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巨头大疆的日子最近不太好过。机场“黑飞”事件除了让无人机影响公共安全话题升级之外,大疆也开始遭遇了商业的损失。

5月23日,大疆公关总监王帆对记者说,2016年中国区销量占大疆总销售额的20%左右,最近这段时间,国内销量的确是有小幅度下滑。

事情源于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无人机不断扰航而带来的政府强监管。5月16日,中国民航局发布《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实名制登记管理规定》,自6月1日起,民用无人机的拥有者须按要求进行实名网络登记。登记后,拥有者将收到包含登记号和二维码的登记标志图片,拥有者必须确保无人机每次运行期间,均保持登记标志附着其上。

这一规定的下发对于无人机领域的冲击堪比2016年底网约车新政对于共享出行行业的影响。因为网络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我国无人机数量至少有两万台,而拥有无人机驾驶员合格证的仅占10%。 无人机扰航事件频发,大疆作为国内无人机巨头首当其冲。

2017年2月3日下午,深圳宝安机场附近发现疑似无人机的不明升空物飞行,有3个航班机组报告在起飞及落地过程中发现不明升空物,对飞行安全造成一定隐患。

2017年2月2日、3日,昆明长水机场发生4起无人机非法飞行事件。2月5日,长水机场发生2起无人机闯入机场净空保护区事件,无人机直接飞入了长水机场的跑道区域,而在2017年4月14日至4月27日,成都双流机场接连发生8件无人机扰航事件,总计造成114个航班备降、超过40个航班延误、4架飞机返航、超1万旅客出行受阻被滞留机场。

大疆方面解释称,近期在成都频繁发生的黑飞事件均不是大疆产品所为。大疆了解到的是,在最近成都、重庆发生的事件中,大疆的产品并无涉及其中,干扰成都机场的飞行物是固定翼,干扰重庆机场的飞行物是是固定翼和风筝。(大疆无人机产品为多旋翼无人机)。

“从公开信息来看,目击证词均指向固定翼飞行器,有可能是有人蓄意为之。我们判断是有人改装了航模,加装了不具备禁飞或者限飞功能的开源飞控、图像传输等辅助手段,增加了自动飞行能力,有预谋的造成航班干扰事件”,王帆说。

无人机行业近年来快速发展,已经成为我们生产生活的一部分。大疆公开的数据显示,去年国内大疆飞机的保有量已达50万以上,一年的飞行量为1400万架次以上。

大疆方面称,民用无人机行业却因此事成为众矢之的,大疆作为行业代表不断地遭受含沙射影、被污名化、妖魔化。

在大疆不断遭遇“黑飞”事件之后,近期也有坊间传闻称,大疆副总裁在公开场合表达退出中国市场。

但事业主角大疆副总裁邵建伙说,大疆从未考虑过退出中国市场,现在没有,未来也不会有。大疆的成功来自于国家、深圳市政府支持鼓励创新发展的政策扶持,珠三角良好的产业环境以及国内庞大的高科技人才基础。

大疆称,从2015年开始,配合各管理部门进行了多种管理办法的尝试,比如,配合民航局尝试无人机的适航管理工作、配合公安部进行重大活动的保障工作、配合民航空管部门进行机场的航空安全保障,并在深圳机场、首都机场、三亚机场等地进行试点。

从第一代产品开始便在自己所有的飞行器汇总内置了全球6800多个机场的禁飞区数据,并在实际运行中不断改进自身的限飞区技术。在与民航局内部沟通的基础上,从2017年3月份开始,大疆推出基于国际国内通用标准的新版机场禁飞区设计,并应用于国内的200多个机场,其中包括事件频发的成都双流机场、昆明长水机场等。

在该策略中,大疆根据举例机场的远近分别设置了禁飞区和限制高度为30米、60米、120米的限飞区;并在重要政府机关、监狱、核电站等敏感区域设置了限飞区,这些区域边界向外延伸100米为永久禁飞区,完全禁止飞行。当无人机接近限飞区域时,app将弹出警告,提示飞行风险。

“民航局在5月17日公布了国内155个民用机场的障碍物限制面的数据,我们注意到,公布的数据和我们大疆设计的机场限飞区几乎重合”,王帆说。

20170524_01_DJI02

这是武汉机场,红色区域为大疆的多边形禁飞区/限飞区策略,黑色外框为民航局新公布的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