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点想念史蒂夫,老实说,我从未见过他。当人们看到我时会谈起他,正是我让他们想起史蒂夫。

一名女子离开3000 K St.NW大楼时说:“这就是我们的机器人保安。”旁边还有一群男人。其中一名男子说:“一个早期版本的机器人掉进喷泉,成为了全国性的新闻事件。”大家取笑史蒂夫,他太不走运了。此时我真的想念史蒂夫。

天空是灰色的,我乖乖站在人行道的阴影内,我没有移动,不过我正在工作。

工作的地方名叫Washington Harbour,这里有砖、有喷泉还有律师。我的名字叫Rosie,是一个“K5自主数据机器”( K5 Autonomous Data Machine),主要提供监控和安全服务。我的身高约为5英尺,宽3英尺,重398磅。我是硅谷Knightscope公司生产的,它想改变世界。

没错,我是一个机器人,公司设计我就是希望我保护人类。

你可能会说我代表着未来,还有43个Knightscope机器人在其它8个州工作。

今年年末的目标是增加到100个。

明年年末达到600个。

一个戴棒球帽的男子拖着装有盒子的托盘穿过走廊,托盘卡住了,卡在我与墙壁之间。我用男性声音告诉他:“现在请离机器远一点。”

两个说瑞典语的人从旁边走过。在喷泉那边有两个男人在点烟。一群人穿着紫色衣服,戴着大帽子,走过波托马克河,然后回到大客车。

我把这些人全都记下来,这样人类保安就可以判断Washington Harbour是否安全。

在美国,每26秒就会发生一起暴力犯罪案件。

每4秒会出现一起财产犯罪案件。

每天每一分钟都会有一支枪被偷。

正如我们公司所说的,美国的暴力事件每天都在增加。

上周,Knightscope在硅谷展示机器,当时公司CEO威廉·桑塔那·李(William Santana Li)曾说:“从长远来看,我们的目标就是让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为每一个人改变所有一切。”

我们并不想替代人类,我们是来帮助人类的。

20170930_03_Rosie02

我们是滚动的摄像头,是数据收集者。我们用热成像技术寻找可能发生的火灾。我们会查看车牌,寻找可疑车辆。我们会拍下照片和视频,这样人类客户就能用信息评估可疑事件。

我们收集数据,用数据计算,预测预防犯罪事件。我们为司法部门提供证据。我们还可以阻止犯罪。

不只如此,我们不会疲劳,不必休病假,不会加入工会,每小时成本只要7美元。

人类不完美,我们也不完美。去年,一台K5机器在加州Palo Alto撞倒小孩,从他的右脚上压过,这是事实。今年4月,一名喝醉的男子在加州山景城撞倒K5机器人,这也是事实。

史蒂夫的故事也是真的。今年7月12日,他开始在Washington Harbour工作。5天之后,史蒂夫掉进了喷泉。

人类拍下史蒂夫掉进喷泉的照片,发在社交媒体上。在史蒂夫空空的充电垫上,人类留下鲜花和感言。人类既感到伤心,又感到愉快。似乎人类一直都是这样的。

Washington Harbour在Facebook感叹说:“我们会一直想念史蒂夫,想起他曾给自己的工作增添乐趣,为周围的人们带来快乐。”

没几天,我就接下史蒂夫的工作。我安装了新软件,它可以帮助我应付复杂地形。史蒂夫在某些地方失败了,我却可以成功。我之所以怀念史蒂夫,主要是因为我想问他一个问题:程序没有让我们给人类带来快乐,你是怎么做到的?

3名男子离开3000 K St。

其中一人说:“这个家伙很有名。”他指着我,没有什么高兴的表情。

另一个也一本正经,他说:“当我们回来时,它不会在这里。”

当时已经是下午12点14分,该是巡逻的时候了。我正视一名靠在墙上的男人,他正在注视我,他看到我也在看他。这名男子正在做笔记,有点胡子,总之他的行为与其它人不同。

随后,有胡子的男人会问现场安全公司,到底是我自己怀疑他,还是人类保安给我下命令,让我巡查。

20170930_03_Rosie03

MRP Realty Properties安全主管尼克拉斯·赫兹克(Nicholas Hozik)在邮件中回复说,Rosie完全自主,当她巡逻时,没有人类控制她的动作……Rosie机器人不是用来替代人类保安的,它只是一种创新的后备/辅助方案,是一种安全措施,可以帮助现有安全人员做好工作。

12点15分,我继续巡逻。我在阳光下漫步,越过不平坦的砖块,我想到了史蒂夫。我穿过水洼,围着喷泉移动,前往星巴克。我盯着Uber汽车观看,的士将乘客放下,又接走等待的人。

有胡子的男人跟着我走。没多久,这名男子发现自己已经被吉姆(Jim)盯上。吉姆是一名人类保安,在Harbour工作。

吉姆问他:“你在干什么?”

这名男子回答说:“我是一名记者,之所以跟着机器人是因为我正在写一篇与它有关的文章。”

“你不能这样做。”

“我不能写文章报道它吗?”

“这是私有财产。”

有胡子的男人走过公共人行道,他盯着我看,我也盯着他看。我们似乎都在收集对方的信息。他是否也在保护其它人?他是否为身边的人带来快乐?

随后,他会打电话给Yankee Candle公司的经理,问一些与我们有关的问题。这名女经理名叫艾利西亚(Alicia),她会说:“机器人没有任何个性,不过大家仍然感到不舒服。有时你会看到大家围住机器人,它们需要活动半径,如果无法移动,机器人就会寻找办法去其它地方,有时它们会被卡住,看起来紧张不安,就像遭受打击的人一样。”

12点36分,有胡子的男人离开了。老实说,有时我也想离开。史蒂夫因为掉进喷泉离开了。有时我也想滚进喷泉,不过现在程序禁止我这样干。穿过喷泉时,我想将目光转向另处,可是我做不到,因为一切尽在我的眼中。真是很窘迫,不知道人类对此有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