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9日,库克在麻省理工学院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库克在演讲之前参观了MIT校园并在MIT媒体实验室接受了《MIT科技评论》的采访。

以下为经过编辑的访谈记录。

问:在前不久的WWDC上,人工智能获得了比以往更多的讨论篇幅。

库克:AI意义深远。现在GPU性能越来越强,能实现许多不可思议的事,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进步还将继续。我们所有人都要确保AI为人类利益服务,而不是对人类造成损害。

问:您对此可有忧虑?

库克:是的。我不担心苹果会把AI带坏——我觉得苹果的前进方向还是正确的——我担忧的是更广泛层面。未来的事需要更多的人类判断。我担心有些人一昧追求自动化,而忽视了人的因素。这对人类而言是不利的。总体上讲,当科技呈指数增长时,我着实担心一部分人会忘记技术应服务于人,而非人被技术奴役。现在就有这样的例子。

问:比如?

库克:假新闻不就是吗?隐私。安全。还可以说到社交网络上泛滥的网络暴力。我并非针对不同意见者,言论自由在民主国家十分重要。这种现象在很多不同的地方都在发生,对我们的社会结构带来很大压力。

问:本周有很多关于AI的讨论,人们认为苹果在AI方面已经落后于谷歌、亚马逊和微软等公司,您作何回应?

通常,我们不会在产品发布前对外谈论它。不仅AI,其他事也是这样:相较于很多人夸夸其谈,我们更习惯做成之后再对外宣布。许多人推销未来,但我们不是这样的。在本周的开发者大会上,所有我们所谈到的都是要在今年发布的东西。我们并没有大谈19年、20年甚至21年之后的才做的事,不是因为我们对其一无所知,只是我们不想夸夸其谈罢了。

人们不会想到高度集成化的机器学习,他们甚至无法察觉到它已被应用到苹果产品之中。iPhone电池续航提升,这是机器学习的功劳。iPhone中早已蕴含了诸多高科技,不过用户未能察觉。我们从来不觉得消费者会希望我们列出纤细说明“如何在产品中使用机器学习技术……”,人们并不关心这些。作为科技公司,我们关注产品背后的科技。消费者只关心产品是否好用。

20170621_05_cook02

问:iPhone电池如何使用机器学习技术?

库克:电源管理系统学习用户的使用习惯,安排在特定时间执行特定任务,以最大限度延长电池续航。Apple Music学习用户的音乐喜好,决定下一首播放的歌曲,或者是今日推荐歌单。相册应用中也有图像识别技术的应用。

问:谈过了iPhone中的技术,让我们再来谈谈它的生产。未来苹果是否会在美国生产iPhone或其他产品?这种生产将会是怎样的情况?

库克:我们现在就有美国生产,不过是通过第三方来做的。拿iPhone为例,面板玻璃就是肯塔基的康宁生产的。iPhone中使用的很多芯片是在不同的州生产的。生产线上用到的半导体组件以及装配设备分别在二三十个州进行制造。我们在美国创造了5到6万个就业岗位。

我们看待制造业的方式是这样:美国的生产策略应顺应时代发展方向以及公司实际生产需要,而非仅着眼于当下。美国正确的发展方向是需要创新的高端制造业。未来机器人将逐步接替装配方面的工作。国家再往这个方向上投资建校并无多大意义。

软件层面,我们在美国创造了150万软件开发者职位。这是美国增长最快的产业。回想一下,它在2008年之前基本还不存在。

此外,苹果也采取措施推动编程在美国的普及,同各地的社区大学合作,为当地儿童提供编程教育。我们坚信,对于孩子们而言,无论他们在公立或私立学校就读,编程知识都是必备技能。编程应该像语言课或其他科目一样,需要长期持续的学习。无论今后从事什么样的行业,掌握编程知识都是大有裨益的。

问:确实,会编程的人越多,对苹果越有利。但是我们注意到苹果近来一系列动作并不只是为了赚钱,在特朗普政府退出《巴黎协定》之后,您仍承诺履行协定中有关减排内容,这是为何呢?

库克:我认为,人应当坚守自己的价值观,公司是个体的集合,所以公司也要有自己的价值观。这些价值观要体现在决策中,作为一家热爱美国的美国公司,我们为美国创造就业,同时也对世界碳排放负有责任。苹果在数年前许下承诺,将逐渐使用100%可再生能源。现今我们可以骄傲地宣称,苹果在全世界范围内使用的能源中,清洁能源占比达到96%。在美国和中国这两个最大的市场,更是达到了100%。同时我们也带动合作伙伴和代工厂争取实现100%的可再生能源使用。我们正计划在中国投资建一个装机容量两千兆瓦的太阳能发电站,中国方面表示很欢迎。我们认为《巴黎协定》可能是促使对方欣然接受的原因之一,中国也正在为减少碳排放而努力。继续遵守该协议十分重要,因为我们看到许多国家因为这个协议而做出改变。

20170621_05_cook03

问:您对总统的移民限制令也持反对态度。您认为这不仅涉及到劳动力、人才供给,也事关人权。不过硅谷确实雇佣大量移民和国际员工。

库克:限制令在最初造成冲击。我们公司的一位员工夫妻俩去外国旅行,回来时却被拒入境。家庭被拆散,有家不能回,美国不应该是这个样子。人们应该被有尊严地对待。国家安全诚然重要,但这个方法不当。

问:我们再来谈另一个严肃的问题——硅谷女性员工雇佣状况不佳。

库克:确实,科技行业在性别多样性上问题不少。由于宣传的问题,编程被贴上“男性专属”的标签。进入编程行业的女性越来越少,当一个公司招聘大学毕业生,会无奈发现男女比例本来就如此悬殊。这并不是说这些公司就没有错。很多事情亟待改变,但从根本上说,改变教育受众才是解决科技行业性别问题的关键。我们有能力也必须做出改变。男女性别多样性事关美国在科技行业的领先地位。

(本文来源于网易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