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大的脑袋,圆圆的眼睛,“他”是一个机器人,“他”也是一个全科医生,“他”的大脑是“天河超算”。

把100份病历输入“他”脑中,得出批量临床诊断仅需要4.8秒,单个病例需要的时间为0.04秒,而这个诊断和专业医生作出的诊断结论一致度达到100%。

“他”是由天河团队研发的CDSS(Clinical Decision Support System)临床决策支持系统, 被形象地称为“大超人”。 衡阳南华大学8月19日举办的第20届全国高等医学院校诊断学教学改革研讨会上,记者见识了这个“大超人”的威力。

诊断结果的准确率达到100%

这次研讨会上,来自全国20多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的200名专家和与会代表参加会议。各专家代表交流诊断学教学新成果,希望进一步推动诊断学教学和科研的发展,并讨论人工智能和模拟教学在诊断学教学中的应用,希望人工智能与诊断学的未来发展能够结合起来,开创新的模式。

“这款临床决策支持系统,涵盖了临床大数据、超级计算和人工智能技术。”国家超级计算长沙中心副主任、国防科技大学天河超算生命科学方向负责人彭绍亮教授说,“大超人”典型应用场景是:“人工智能”医生通过固定格式的问题和病人交互,根据症状描述开具检查单,检查结果出来后,系统自动出具诊断结论,给出最佳治疗方案,一线临床医生要做的只是对结论予以确认。

只见工作人员将100份机构化患者数据通过U盘送到天河团队魏洪博士手中,他将这些信息输入CDSS机器人辅助诊疗系统(数据中隐去了患者姓名、家庭住址、诊断结论等隐私信息)。

CDSS机器人导入电子病例后,现场连接天河超级计算机,对输入患者数据进行快速计算、分析和诊断,现场给出每一位患者的诊断结论。

4.8秒钟后,100份病例的诊断结果就出来了,魏洪博士将 CDSS机器人的诊断结果与专业医生的原始诊断结果进行对比。记者看到,结果显示,除了病情和病种上的描述有些用词不一样,CDSS机器人的诊断率与医生的原始诊断率达到100%吻合。

自带海量数据与无穷学习能力

彭绍亮教授介绍,“他”具有多个特点,区别于其他的医疗机器人,奠定自己独有的“市场地位”。

首先,这套系统真正做到了人工智能全科医生的全面、快速、精准诊断,区别于市面常见的单一病种或单科的诊断。“他”已经“载入”来自全国200多家三甲医院的8000多万份病例,囊括了所有的100多类疾病,将海量医疗大数据高效分析技术在医学诊断行业进行应用。再次,“他”通过天河超算在医学大数据和诊断行业的新应用,大大提高计算分析的速度。

同时,“他”以天河超算为大脑的系统,自动化和数据化电子病历和诊断结论的生成和解读,使得诊断结论更精准、可靠。而人工智能技术在医疗行业的深度应用,让“他”在学习中诊断,在诊断中学习,不断提升疾病诊疗精度和效率,拥有无穷的“学习”能力。 类似于曾经引起轰动的“AlphaGo”,“他”也可以不间断学习医疗知识、经验和诊断流程等信息,以及国内外指定医学数据库的新知识。每隔1至2周,就能学会诊断一种新疾病。

展望:将成为基层全科医生的重要辅助

魏洪介绍,目前CDSS机器人已经在华山医院等多家三甲医院进入临床试验,并针对肺结核、抑郁症等误诊率较高的30多种疾病建立了模型,所有运算都在“天河”超算系统上进行。根据在多家医院的测试,人工智能诊疗准确率比传统诊疗提高了20%。

“ 他 可以减少医院医生和患者的时间、支出开销,是国家卫生系统、分级诊疗制度的重要补充。”魏洪表示,该系统的普及,将支持和辅助基层医院和医生进行全方位的智能诊疗,有可能弱化不同地区、不同医生医疗水平的不均给病患带来的差异,医疗欠发达地区的病患将得到更多、更及时、更精准的诊疗机会。魏洪举例,目前社区的基层全科医生缺乏,CDSS机器人便可以作为重要的辅助,来提高基层医生的工作效率与工作强度。

“拥有这样的 超强大脑 ,我们可以将检测结果进行格式化,得出更精准的检测结果,对检测对象的健康状况进行精准评估,未来预测等。”人和未来生物科技负责人表示,该技术将在更多健康领域得到应用,助推医疗技术的发展。

首都医科大学临床检验诊断学系主任康熙雄表示,“人工智能”医生并非要“消灭”医生,而是医生的支持和辅助,将医生从繁重的劳动中解放出来,并且实现人“机”共同进步。对于基层医疗机构特别是相对落后地区,“人工智能”医生将是非常好的助手。

(本文来源于三湘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