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战略新兴产业的代表之一,我国机器人产业发展呈现出强劲态势,连续三年成为全球第一大工业机器人市场。但是,我国工业机器人产业的短板也不少,除了核心技术的缺失,人才储备的不足,目前已经开始凸显。

工业机器人产销量迅速增加

今年1-10月份,我国国内工业机器人产量超过5.66万台,同比大幅增长接近三成。目前,全球每销售5台机器人,就有一台是在中国安装的。但在工业机器人市场继续保持快速发展的同时,一个制约因素越来越明显。

工信部教育考试中心副主任周明指出:“我们国家人口红利在逐渐减少,这样的话,机器换人就成了很现实的问题。就是说在劳动力短缺的时候,我们在生产制造业肯定要有大量的工业机器人应用。因此,培养工业机器人的技能操作人员,就成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在我国,工业机器人已经在汽车制造、电子、橡胶塑料、军工、航空制造、食品工业、医药设备与金属制品等领域得到应用,尤其是在汽车工业应用中比例高达38%。有预测认为,未来三年,机器人在电子、金属、橡胶塑料、食品以及医药行业的出货量将超过汽车行业,一般制造业领域将成为工业机器人的新战场。

操作机器人的技工缺口或达数百万

工业机器人产业在中国快速发展,也让一线操作工紧缺的问题更加突出。“估计目前缺口可能达到四五百万,而且这一紧缺还在加速。”工业和信息化部教育与考试中心副主任周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周明经常去国内一些使用机器人的制造企业调研,“几乎所有企业都会谈到操作机器人的一线技能人才紧缺,对此感到很‘头疼’。

工业机器人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不是买来就能用的,需要进行编程,把机器人本体与控制软件、应用软件、周边设备等结合起来,组成一条完整的生产线,才能进行生产。不仅操作岗位,维修、管理等岗位,也人才告急。

为了找到一位能够管理和维修机器人的工人,2014年年初,企业开出的年薪起步价是50万元。近来,操作机器人的技术工人的工资,也涨了一倍,与机器人相关的专业技术人才成为很多毕业生艳羡的对象。很多职业院校看到了市场前景,据不完全统计,有超过120多家职业院校开设了与机器人相关的专业方向。

同时,教育部也很重视这一行业人才的培养,教育部副处长任占营告诉记者,教育部与国内的一些机器人企业合作,几家企业出资3亿元,为国内100家高职院校提供相关机器人教学设备、改进教学条件。

工信部也在努力推动这一问题的解决,今年,该部专门联合人社部、教育部开展了2016年中国技能大赛——全国工业机器人技术应用技能大赛,该项赛事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为我国培养更多的机器人一线操作技术人员。值得一提的是,该项赛事分出职工组和学生组,不仅吸引一线产业工人参加,还吸引学生参赛。

另一个问题是机器人操作工没有职业标准。由于机器人一线技术操作员这一职业目前还属于新增职业,还没有被《职业分类大典》列入,因此这一职业的标准还无法制定。目前工信部相关部门正在积极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沟通,希望能够尽快确立这一职业的地位。

国产机器人人才荒更严重

值得注意的是,同样面临人才荒,国产机器人比进口机器人的人才荒更严重。众所周知,全球工业机器人行业当前形成了“四大家族”,分别是日本发那科、安川电机、德国库卡、瑞士ABB。这几家企业占据了全球机器人行业的一半市场,更是牢牢把握着中国市场。为什么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在工信部装备工业司机械处处长王建宇看来,这也跟人才有关。

王建宇认为:“虽然我们国产机器人存在一些问题,但实际上跟进口品牌摆在一起,从实验室或者特定环境对比的话,这些问题本身不大。为什么在实际应用中我们的用户反映出这样的问题和那样的问题,可能更多原因还是“人”对国产的机器不习惯。”

分析认为,面对人才短缺问题,企业和院校应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投入资金加大教育和实践力度。而国产工业机器人,更需要解决好人才培养问题,做到真正的中国“智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