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嵌入式人工智能领军企业触景无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与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共同宣布成立“嵌入式人工智能及机器视觉联合实验室”,记者也借此机会一窥中科院深圳先进院的究竟。

联合实验室的全名为“嵌入式人工智能与机器视觉”,其中机器视觉是多媒体中心的主要研究方向,包括人、物、场景的理解、识别和行为分析。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多媒体中心副研究员陈世峰也向记者介绍了此次揭牌的联合实验室。据了解,2012年,深度学习的视觉应用开始转向市场,大量的应用围绕服务器分发,这就需要配套的硬件、网络支持。所以这个联合实验室定位在“嵌入式”是一个契机。

20170828_05_robot02

记者参观嵌入式人工智能及机器视觉联合实验室

2009年,现任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副院长汤晓鸥创立了“多媒体集成技术实验室”。主要研究领域包括人脸识别、人脸表情/性别和属性识别、场景分类和理解、行为识别、场景文字检测与识别等。到今天为止,已经向知名企业输送多名技术领军人才,包括华为中央研究院视觉首席科学家,腾讯AI LAB研发总监,图麟科技CTO等。

多年来,中科院先进院多媒体中心承担了多项从国家到地方的重大科研项目,包括与华为、海尔、天波、融创天下的横向合作项目。

20170828_05_robot03

据介绍,多媒体中心到目前累计发表论文216篇,在IEEE期刊和JCR1区论文41篇,在计算机视觉三大国际会议(ICCV、CVPR、ECCV)发表论文共69篇。

20170828_05_robot04

在计算机视觉和深度学习领域,多媒体中心申请专利和软件著作权达到60余项其中发明专利申请42项。

20170828_05_robot05

部分研究领域介绍

20170828_05_robot06

值得一提的是,多媒体中心研究的行为识别技术在Chalearns首饰与姿态识别国际竞赛中获得好的名词。并且在ActivityNet大规模行为分类竞赛未分割视频分类任务中获得第一名。超过微软、UIUC、东京大学、CMU,马里兰,中科大,浙大等。

20170828_05_robot07

场景分类和理解也是计算机视觉的一个基本而又重要的问题,广泛应用于视频监控、图像检索、人机交互等领域。在被誉为视觉领域奥林匹克的ImageNet、CVPR等竞赛中取得数一数二的骄人战绩。超过了高通、三星、三菱、谷歌等国际巨头的算法。

20170828_05_robot08

同时还要特别提到的是人脸识别算法。据介绍,多媒体中心开发的深度人脸识别技术在人脸识别世界通用测试基准LFW上获得了99.5%的识别率,比人眼识别的结果(97.52%的识别率)更精准,也超过了Facebook的Deep Face算法,位居国际前列。

20170828_05_robot09

场景文字监测和识别算法则属于另一个研究方向。这种技术被广泛应用于安防、物流、交通监测领域。目前该算法已经参与到华为的相关项目中,不管是文本检测准确率还是识别率都要大大高于合同指标。

20170828_05_robot10

海洋与水下视觉,主要用来检测海底图像及海洋生物

20170828_05_robot11

20170828_05_robot12

20170828_05_robot13

先进院多媒体实验室一览,随处可见的是各式各样的机械手臂和智能机器人

20170828_05_robot14

工作人员正在进行机器视觉测试

20170828_05_robot15

参观机器人与智能系统重点实验室

20170828_05_robot16

先进院与腾讯联合开发的Qrobot企鹅机器人

20170828_05_robot17

这是先进院研究的助力行走康复机械外骨骼。据悉这种机械外骨骼不仅可以帮助下肢瘫痪的残疾人重新站立行走,也可以应用到军事负重领域。2015年11月,先进院的外骨骼平台在北京参加了解放军总装备主办的穿戴式外骨骼助力装备挑战赛,圆满完成全部比赛项目。

为何成立联合实验室?

20170828_05_robot18

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集成所副所长、中心主任乔宇表示,最近几年以计算机视觉还有深度学习为代表的人工智能(以下简称AI)技术飞速的发展,应用规模也在不断的扩大。另一方面AI技术从前沿研究到市场转化的周期变得特别短。“一个技术从一篇论文到形成最后的产品可能周期只有半年甚至几个月的时间。”乔宇认为,随着AI技术市场转化速度的加快,未来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将与企业通过合作将更多、更好的技术实现落地。

触景无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CEO肖洪波则表示,以前触景无限也与国外的一些世界级的研究所做出合作,不过语言沟通上稍微费劲。此次与中科院深圳先进院多媒体中心的合作更加顺畅。“深度学习可以分成两块,一块在机器上做,一块是在前端,前端是有非常多实时的需求,比如无人机的功能要避障这没有办法在服务器上处理,服务器上可能需要传输有很多网络连不上,即使连上可能也要几秒时间,前端根本来不及已经撞了,所以很多前景是需要在前端做处理的,有很强烈的市场需求,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去做一个联合实验室。”肖洪波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