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过去媒体所报道的,随着中国国内劳动力工资水平的飞涨,企业已经开始加快机器人在工厂中的部署。这种变化趋势也进一步巩固了中国在全球工业自动化领域中的领先地位。

机器人在制造业领域得到普及应用的趋势已经被媒体广泛报道,而且也被大家所熟知。而随着美国准备在制造业领域中赶上自己最重要和最突出的对手,特别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承诺要让制造业岗位重回国内的情况下,很少有人知道,全球工业自动化的繁荣很大程度上是由一家神秘、低调的日本企业——Fanuc公司(发那科公司,也称富士通自动数控公司) 所推动的。

来自《彭博商业周刊》的报道称,发那科(Fanuc)公司是全球主要的工业机器人制造商之一,其生产的机器人可以执行各种功能。从复杂的汽车发动机到注射成型零部件制造,再到电子电器元件制造,工业机器人的身影无处不在。在一些大型制药企业中,发那科的机器人承担了整个药品分拣和药丸包装工作。同样,在食品包装生产线上,这些机器人完全负责切片、喷涂果酱和包装工作。

20171024_02_robot02

2017年第一季度,美国国内工业机器人的销量开始猛增,制造企业用于购买机器人的资金超过10亿美元。这些企业主要来自于美国汽车制造业核心地区印第安纳州、密歇根州和俄亥俄州——而它们购买的机器人绝大多数来自发那科公司。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2017年第一季度,北美地区的制造商在工业机器人领域的费用支出为5.16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了32%。这些机器人中的绝大多数进入了钢铁和汽车制造业中心所在地——印第安纳州、密歇根州和俄亥俄州。这份报告还指出,在今天的美国制造重镇托莱多和底特律,每1000个制造业工人中就有9个机器人与他们协同工作——这一数字是2010年时的3倍。而这些机器人中的绝大多数同样来自发那科公司,在特斯拉公司位于内华达州的Gigafactory超级工厂中,随处可见的也是发那科的机器人。它们或在搬运沉重的汽车底盘,或在组装精密的电池托盘,或在从事其他工作。同样,在亚马逊巨大的仓储货运中心,发那科的分拣机器人也正在繁忙地工作。

但与发那科在中国市场的销量相比,美国市场的表现就有些相形见绌了——据统计,仅去年一年,中国国内就购买了9万台(套)工业机器人,占全球工业机器人订单总量的三分之一。

来自国际机器人联合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Robotics)的预测认为,到2019年时,中国国内工业机器人的年度订单将增加到16万台(套)。这表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经济增长速度的放缓,并没有给发那科带来任何不利影响。在4月份举行的最新一次Q&A会议上,发那科公司负责人Yoshiharu告诉投资者,预期公司产品在中国市场的需求量甚至会超过供应量。为此,发那科公司今年8月份还在日本茨城县新建了一家工厂。据了解该工厂设施将专门用于满足来自中国市场的需求。

20171024_02_robot03

上个世纪50年代,日本工程师Seiuemon Inaba创立了发那科公司。这是一家专门制造机器人产品的公司,它的机器人外表都被涂成公司的标志性颜色——黄色。现在,Seiuemon Inaba的儿子Yoshiharu担任发那科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但在发那科生产的所有工业机器人型号中,没有哪一款型号能比Robodrill更能代表这家公司在工业机器人领域的主导地位——这是一款提供给苹果公司产品使用的工业机器人,主要用于从iPhone 4开始的,所有苹果手机金属外壳的制造。

甚至有分析师引用Robodrill的销售业绩,来质疑iPhone 8和iPhone X不会使用金属外壳的传言。

毋庸置疑,Robodrill是工业机器人领域的万王之王,也在这场现代化生产的伟大交响乐中扮演着第一小提琴手的角色:为iPhone手机制造金属外壳。发那科公司2010年的财报显示,随着苹果第一款全金属外壳手机——iPhone 4手机的推出,其Robodrill机器人的销量也增加了一倍以上。

自此开始,Robodrill机器人与iPhone手机就结成了亲密无间的关系。基于Robodrill机器人第一季度强劲的销售业绩,有分析师就质疑早期关于iPhone 8手机绕开金属外壳,使用正反面全玻璃面板的传闻。事实上,最近上市的iPhone 8手机和即将发布的iPhone X手机助推了中国国内苹果(手机)制造工厂对Robodrill机器人的需求。其中,部分制造企业正在兴建用于生产苹果手机的组装线。新款iPhone手机的上市也意味着,中国国内其他智能手机制造商对Robodrill机器人的需求也会增加。紧随苹果之后,包括小米、Vivo、 Oppo和华为在内的手机制造商,最近也在频繁发布自己更多型号的经济型手机产品。

事实上,发那科的工业机器人将会对制造业岗位回流到北美地区发挥直接作用。因为制造企业都意识到,他们可以通过配置机器人的“熄灯”工厂(指不用照明的工厂)来实现流水线更高效率的生产,也能够借此大规模降低制造成本。

当然,正如彭博社所指出的,这种趋势并不能真正挽回美国国内制造业岗位的流失——如果所有企业都按照这种趋势发展,也只能是减缓制造业岗位数量的下降。现在,企业花在机器人方面的投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就像比尔·格罗斯(Bill Gross)这样的学者,甚至普通投资者,也在探讨自动化技术以根本性方式重塑全球劳动力市场结构的潜在可能性。有一种强烈的观点认为,发那科是全球目前最重要的制造企业。

这一地位由一家日本公司占据并不令人感到惊讶。在发达国家出生率最低的趋势推动下,日本国内日益迫近一场人口危机,这种局面提振了该国国内对机器人的需求。因为机器人可以补充劳动力的短缺,或者取代普通劳动者的工作。

作为全球制造领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国内对工业机器人的需求也在不断增长。从东亚地区到北美地区,再到欧洲地区,跨国企业正在顺应这种发展潮流。因为从部分程度上来看,自动化技术可以满足企业生产精密产品的要求和对劳动力的储备。跨国企业和那些已经在第一时间离开中国的公司,其在工业机器人方面的费用支出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从总体格局来看,与其说这是20世纪海外制造业繁荣的回流,不如说是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工作岗位的逐渐消失。

在一片混乱中,却有一个确定无疑的赢家:市值500亿美元的发那科公司,控制着全球自动化技术与工业机器人市场的绝大部分。事实上,发那科可能是目前全球上最重要的制造企业,因为它所有的工作都是为了让自己的产品成为其他制造企业生产过程中的一部分。

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通用汽车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购买了第一款发那科机器人并用在了通用的汽车装配线上。而对发那科来说,这是自己征服美国市场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事件。

关于工业机器人的报道,也引起了罗杰·史密斯(Roger Smith)的注意,而他当时刚刚担任通用汽车公司总裁和首席执行官。二战结束前,罗杰·史密斯曾在美国海军服役2年,随后加入通用汽车的会计部门工作。在通用汽车工作的30年时间里,他在这家公司的地位也得到不断提升。上个世纪70年代,通用汽车公司由于巧妙地躲开了美国国内发生的汽油危机,最终成为美国国内最大的汽车制造商。

当罗杰·史密斯接手通用汽车时,这家公司已经占据了美国汽车市场46%的份额。但当时的汽车行业正在走下坡路,大多数企业都在寻求削减成本,提高效率,并与日本汽车制造商展开竞争。而此时的通用汽车却处于令同行羡慕的地位,其现金充裕,而作为企业掌管者的罗杰·史密斯也有很多创新想法。罗杰·史密斯的大多数想法都在尝试恢复通用汽车上下对技术创新的关注。和发那科公司一样,通用汽车也率先在数字控制方面取得了先机,包括使用一个存储系统来记录一名机械师的动作,然后根据现场需求再进行机器模拟。诸如此类的实验也让罗杰·史密斯开始设想他所说的“未来的熄灯工厂”。这种工厂理念将会降低通用汽车工厂中对组装工人的依赖,而工厂中电灯和空调也因此显得没有必要。不过,通用汽车未能在这个方向走得更远,而是选择继续专注于传统制造方法,因为后者帮助其主导了美国的汽车市场。

发那科公司的机器人其实就是罗杰·史密斯梦想中的东西。罗杰·史密斯很快就决定为通用找到一条前进之路。在担任通用首席执行官一年之后,罗杰·史密斯在6月份一个闷热潮湿的下午来到密歇根州的特洛伊为一家名为GMFanuc RoboticsCorp的公司剪彩。一个黄色的机器人当时就在现场向他鞠躬致意。

随着自动化技术和机器学习的不断进步,所有的普通劳动者,除了从事专业技能要求最高的职业者之外,都将慢慢看到自己的工作岗位消失在机器人大军中。但正如彭博社指出的,乐观的人则可能希望,自动化技术产生的后果,可能会有限地让劳动者享受他们的空闲时间,并实现更有意义的个人追求。无论自动化技术是否会导致所有生活标准变的更高——或者说导致进一步的失衡,让已经不平衡的经济更加不平等。一切的结果都有待观察。

(本文由凤凰iMarkets编译自ZeroHedge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