPro现在是回归初心做硬件,实际上是没有其他选择了。

如果当初好好地和大疆合作,应该会是另一番结局了。不过,归根结底还是GoPro自己过于膨胀,没有长远的眼光,因此只能获得一时的成功,一旦格局大了,就不知道该怎么走了。GoPro的成功路径与大疆很像,都是在细分市场做出高口碑,只不过大疆一直在一步步扩展自己,这些年除了精灵系列还推出了悟、灵眸、御等系列产品,而GoPro则像是赌气一样选择了自己并不擅长的无人机,最后是一步错步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