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纺织业在东南亚与南亚国家当地创造了大量工作机会,拥有大量人口与低薪的南亚国家希望人口红利可以率领国家走向经济繁荣,世界银行估计未来20年,南亚地区一个月会新增120万名劳工,20年后将新增2.4亿人,但在世界彼端发展的自动化技术将造成巨大冲击。

据金融时报(FinancialTimes)报导,位于美国亚特兰大的SoftWearAutomation正在开发纺织机器人Sewbot,可以将整个服装制造过程完全交给自动化,但要达到低价与可靠性以取代人类,还要一段时间。印度一名纺织工人一年赚1,200美元,但现在一台Sewbot成本要数十万美元,不过取代人类只是时间问题,届时将破坏新兴国家的经济发展模式。

以人口红利做为经济成长基础的南亚、东南亚、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受到的威胁更大。印度经济学家认为,机器人与人工智能的破坏性比过去的蒸气、电子、组装厂或电脑革命影响更大,因为人工智能取代的不只是例行工作,届时人口红利即将变成人口恶梦。

1980年后制造业工作成长速度很慢,甚至有些产业还下滑,2003年到2009年,南亚的就业成长只有总体经济成长水平的三分之一,主要原因是科技进展快速,导致某些产业大量失业。

过去30年繁荣的印度IT服务公司,也开始受到自动化云端运算系统的影响。Infosys与TataConsultancyServices今年都开始裁员,在印度清奈的现代汽车工厂引入400个机器人取代大量人力。不愿具名的印度科技业者也表示,印度科技业的失业情况会更加严重,他的公司评估过引入人工智能可以取代半数员工。

纺织业首当其冲,特别是高度依赖服装业的孟加拉,出口总额的82%是衣服,2.5%的人口从事服装生产。包含孟加拉、印度、巴基斯坦在内,有2,700万人受雇于纺织业。

现在中国工厂劳工赚的钱比印度劳工多5倍,接近葡萄牙与南非的水准。另外一个原因是现在制作一件T-shirt几乎与19世纪自动纺织机发明时完全一样,因为机器人很难拾起柔软不规则的棉花并精确地移动,手工缝纫是由许多微小的过程和决策组成,因此很难被软件复制。

缝纫的4个步骤,拾起物品、对齐、缝制和处理,只有缝纫已经自动化,其他部分仍然由人类完成。但亚特兰大公司开发缝纫机器人Sewbot,为了解决精细材料的问题,他们给机器人相机,像眼睛一样功能,就像工程师开发自动驾驶车一样。

照相机拍摄被缝合的材料加以分析,然后引导机器人手臂的运动,沃尔玛投资200万美元作为自动生产牛仔裤计划的一部分。今年9月Sewbot成功完成牛仔裤缝制,明年计划扩大到T-shirts,现在97%的T-shirts在美国以外生产。

为何这些大型零售商有大量廉价劳工还要需要机器人?原因是速度,现在要一次生产10万件衣服,必须在9-12月之前下单到中国,如果零售商希望更贴近市场,可以先下单1万件,一个月之内就可以交货,先送到市场测试水温。亚马逊于4月提交一项专利,内容就是按需制造的服装生产自动化技术。

然而仰赖劳工经济的新兴国家如何应对?印度财政部长认为还有时间,现在纺织机器人要全面取代劳力可能还要10年甚至20年,他认为在机器人变聪明且便宜以替代人类之前,良好培训、精心组织的自由贸易协定,和劳动市场改革可以增加制造业工作机会。

其他人认为新兴国家应该专注发展服务业,如旅游、运输、金融,以弥补制造业供给不足的损失。但如果国家错失良机,那么自动化造成的社会冲击就会很巨大,印度新德里的非营利组织PahleIndiaFoundation认为,所有受教育的年轻人可能会因为自动化而失业,届时就是印度的梦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