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个“混血儿”,他含着金汤匙出生,他曾集万千瞩目于一身,他经历了无数的赞誉和质疑,很多人认为他会被写进历史,如今他却稍显颓靡……

他是Pepper。

从2014年诞生开始,Pepper就成为了引领“情感机器人”的标志性产物,并且不断地引发销售狂潮。但短短三年,机器人产业变化巨大,而Pepper已经风光不再。

就在上周,日经新闻报道了一则关于Pepper的消息:

软银集团向财务省关东财务局提交的2016财年(截至2017年3月)有价证券报告书显示,软银旗下开发和销售Pepper的软银机器人控股公司(Soft Bank Robotics Holdings Corp,下称SBRH)负债已经超出资产314亿日元(约合18.8亿人民币)。而根据过去媒体给出的一系列数据显示,SBRH至今已经连续三年亏损,2014财年亏损23亿日元,2015年净亏损则高达117亿日元。据悉,Pepper机器人的低利润和巨大的研发投入是造成高额亏损的主因。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Pepper今日的境遇呢?Pepper的未来在哪?

“先行者”造就了Pepper的光环

2012年,软银收购了法国机器人公司Aldebaran,也就是那个研发了知名双足机器人Nao的公司,并将其改名为软银机器人控股公司,而SBRH的第一个作品就是Pepper。

2014年6月5日,软银首席执行官孙正义带着Pepper出现在了全世界的面前,在那场足以写入“机器人史”的发布会上,孙正义激动地向全世界宣布,世界第一个可以读懂人类感情的机器人诞生了。

发布会过后,Pepper就成了各大科技媒体的座上宾,聚光灯下傲视群机。

时至今日,提起Pepper,虽然没有往日风光,但也是一个不小的话题。Pepper是如何建立起此前的辉煌的?在落寞前的至高地位如何而来?

记者觉得大致可以解释为两点:先驱和靠山。

先驱

Pepper之所以在机器人领域有这样的地位,多数是因为他的头衔:“第一个可以读懂人类感情的机器人”,而其中的“第一个”三字才是重中之重。

2014年人工智能风潮还远远没有今天这么火热,人们对机器人的概念多数还存留于科幻电影中,而世面上出现的一些消费级机器人、服务机器人还都处于低能状态,更像是一个个玩具。

在这种大环境下,推出一款能够读懂人类感情、能够陪人聊天说话的机器人,仅仅是“大众的好奇心"就足以让Pepper名满天下,销量不愁。

靠山

Pepper最开始出生时就背靠两大靠山,一个是软银集团,日本的巨头大财团,有的是钱。另一个是法国成立十多年的小型仿人形机器人公司Aldebaran,在Pepper之前他们就已经开发出了很成功的双足机器人Nao,技术上让人放心。

然而这些还不够,

2015年6月,阿里巴巴与富士康分别向SBRH战略注资145亿日元(约合7.3亿元人民币),推动Pepper在全球范围内的开发和应用。

除了Aldebaran可能只在小圈子里知名外,软银、阿里巴巴、富士康,无论哪个拎出来都是科技圈里的大IP。有这样的靠山集团,要财力有财力,要资源有资源,人们对Pepper的期望自然水涨船高。

什么让Pepper陷入困窘?

2015年2月27日,首批面向开发者的300台Pepper 在一分钟内被一抢而空。同年6月起,SBRH开始每月对外限量发售1000台Pepper,至该年年底,每个月通过软银官网贩售的1000台Pepper均在开卖后1分钟之内售罄。

看上去成功的销售数据,引来的却是铺天盖地的质疑,各个媒体、评测机构都在对Pepper的功能、实用性的不满。这也是两年后的今天Pepper逐渐落寞的诱因质疑。其实回过头来分析这两年Pepper的境遇,我们似乎能够看到Pepper从高亮跌到低谷的原因。

内因:

就Pepper本身来说,并算不上一个好产品。

Pepper身高121厘米,只有上半身像人,移动并没有靠腿,而是设计了一个"三角式"的轮子底盘。整体来说,并不令人感到惊艳。

在外部功能上,Pepper虽然有着双臂和双手,但外媒测评结果显示,这双臂膀并不能帮助人们做太多的工作,甚至有媒体毫不留情地写出"它纤细无力的手指,甚至都没法给主人倒一杯茶"的评语。

除了这双手之外,整个机器人没有其他能够满足服务机器人中”服务“功能的硬条件。

外形无需多说,毕竟软银给他的定义是”情感机器人“,语言能力才是重中之重,然而,语言功能也未出意料地让人失望。

此前有测评机构对Pepper进行过测评,其中引用了国内测评平台Zealer 首席测评人王自如在测评时对Pepper的评价:

“这个机器人可能远谈不上可以识别人类的情绪,甚至连正常的交流都做得不是那么好,虽然说它会不断地和别人搭讪聊天,看上去好像挺热闹的,但是不管你回答什么,其实它都是接着它之前的那个套路来说的,可能并没有根据上下文来进行灵活的回应,最多也只不过是抓取一些关键字,把话题继续下去而已。”

这并不是一家之言,国外测评机构几乎无一例外给出了类似评价。Pepper智能的严重不足,直接导致了他的”机设崩塌“。虽然后来软银选择了与IBM 合作,将其认知计算平台Watson AI 系统引入到Pepper中,但并没有为Pepper挽回多大的声誉。

团队难以融合成开发阻碍

之前外媒报道了一个细节:

Aldebaran之前习惯了法国的扁平化工作模式,在被软银收购之后适应不了软银的公司文化,负责监管SBRH发展的业务经理既不说英语也不会法语,沟通成本居高不下。

另外,软银把语音、视觉、声音情感分析等核心功能都外包了出去,让原来负责这些工作的Aldebaran渐渐被边缘化,最终导致Aldebaran创始人带着其核心团队离开软银。

Pepper产品本身的不成熟和原始团队与软银的矛盾,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原因包在一起,促成了Pepper跌到低谷的主要内因。

外因:

Pepper的节奏缓慢,耽搁了服务机器人市场火热的最好时机。

2016年,陪伴型机器人/服务机器人创业公司新生如潮涌,好多公司打着机器人的旗号,借助其他成熟的语音语义系统公司的技术,以及开源的Android系统,制造了一个又一个能聊天的”平板机器人“,虽然说功能上不一定比Pepper高多少,但价格却比Pepper1万元人民币的高昂售价低了太多(1万元人民币是日本本地主机售价折合成人民币的结果,要想使用基于语音识别引擎的对话功能和App,用户需要加入“Pepper 基本计划”,基本包每月支付750元人民币,分36期付款。而Pepper 损坏时保险包每月近500元人民币,分36期付款,以上均不含税。如此计算,3年下来,用户在Pepper 身上实际所支出的费用达5万元人民币。),尤其是很多中国厂商,依靠强大的本地供应链和ODM能力,复制了一批又一批的类Pepper机器人,价格却只有Pepper的三分之一、四分之一、十分之一甚至更低。

火热的市场,蚕食了大部分本该属于Pepper的份额。

转型市场仍然状况不乐观,并且在中国本地化引进策略存疑。

眼看”陪伴型机器人“的主打口号不能吸引客户了,Pepper慢慢的开始转型,转向”机场、银行大堂指引机器人“的用途,然而如上条所说,市场给他的机会越来越小了。

2016年6月,阿里与软银合资成立浙江阿里巴巴机器人有限公司主要业务是负责Pepper在中国的销售,想打开中国市场。然而Pepper入华的同时做了一个至今让人费解的举动:

此前,Pepper都是采用了稍微赔本的销售价格,加上开放的系统来吸引需要的B端用户。而到了中国之后,阿里直接给Pepper定了198000的逆天价格,比日本本地价足足高出了4倍!并且直接弃用Pepper本身的NaoQi系统,专用自家的YunOS,收紧了开发者的权限。

无论是价格还是转型的调整都导致了Pepper的步履维艰。

大市场的技术尚未成熟。

其实作为服务机器人来说,无论有什么样的外因导致Pepper的落寞,也不能忽略整个市场的问题。

业内人士对记者说,在人工智能发展的道路上,NLP是最难解决的难题之一。而语言是Pepper这类机器人的核心、灵魂所在,在技术没有解决之前,不只是Pepper,其他的服务机器人也难有生存空间,从过去一年多的经验可以看出,之前大火的陪伴机器人市场已经降温了不少。

Pepper的未来

如今Pepper的公司SBRH已经资不抵债,回天如登天。不过如今看来,软银似乎并没有打算放弃他。

前不久,孙正义主持收购了谷歌旗下波士顿动力以及日本双足机器人Schaft,围绕着机器人建造生态圈的布局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Pepper肯定会在这个生态圈之中,但是未来能发挥多大的作用很难说。

我们从今天回看他的辉煌到落寞,并大肆分析原因难免有些”马后炮“,但历史不只是随机,也有其必然性。机器人业界人士在聊天时向记者表达了一个观点:

之前的情感类服务机器人慢慢都被智能音箱取代了,这是否说明说明家用机在往实用型转变?也就是不在注重所谓的人性外观和移动性,而是发展更智能的算法,以及更好的人机交互的体验。

由此也可以看出,”智能“才是Pepper的核心,”更智能“才是Pepper的出路,也是”Pepper们“(包括所有消费级服务机器人)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