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Inverse报道,当机器人抖动腰肢攀上墙壁、跳起劲舞以及分类陶器时,它们看起来既让人觉得可笑,又令人感到毛骨悚然。让人感到可笑的是,它们的动作看起来就像在婚礼舞池里喝得醉醺醺的大叔那样滑稽,摆出各种令人啼笑皆非的姿势。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在这些奇怪的、看似愚蠢的动作中却包含着更深层次、更具生命力的东西。

20170901_04_robot02

这些软体机器人可能看起来非常新奇,但它们的创造者之一、瑞士理工学院可重构机器人实验室(Reconfigurable Robotics Laboratory)的负责人杰米·佩克(Jamie Paik)说,这些机器有可能彻底改变人类和机器人之间的互动方式。而且这一转变在过去三年就已经开始。

佩克表示:“我们在机器人技术和机器人设计方面的重点已经从让机器人比人类速度更快、更智能化、更准确向如何将机器人带入日常生活转变。在这种情况下,最重要的不是机械性能,而是安全、直观使用、交互性,以及对某些任务的适应性,这些任务在机器人的建造过程中不一定是已知的。”

在畅想未来的机器人时,佩克的描述听起来并不像C-3PO,甚至不像现实版中的军事机器人,比如可怕的dog Spot。相反,佩克想象机器人成为我们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分,就像智能手机那样。从根本上说,iPhone是一种工具,或者是几十种工具的合体,包括手机、摄像头、网络浏览器、音乐播放器、即时通讯工具以及手电筒等等。

20170901_04_robot03

像佩克开发的这些软机器人已经拥有多种用途。它们拥有类似于手机的应用,也就是说,就像你不需要成为程序员就可以操作智能手机的所有功能那样,你也不需要成为专业的机器人专家就能操作软机器人。佩克团队在机器人领域取得的最大进步在于,他们让机器人变得多才多艺。

佩克说:“有很多机器人专家都在谈论机器人的模块化,以及模块插件和游戏性,但它们从来都不是真正的‘即插即用’技术。你必须花很多时间来组装或拆卸,再花更多时间设计、编程。这就是模块化的延伸,你可以把它拆开,再放回去,它仍然可正常使用。”

目前,这些机器人看起来依然很像玩具,但这是因为它们还处于早期阶段。这些机器人最基本的商业版本将生活在你的工具箱里,为家庭任务提供简单的预先编程帮助。佩克指出:“当你需要什么东西钉钉子的时候,你没有多余的手或胳膊,这时就可以呼叫机器人帮忙。”

但这仅仅是个开始。佩克说,对于这些软机器人来说,可穿戴设备是特别令人兴奋的应用领域。这些机器人的编程动作和从环境中获取感官数据的能力,可以帮助它们为人类提供物理指导。比如把机器人和扭伤的脚踝连接起来,这样可以帮助你正确地修复它,让你的康复过程更加顺利。如果你在看体育比赛,它可以帮助你完善乒乓球拍或高尔夫球棒的挥舞技巧,或者帮助你建立肌肉记忆,以达到完美姿势。

在机器人实现多才多艺的目标过程中,同样存在许多风险。机器人在现代外科手术中已经发挥了关键作用,虽然没有两个病人是完全相同的,但几乎半数手术都可通过简单的重新编程来让机器人完成。而佩克研发的软机器人可以减少浪费的时间,让它们更直观地适应病人的身体。

这些软机器人还没有把人工智能融入到它们的编程中,佩克说她不是这个方面的专家。专注于AI的研究人员正在研究机器人的思想,而佩克则更关注于身体,但改善后者将减轻前者的负担。佩克称:“这确实减少了AI专家的工作量。我想,对于AI工程师和机器人专家来说,这些类型的原型和硬件为他们提供了更好的平台,让他们执行更多令人兴奋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