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月1000台,1分钟不到就被抢光,曾经的Pepper机器人可谓风头一时无两,然而现在却甚少听到更多关于它的新闻。为了大股东的梦想,马云投资超过1亿美元,包下了中国的市场业务。两年过去了,阿里巴巴与Pepper似乎失联:Pepper在国外时有动静,在国内则保持沉默,这到底是怎么了?

马云和郭台铭一起为Pepper站台

2014年,软银收购法国机器人公司Aldebaran两年后,一款名为Pepper的机器人问世。这台1.2米高的人形机器人有着漫画人物般硕大的眼睛,能够用自然语言与人进行交互。更独特的是,在软银对外的宣传中,它具有识别人类表情的能力。软银董事长孙正义骄傲地将其称为“第一台可以识别人类情感的机器人”,他笃定地认为,Pepper将会真正改变人类社会的面貌。

但孙正义的话并没有迅速兑现,此时的pepper只是开发版,并不量产销售。直到2015年6月18日,阿里巴巴宣布向软银旗下的软银机器人控股公司注资145亿日元(约合1.18亿美元,合8亿人民币),以换取20%的股权。同样,郭台铭也捧上来自富士康的145亿日元入股SBRH,两家公司共占SBRH股权的40%,余下的60%归软银。

这一次,马云投了孙正义。并且,当天马云和郭台铭亲自到场,同孙正义一起为Pepper站台。

这一轮合作让人引发了人们的猜想:搭上全球最大的硬件代工厂富士康和中国的电商巨头阿里,软银这是要用Pepper下一盘大旗。彭博社的报道也印证了孙正义的野心——Pepper是以低于成本的价格1600美元亏本售卖,软银想在其上建立机器人的应用商店,做应用分发,以类似苹果软件生态的模式来盈利。但无论是Pepper本身还是其上的应用,当时都不够成熟,因此Pepeer在2015年都只在日本面向企业用户发售,每月限量1000台(少亏一点),算是试点。

这次合作中,阿里与富士康承诺将分别把Pepper引入大陆与台湾,不过要等到2016年。对此人们又开始猜想马云的机器人布局:搞定了仓储机器人过后,这位大佬看起来是要在消费级机器人和服务机器人上做文章了。

悄然成立的阿里巴巴机器人公司

2016年6月,阿里与软银的合资公司,浙江阿里巴巴机器人有限公司悄然成立,主要业务是负责Pepper在中国的销售。

与马云的高调相反,这家公司及其低调,极少面对公众和媒体。而作为一家似乎只需卖货的公司,阿里巴巴机器人又可谓是大手笔,公司注册资本1亿美金,董事长由阿里YunOS总裁张春晖亲自出任。但此时的阿里巴巴机器人还未曾露面,只在人们视野之外进行着自己的工作。

同一时间点的软银仍然赔钱赚吆喝,每月限量1000台在日本发售,每次都在1分钟内被热情的日本企业和开发者抢光。但质疑声仍然不绝于耳,或许是认识到人民群众的力量,软银对外开放了开发工具包,传感器、摄像头、马达的调用权限纷纷放开,任由开发者们折腾。

同年10月,阿里巴巴机器人公司浮出水面,在浙江阿里云栖大会上向外发布了其布局方向,以及Pepper所搭载的YunOS,还指定了六家机器人公司作为Pepper的开发商。

相较于软银的“赔钱+开放”模式,阿里走的几乎全然是相反的道路:Pepper在日本的售价,即使加上三年的云服务和保险,也才5万多人民币。阿里巴巴机器人为Pepper定下的中国首发价则是198000元,接近日本售价的4倍。

而在操作系统上,阿里另起炉灶,将Pepper本身的NaoQi换成了自家的YunOS。另外当软银面向安卓开发者开放Pepper的开发权限时,阿里则在收紧,仅仅选择了六家厂商进行Pepper的应用开发(官网信息显示,到目前已扩充到19家)。

不过,基于Pepper打造应用分发平台这一点,阿里倒是和软银保持了一致。另外,这个时候对Pepper的定位,早已不见了“懂情感的陪伴机器人”等字眼,取而代之的是纯粹的“服务机器人”。

软银方面对阿里与其步调不一致的动作没有公开表示异议。阿里对软银SRBH的注资看上去更像是买断了Pepper在中国市场的经营权,借用Pepper的硬件和名气在其上生长属于自己的软件生态,提早布局抢占下一代智能终端。

这次露面,阿里巴巴机器人还称,将在2016年底为与其合作的开发商提供Pepper,供其进行应用开发。随后,阿里巴巴机器人再次重归沉寂,未在公众视野中公开发声。

Pepper之困:智能不够,推广缓慢

在阿里将Pepper引入中国之前,每月1000台的发售计划让越来越多的客户拥有了Pepper,然而它的情感识别能力被渐渐证伪。Pepper最初的设定——懂情感的陪护机器人——也随之瓦解。

国外的媒体评价其不过是一台编程过的机器,而国内的评测人王自如放出的评测视频则显示,Pepper的情感识别以及语言交互远未达到人们预想的水平,更像是抓取关键字然后以一套既定的话术把对话撑下去。用户对它说“我不想出门”,Pepper只会接着“出门”这两个字疯狂询问“要去哪儿”、“干什么”、“何时回”?

为此软银在2016年年初在Pepper上接入了IBM的智能计算平台Watson,利用其庞大的数据库和认知计算能力提升Pepper的智能程度。软银对外称Pepper智商因此“提高数倍”,但未能获得积极反响。

在陪伴型机器人的人设崩塌过后,软银将Pepper的重心更多地放在了服务型机器人这条道路上。每隔一段时间,就有新闻传来,这个萌萌的小家伙又在某地找到了工作——虽然大多都是前台接待这样的工种。

Pepper智能严重不足,阿里的计划进行得也并不顺利,至少在中国Pepper并没有推广开来。

阿里巴巴机器人官网指出了Pepper的两个应用案例,一个是在机场,一个是在银行,但均未给出实例。网上搜索阿里巴巴机器人对Pepper的应用,结果均指向深圳机场使用阿里巴巴机器人合作开发商的“小莫”。除此之外并无其他消息。

参照Pepper在台湾的推广表现,这并不令人意外。在台湾地区,富士康特别成立沛博科技来负责Pepper的销售、维护。半年过去,根据沛博自己的统计(截至2017年4月底),Pepper在全台湾只出租了180台,进展缓慢。即便Pepper在日本能凭借人们对机器人几乎是国宝式的热爱大受欢迎,但出了日本,人们对一台只会卖萌和搭讪的机器人兴趣并不浓厚。

接近人类水平的自然语言交互和情绪判断依旧是人工智能的一大难题,这让Pepper的对话功能只是一个花架子而难以解决实际问题。而科幻电影早已把人们对类人机器人的智能期待拉升至了很高的水平。当人们对Pepper的新鲜感消退过后,它更像是一个大玩具而非智能工具。

另外,Pepper的手部关节灵活,可以做出许多动作,下半身却天差地别,爬坡能力不超过1.5厘米,移动速度每小时2公里。这种令人着急的移动能力意味着大许多场景Pepper都无法适用——这也是为什么大部分时候我们见到的Pepper都立在原地。

脑子不够灵光加之腿脚不太好使大大限制了Pepper能够发挥的作用。Pepper设计初衷是作为运行各种应用的通用硬件平台,但从它诞生三年以来主要工作仍然是做接待就可以看出,现在的Pepper远远谈不上通用。

一位从事自然语言交互的开发者还向智东西指出了Pepper其他的不足:Pepper自带的麦克风拾音效果太差,头部回声消除设计不佳,导致环境只要稍微嘈杂,Pepper的语音交互就会失效。为此他们还不得不为Pepper开发了用手机语音控制的APP。

另一位来自大连的开发者则表示,Pepper的硬件设计虽然曾经规格较高,但它已经过时。该开发者所在公司曾经拥有四台Pepper,而如今,它们都已经闲置。

仅仅是上述几点已经足以让Pepper这个定位智能服务机器人的产品令人大失所望。但价格还给了它沉重一击。阿里为Pepper准备的19.8万人民币一台的定价将许多开发者拒之门外,这个价格诚然能够筛选出一批有实力的开发者,但它的高门槛也使得Pepper在国内失掉了更多想象力。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两位开发者都是绕过了阿里,直接从海外购置的Pepper进行开发。

去年8月,浙江阿里巴巴机器人公司在网上挂出了招聘,招募视觉导航定位以及自然语言交互开发工程师,薪资两万元起。如今,快一年过去,该公司仍未展示任何相关的研发成果。

但机器人市场早已等不及阿里。

危机:被蚕食的市场

或许Pepper最大的意义并不在于其本身是个成功的机器人,而在于它助推了服务机器人乃至整个机器人行业的火热。在国内,服务型机器人在Pepper问世后迎来一波高潮。用搜索引擎一搜“服务机器人”,可以得到超过3000个型号。

其中最火的是餐厅服务机器人和前台机器人,不少还跟Pepper的设计极为相似,都是类人机器人抱着一块屏幕的形态。然而在产品设计上Pepper可以说是服务机器人的老师,但在市场上,这些“徒子徒孙”们则是Pepper强劲的对手。

与阿里为Pepper设定的19.8万元天价相比,这些服务机器人2-3万的均价要便宜得多,但也不像软银在日本实行的亏本售卖政策。相较于Pepper来说,它们远远谈不上智能,但它们往往只锁定某一个场景,并不追求通用。比如餐厅机器人只专注于送餐,把送餐途中基于磁感线的导航做好。这种只专注于某一项具体事务的机器人没有太多花里胡哨的东西,在限定的范围内能较好地完成自己的工作,研发成本也得以降低。日前,专做餐厅机器人的国内厂家穿山甲,就凭借其餐厅机器人叫板软 银,称其竞争对手是Pepper。

当然,Pepper的这一套通用机器人生态除了阿里从软银那里移植过来,国内也有其他机器人从业者在暗暗发力。例如在平衡车上建立机器人项目“路萌”的赛格威,也基于其轮式机器人路萌开发出了停车机器人、养老机器人、快递机器人等,同时还发起了开发者计划,向全球开发者提供开发SDK,让他们在路萌上开发新的应用。

需要指出的一点是,路萌在交互设计上保持得相当克制,并没有对外输出语音的自然语言交互形式,而是通过头(脸?)上的屏幕来反馈信息,这样一来使得其开发的技术难度大大降低。路萌的平衡车底盘不仅有更好的移动能力,而且其“短腿”形态也使得它的萌度并不输于Pepper,而没有语音交互又使得人们不会对其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

这些看上去并不如Pepper智能、不如其能力完备的众机器人,占据着各自的擅长的领地,分食着阿里想凭Pepepr打下的服务机器人江山。当Pepper的情感识别与语音交互表现不佳,其他能力却被竞争对手纷纷比下的时候,Pepper的市场扩张之路自然走得愈发艰难。

熟悉Pepper的开发者告诉智东西,阿里巴巴原计划今年2月让Pepper在国内上市,但后因故推迟。到今年6月,距离阿里投资软银机器人控股已经过去整整两年。

在智东西联系到浙江阿里巴巴机器人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希望了解具体情况时,工作人员以签订了保密协议为由拒绝了采访请求。对于智东西的“为何Pepper迟迟不正式发售的”疑问,对方回答称,阿里有自己的布局。

在其发布的图片中,一台Pepper站在镜头中,背景是工作人员们在讨论Pepper产品。

“Pepper仍是我们的小伙伴。”该工作人员称。

结语:新收购后或风浪再起

诞生于软银门下的Pepper,可谓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机器人。它身兼日、法两国血统,又得三地巨头站台。然而这并不是其完美的保证,Pepper的弱项明明白白地指出,机器人在智能和运动能力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为此,孙正义不惜重金收购了短时间内毫无盈利可能性的波士顿动力,后者在足式机器人运动控制上的超强实力将对现在的Pepper大有助益。业内分析,除此之外,软银或将再收购一家更强大的人工智能公司,补齐其机器人在“思考”上短板。

而马云的阿里巴巴机器人公司,依靠Pepper抢占下一个智能终端的算盘,由于Pepper在中国市场的难产,似乎八字还没一撇。但马云也亲口说过,相信机器人是未来。软银收购波士顿动力,将其机器人布局变阵之后,马云又将如何跟进?

(本文来源于智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