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美国《财富》杂志报道,无人机初创企业3DR(3DRobotics)于8月1日宣布,将与大疆联手,将3DR的无人机软件与大疆建筑行业特种无人机结合,可帮助建筑公司更好地把控建筑环境的情况。

3DR相关人员表示:“大疆无人机将与Site Scan无缝对接,包括它的自动飞行模式,多引擎云处理以及为建筑业设计的一套工具,如地形勘测、计算填挖量、测量库存和导出Autodesk文件格式等。”

不仅如此,全新的Enterprise Atlas平台还提供大量企业选项,比如服务于飞行和调查数据的无限云存储空间,以及基于角色的不同存储信息选择。新型无人机的发展确然显示了无人机产业开始成熟。

作为美国著名杂志《连线》前总编的3DR创始人安德森表示,尽管两家企业在此之前是竞争对手关系,但是对于大疆他是格外佩服。

安德森表示,在无人机行业里,大疆对于新型无人机的开发速度无疑是行业里的佼佼者,绝大部分无人机企业都无法与其比肩。

3DR曾试图改变大疆无人机领导地位

根据分析师报告,深圳大疆创新成立还不足十年,但其市场份额已占到70%左右,创造了20亿美元的消费级无人机市场价值。旗下“精灵”系列四轴无人机早已俘获消费者的目光。不论是求婚场上的走秀,还是白宫坠机事件,它的曝光率已无可阻挡。

在消费级无人机市场上,大疆创新可谓领导者,但位于加州伯克莱的3D Robotics公司的首席执行官Chris Anderson则认为3D Robotics可改变这一局势。2015年,3D Robotics旗下最新消费级无人机—Solo在百思买开售。3DR认为旗下Solo可抢夺市场份额,与大疆无人机一较高下,从而改变产业现状。

竞争落败,3DR被迫转型

2016年,Solo无人机在大疆Phantom 3和Phantom 4携手狙击下败阵下来,时任3DR总裁的Jeevan Kalanithi 在一封公司内部邮件中写道:“我们被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理由击倒了:我们生产了太多 Solo 无人机(但是卖不出去),我们的竞争对手产品降价太迅猛,已经完全占领了市场。”Chris Anderson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承认,大疆DJI做得太好,以至于其他无人机公司不得不关闭或者转型。

2016年4月,3DR做出一系列举措宣布转型:

  1. 关闭了由CRO Colin Guinn负责的奥斯汀的分部;

  2. 关闭了圣迭戈的设施,包括库房、研发以及客服部门,大部分员工被裁员;

  3. 暂停销售部与服务部的电话,试图通过电话联系3DR的人们都会收到一条“我们暂停了电话”的短信回复。

  4. 解雇了Ardupilot相关的绝大多数成员;

  5. 宣布在剩下唯一的加州伯克利中心进行裁员与重建;

  6. 3DR的联合创始人Jordi Munoz从企业离职;

7.Chris Anderson 继续担任CEO,原来的首席产品官 Jeevan Kalanithi 被任命为公司总裁,并且进入公司董事会。

这一系列举措表明,曾经被很多投资者看好的美国无人机企业3DR已经正式结束了消费级无人机的业务,企图成为消费级无人机领域霸主的梦想宣告破灭。经过此次调整后,3DR将转型行业和企业级市场。为此,3DR拉来了Autodesk和索尼,打算开发更高端版本的商业无人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