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今年一二月份两岸四地机场连续遭无人机“黑飞”是一场巨大的闹剧,那么最近一两个月以来,成都、重庆机场连续多次无人机逼停航班事件,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有记者深入调查,发现无人机“黑飞”背后,居然隐藏着这么一家公司……

成都机场9起+重庆机场五天内两起无人机“黑飞”事件

如果说发生在今年春节期间各地机场的“黑飞”还是消费者缺乏安全意识的无心之举的话,那么过去两周发生在成都的9起无人机干扰机场航班、拿着乘客生命安全做实验的“黑飞”就是蓄意犯罪了,这已经成为无人机行业迄今最大的污点。

不仅如此,即使在五一假期期间,这些恶意黑飞者还是逮着机会制造了两起黑飞:

4月30日18时许,成都双流机场再次发生无人机干扰民航飞行事件,共造成10个航班备降;

5月1日下午4点左右,昆明长水国际机场一名值班人员证实,当天下午,机场受到无人机扰航影响,多个航班就近备降到四川成都、重庆、贵阳三地,仅东方航空就有至少8个航班备降,给旅客出行带来影响。

而重庆机场最近几天又发生了两起无人机“黑飞”事件:

5月9日,12时49分左右,重庆机场南部方向受到无人机干扰,航班起降受到影响,12架次航班备降外场。

5月12日晚间,19:20至21:37,重庆机场受无人机干扰,造成多个航班备降或返航,航班于21:37恢复正常。约34分钟后,重庆机场于22:11再次出现无人机干扰,航班起降再次受到影响。该机场接连两次遭到无人机干扰,造成40余个航班备降,60余个航班取消,140余个航班延误,上万旅客出行受到影响。

“黑飞”背后有“黑手”?

如此密集的无人机“黑飞”干扰机场正常运行的事件,如果说还是消费者的无心之举,恐怕已经没有人相信了。并且,此前媒体也报道,成都警察严惩的口号已经锣鼓喧天,奈何,这群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黑飞者一而再再而三地罔顾航班上乘客的人身安全,一再挑战和挑衅法律法规底线,这种黑飞为何能屡次上演拷问着当地的执法者。

最终,知乎上的一名网友“小名马克思”的话带我们进一步接近了真相:这不是所谓的玩家自己在玩火,而是飞云系统背后的团队为了绑架大疆(甚至其他的飞行器公司)故意雇飞手威胁公众安全。

飞云系统是何方神圣?

一位叫“玩游戏要用台式机”的网友仔细扒出飞云系统背后的利益攸关方——成都福来鹰通用航空有限公司,并扒出该公司的董事长张伟有多重身份:四川省通用航空协会常务秘书长、西南无人机飞行中心负责人。

他梳理出一个关系链:

1)福来鹰通用航空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是张伟;

2)福来鹰通用航空有限公司设计和实现了一套黑飞管理系统——飞云系统;

3)张伟同时是四川省通用航空协会的秘书长;

4)四川省通用航空协会组织筹建了西南无人机服务中心;

5)西南无人机服务中心使用的核心技术就是飞云系统;

6)四川省通用航空协会对西南无人机服务中心的评价很高,张伟以秘书长的身份指导访问自己作为法人的公司,并对自己公司做的飞云系统评价很高。

该网友表示:“再细思恐极一下:协会觉得黑飞很严重,所以要大力推行监管事项。协会觉得既然飞云都已经用了,那就推广吧,让厂商都买回去装上飞云的监管芯片。什么?黑飞不严重?想严重还不简单。然后我们就看到了备降的大新闻。又当参赛选手,又当裁判。这大概是世界上最赚钱的买卖了吧。”

不仅如此,另一位叫“佟dark为”的知乎网友从另一个角度进行了一个挖掘,最终同样得出上述结论,他梳理了一些事件的节点,很有意思:

1)2014年,张伟开始组织筹建四川省通用航空协会;

2)2014年1月,张伟创办的“成都福来鹰通用航空有限公司”成立;

3)2015年2月,四川省通用航空协会的章程,经第1次会员代表大会表决通过,同年3月,由四川省民政厅正式批准成立;

4)2015年6月,福来鹰通用航空公司开始着手研发一套黑飞管理系统:飞云系统;

5)2016年1月,张伟会见了成都工业学院的副校长杨俊辉,双方表示要在无人机行业展开合作;

6)2016年4月,飞云飞行服务系统上线;

7)2016年5月,西南无人机飞行服务中心在成都、郫县落户,由郫县政府、成都工业学院、中电科航空电子有限公司、四川省通用航空协会共建的西南无人机飞行服务中心举行项目签约仪式,其技术采用的是飞云系统;

8)2016年6月,西南无人机飞行服务中心开始试运行,并在一周后正式启动;

9)2016年6月底,西南无人机飞行服务中心开始审定汇报飞云系统;

10)2016年7月,受相关部门下达的精神,四川省通用航空协会发布了关于“对小型航空器和空飘物实施禁飞”的通知;

11)2016年8月,飞云系统获得运行批文;

12)2016年10月,成都箐蓉镇举办了无人机大街开街仪式;

13)2017年4月,接连发生了多起成都民航无人机禁飞领域的事件。

该网友认为,动机最大者,是以张伟为维系的四川省通用航空利益共同体。

以上三位网友的信息很快被证实是正确的。

疑似“幕后黑手”的回应

4月29日,上文中的这位张伟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进行了如下回应:

1)张伟于2013年创办福来鹰公司,初衷是考虑到通航发展的巨大市场,并非专门开发“飞云系统”,此前他确实是福来鹰公司执行董事长,现已辞去这一职务,并表示这与他担任四川通用航空协会秘书长并不冲突;

2)对于网友质疑福来鹰公司借“黑飞”推广飞云系统,张伟认为很可笑。他说,目前给无人机企业或者个人安装飞云系统都是免费的,为了防止用户频繁取用系统硬件模块,用户需要交纳几百元的押金,但退还模块时押金也将退还;

3)张伟还表示,截至现在,为推进无人机体系管理“一分钱都没拿”,四川通用航空协会的账目“随时可以来查”,不仅如此, 去年他还为协会的工作“默默奉献了近30万”。

根据张伟的说法,他这哪是在做公司?简直是在做公益啊。

但张伟无法否认的事实是,他在上述多家机构的任职构成了利益冲突,这种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双重身份很难让人相信这里面不存在猫腻。

另外,张伟还表示,飞云系统是西南唯一一家通过民航西南局、中国民用航空局飞行标准司批准并投入使用的无人机云系统。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无人机“黑飞”已经从成都蔓延到了重庆,下一个会是哪里呢?

研究生造“神器”盯防无人机“黑飞”

据了解,国防科技大学研究生张丽宏和另外两名同学最近研发了一个“微型无人机被动探测与定位系统”,专门用来对付“黑飞”的无人机。

张丽宏告诉记者,目前市面上的无人机防“黑飞”神器,主要是发现“黑飞”的无人机后通过电磁信号干扰发射器对其进行干扰,从而使其迫降。但她及团队研发的系统,却是被动接收无人机发射的图传信号及操控者发出的遥控信号,对其进行搜索、测向和交叉定位,实现对无人机的无源探测、定位和跟踪,并在电子地图上自动显示,以引导对无人机及其操作者的干扰、迫降或抓捕等。也就是说,在监测区域内,即便还没有看到无人机“黑飞”,系统却可以提前进行监测,并定位到无人机的“黑飞”位置。此外,系统还建立了信号特征参数和无人机型号数据库,通过“黑飞”的数据,便可以对无人机型号、厂家进行精准识别。另外,还可以通过远程监控软件,在电脑和手机上看到无人机探测和定位跟踪结果,另外一旦发现无人机“黑飞”还可以通过手机报警。

值得一提的是,该系统无大功率电磁辐射,不会干扰现有通信且对人体无害,安全性和隐蔽性强。另外系统设计也很便捷,仅包括天线阵和处理机箱,整体重量轻、功耗低,易于携运和快速架设。张丽宏说:“可以被广泛应用于机场、基地、边防部门,在一些重要的比赛和活动中,也可以使用。”

从技术上来说,无人机“黑飞”并不难遏止,缘何成都、重庆机场的无人机“黑飞”事件却接二连三地上演,并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呢?究竟是技术的问题还是人的问题?

据了解,成都警方尚未公布此前一系列‘无人机扰航’案件的侦破进展,却抓了三个刚升空甚至还没升空、未造成航班起降的大疆无人机玩家,并痛痛快快给了5日行政拘留的处罚。

难道在这场连环黑飞事件中,一场《人民的名义》正在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