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文章全文:

破晓时分,中国南部海南岛的杨道柱(Yang Daozhu,音译)爬上了一个合金活梯,希望更好地查看自己的玉米地,实施远程控制。他戴着一个蓝色医用口罩,穿着橡胶靴,很快就操作起了一个重为120磅(约合54公斤)的大疆无人机,让它在金黄的玉米上方来回飞行,按下开关使用农药喷雾剂喷洒田地。就在大约100英尺(约合30米)远的地方,杨道柱的一名同事在地上做着同样的事情,偶尔也会爬上一辆蓝色卡车。到中午时,他们两人喷洒的田地面积,相当于此前四五名工人使用传统肩背式喷雾器喷洒一周的面积。

这是海南中国农业和飞行保障公司(Hainan China Agriculture and Flight Service)典型的一天。该公司成立刚1年,拥有大约50名员工。“现在想找人以老法子喷洒农药比以前更更难了,”管理这些玉米地的农民张友荣(Zhang Yourong,音译)称,“年轻人现在不想种地,想在城市里找一份更好的工作。”杨道柱的老板、前房地产经纪人梁吕生(Liang Lvsheng),他还有意使用无人机从空中勘查农田,这样能够更快地发现害虫或其它问题。

从宏观来看,一个更广泛的商业计划开始变得清晰。无人机不再只是少数人的一个业余爱好,它更像是商业和工业设备。作为全球无人机行业的领头羊,大疆创新科技正在加大努力,确保公司能够满足市场不断变化的需求。

投入25%员工研发

大疆为海南的田地喷药提供了MG-1农业植保机,为工业测量提供了Matrice 200无人机,为高端电影拍摄提供了Inspire无人机。大疆有8000名员工,其中25%从事研发、工程,以确保潜在对手不会发现公司错过的领域。

“我们的迭代周期约为6个月,”大疆高级产品经理保罗·潘(Paul Pan)表示,“我们能够完全控制供应链。我们有自己的工厂,可以做自己的原型设计。”

当大疆在2012年发布首款“精灵”无人机时,这家成立11年的公司差不多开创了现代化民用无人机行业。大疆目前的估值为100亿美元。市场研究公司Frost & Sullivan的数据显示,在全球出货的所有非军事无人机中,60%至65%来自大疆。大疆在一定程度上通过巧妙的品牌和合作关系维持了领先优势,把专注于摄影的精灵无人机引入了400多家苹果公司商店。

不纯靠硬件

但是,单凭硬件很难维持住大疆的增长势头。就连苹果公司现在也更加专注于软件和服务,例如流媒体音乐服务和应用商店。和智能机行业一样,大疆等高端无人机制造商可能易于受到更廉价无人机制造商或更专注对手的冲击,尤其是在中国。在高端领域,亿航正在开发能够载人的无人机;在低端市场,深圳第一视角科技有限公司(FPV Style)正在改进面向儿童的100美元无人机。第一视角创始人马峥表示,他的无人机原型品重量不到1盎司(约合28克),成品将更轻。

“大疆在开发飞行相机方面一直做得很出色,但这不是无人机的全部,或者说不是它的全部功能,”深圳硬件加速器矽递科技cEO潘昊表示。

当一架无人机在大疆总部附近的足球场上空来回飞行时,保罗·潘正在思考下一个功能会是什么。他正在改进Agras-MG1无人机的能力,让它按照预定路径飞行,然后根据风向作出调整。“即便是对于经过最少培训的农民来说,它也很容易使用,让农药喷洒地均匀、连续,”他表示。大疆还在与数据服务合作,整合来自GPS和无人机传感器的数据,对农田进行3D绘图,使用程序化路径对丘陵地区喷洒农药。

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预计,无人机硬件市场的规模在今年将达到60亿美元,到2020年底时达到112亿美元。相比之下,软件和服务市场的增长预计远快于硬件市场。大疆商业开发总监迈克尔·佩里(Michael Perry)表示,大疆正在推动开发者为其无人机操作系统设计新应用和用途。大疆称,不会把操作系统提供给对手的无人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