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迪达斯在过去一个财年里,将运动类产品和时尚元素结合,获得了快速的增长。为了再下一城,集团计划将部分产品的生产线从亚洲迁到美国和德国,缩短交付周期,使得生产也“快时尚化”。

除了是为了满足产品出货速度,阿迪达斯该决策也是美国政策下的应对方案。今年 1 月,美国总统川普正式签字,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这为原来受惠于政策关税优惠的几大运动品牌如阿迪达斯、Nike 和 Under Amour 造成了打击。

据悉,将近 99% 在美国销售的运动鞋都是在劳动密集型国家生产的(而现在,连这些国家的人工成本也在上升)。据 Nike 官网介绍,它的产品生产线广布 42 个国家,合计聘有工人 110 万人,但在美国本土的工人只有 7 千人。

而回迁产品线的人工成本之高,令到这些运动品牌不得不另寻生产的替代方案——自动化生产。

对此,阿迪达斯把生产希望押在了机器人身上。

去年,阿迪达斯在德国的自动化生产工厂 Speedfactory 正式投入运营,虽然第一年只是象征性地生产了 500 对球鞋,却是完全由机器人完成制造,是走向全自动生产的重要一步。

adidas 1

而在今年,坐落于美国亚特兰大的 Speedfactory 将于下半年正式投产,并于年内生产 5 万对球鞋。虽然公司计划将逐年提高自动化生产产量,但从预计数据来看,到了 2021 年计划可通过机器人生产 7.45 万对球鞋,这个数对于每年生产 3 亿对球鞋的 adidas 来说实在还是九牛一毛。

estimated-enterprise-robot-shipments-1 (图自 Business Insider)

虽然阿迪达斯的自动化生产看起来并不成熟,但在同类中已经算是比较“先进”的了。

Under Armour 在 2016 年,限量推出了一款和自动化稍微有点挂钩的球鞋——该款球鞋的鞋底是在美国新罕布什尔 3D 打印生产的,而已。

而 Nike 的进展也是尴尬,他们在前几年也曾推出使用了 3D 打印的鞋底,以及公布了一项用机器人印制球鞋图案的技术。然后首席运营官 Eric Sprunk 在 2015 年时曾公开表示,公司正在尝试将 Flyknit 的“一根线”制鞋技术和 3D 打印结合,但后续并没有更多进度更新。

nike 1 (Nike Flyknit Racer,图自联商网)

即便如此,为了回应总统对“美国制造”的“宏愿”,运动品牌们还是得有所表现,鉴于在美国境内采取人工生产的方式基本不可能,而继续推进自动化技术应该是比较合理的发展方向。更不说 3D 打印可能是为这些大品牌可提供“个性定制化服务”的关键。

至于在美国创造就业机会这个需求,Under Armour 的 3D 技术合作方 Direct Dimensions CEO 则表示:

会以其他方式创造工作机会,虽然不是成千上万地招聘工厂工人,但(招聘)几百人来负责运营工厂、分销、销售、市场推广、零售、物流(还是合理的)。因为背后必须有一整套供应链支持(自动化)。

ROB Q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