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Buzzfeed报道,资金充足的医疗初创企业Omada Health最近裁汰了多名人类职员,并将重点放在有人工智能(AI)支持的健康教练身上。无论这个策略是否有效,它都有助于我们了解数字健康的未来。

Omada Health的健康教练可通过教授人们健康饮食和锻炼知识来预防糖尿病。他们无需与客户面对面交流,而是通过互联网进行沟通。这些教练也越来越多地获得机器学习软件的帮助,这些软件可为他们提供与病人互动的线索。

自从2011年在旧金山成立以来,Omada Health的教练就是全职和兼职员工的混合体。但到今年11月份,所有兼职教练将被解雇,剩下的教练也会更多依赖于AI软件。该公司首席执行官肖恩·杜菲(Sean Duffy)坚持称,他的长期目标不是用非常聪明的软件来代替人,而是来帮助人们。

就像许多其他高科技功能的医疗保健服务那样,Omada Health通过视频聊天、电子邮件以及文本等方式将患者与专家(包括教练、治疗师、护士以及医生)联系起来,试图帮助这个领域实现根本性转变。与自动化、数据驱动的聊天机器人相比,人类专家成本是相当高昂的。聊天机器人同样可以提供建议和诊断疾病,而且它们却不需要工资或大学学位。

但聊天机器人几乎不擅长言辞、感知情绪和潜台词,也不善于委婉地解释敏感信息,比如诊断出癌症。如果它们想要取得更快发展,创业公司必须弄清楚它们的病人和业务是否由人、机器或两者结合起来才能够提供最好的服务。专门致力于投资AI初创企业的风投公司Comet Labs负责人迈克·麦考米克(Mike McCormick)表示:“有些地方完全可以依赖自主的机器学习系统,其他方面则完全是人力驱动的,两者之间则属于灰色地带。”

Omada Health去年曾进行小规模裁员,只有10到12名兼职教练被解雇。该公司共有60到70名全职教练和250名雇员。杜菲表示,新的裁员与此无关,上周已经解雇了大约20名员工。该公司称,他们将重点放在Omada Health的核心业务和体验上,而且更加关注公司的长期成功。Omada Health已经筹集了1.25亿美元的风险资金,其中包括健康保险公司Cigna本月领投的5000万美元融资。

杜菲说,随着Omada Health治疗更多的患者,并收集到更多的数据,它会训练算法发现重要的行为变化。例如,如果某个人每天都在数字秤上称量体重,然后连续停止三天,系统就会向教练发出通知。然后,它会建议教练给病人发通知,询问导致这种结果的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了解这个人正在做什么,以及他们为什么跳过称重。

杜菲还指出,这些机器中没有预先写好的信息,只会传递提示要点。他说,用户可以知道那些名义上的人类书面消息是什么时候生成的,这会使他们失去对系统的信任。教练也可以拒绝AI的建议,杜菲说:“如果我们有足够的教练拒绝这些建议,并说‘这违背了我作为人类的直觉’,那么它会将系统训练得越来越好,并提出更好的建议。”

杜菲表示,兼职人员有机会使用这项技术,但公司有更多的全职员工参与并帮助它改进。

Omada Health并不是唯一一家探索如何利用AI改善卫生保健的公司。如Babylon Health、HealthTap以及Remedy等初创企业,都在开发聊天机器人来评估患者的症状。Big Health有被称为Sleepio的自动程序,它是个卡通教授明星,旨在帮助患有严重失眠的人。但是这些新生技术依然处于起步阶段,无法证明机器比人类更能改善健康。

已投资于Omada Health和Big Health的Kaiser Permanente公司董事长丽兹·洛克特(Liz Rockett)表示,为了生存,任何虚拟医疗服务都必须证明:它能够让吸引人们参与,并真正提高他们的健康水平。现在,更多的“人对人”远程医疗服务不断涌现。Ginger.io起初试图从被动跟踪的智能手机数据推断出行为模式和心理健康问题,但现在改为通过文本和视频聊天模式与人类治疗师交流。

所以在未来5到10年中,患者更有可能与人类聊天还是会打开健康应用?麦考米克认为,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们所处状态的风险有多高。对于癌症诊断,你可能更想听到训练有素的专家指示,因为他们具有极高的精确度和情感敏感性。但是,诸如营养指导之类的问题,也许现在人们已经准备好接受聊天机器人的服务,毕竟它们已经能够提供细致入微的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