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AI)无疑正在重新定义整个商业界的规则,但它对于整体经济将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还有待观察;加拿大现在也正在投资AI技术研发,期望能有利于国家发展。

现隶属于Google母公司Alphabet旗下、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的AI研发先驱DeepMind共同创办人暨执行长Demis Hassabis在7月初宣布,该公司首座跨国AI实验室在加拿大埃德蒙顿(Edmonton)揭幕,将与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University of Alberta)紧密合作。

虽然这是DeepMind首度在英国总部之外成立的据点,事实上根据Bloomberg去年12月的报导,该公司在Google位于美国加州硅谷周边的山景市(Mountain View)总部,已经进驻了一个“小团队”;但DeepMind进军加拿大的信息当然引起更多瞩目。

除了投身研究以及教育,DeepMind也打算投资一些能促进“身为科技与研究中心的埃德蒙顿之成长”的项目;根据阿尔伯塔大学表示,这类项目的资金将会来自加拿大国内,而该校也对DeepMind助力加拿大推动AI研究表示欢迎。加拿大联邦政府正在推行的“泛加拿大人工智能策略”(Pan-Canadia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Strategy),就将AI研发视为重要项目。

上述的加拿大联邦AI策略,是由该国官方的先进技术研究机构CIFAR (Canadian Institute for Advanced Research)负责执行,预计将投资1.25亿加币(约30亿台币),致力于让加拿大能在AI技术领域占有一席之地。CIFAR总裁暨执行长Alan Bernstein先前曾公开表示,他预期该策略计划将带来庞大的创新潜力。

他指出:“AI会是一种跨越几乎所有领域经济的平台技术,具备改善人类生活的潜力;它将有助于建立更强大、更具创新性的经济,催生高价值的职业,改善交通并因此实现更高质量也更有效益的医疗照护与社会服务。”

这听起来像是AI不只能提高生产力,还能改善各种事物;但实际上,这取决于你的立场。为此笔者联系了熟悉加拿大产业界的一位商业生产力专家Nigel Southway,他的看法是:“AI本身并非能在经济上有助于加拿大或是任何一个西方国家的万灵丹,也不能创造大量的工作机会;”而加拿大以那种“Me too策略”方式投资AI,只是为了显示他们也有技术。

Southway表示,AI是“信息物理系统”(Cyber Physical System,CPS)的关键元素,牵涉到“智能机器人”(smart robots)以及其他围绕着机器学习打造的零组件;不过这类系统倾向于会减少需要人类的工作,而不是带来就业机会,新的职业也不会在旧的职业被机器取代之后就像变魔术一样马上出现。

这正是荷兰乌特勒支大学(Utrecht University)的David Autor、Anna Salomons在一份题为《生产力的提升会威胁就业吗?》(Does Productivity Growth Threaten Employment?)的74页论文中所探讨的议题;该论文作者研究结论的重点之一就是:“因为逐渐增加之自动化经济而产生的新工作,很多都无法供应稳定、可持续的生活水平。”

虽然在“推进自动化”的情形下,确实带来了一些“高薪职业”的机会,但这种机会只对具备必要资格的人开放;过去40年的历史经验证实:“技术进展(以及其他原因)使得薪酬的分配越来越往受过教育的精英阶层靠拢。”

这种观察结果与Southway认为高科技职业只对“人口比例中的一小部分”开放之观点不谋而合,而这也是为什么在他看来,加拿大的AI策略只会是另一个政府无法为整体经济带来有利影响的失败案例。

如同其他任何一种技术演进,要牢记的是,工具的实际价值衡量在于其效应;如果应用得当,AI确实能提升效率,但它也通常会减少工作机会。也许发展AI之路应该要考虑的,不只是它对产业所带来的商机,还有它能为人类的各种技能保留哪些机会。

(本文来源于EETT,编译:Judith C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