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VentureBeat报道,人们对自动化会取代更多就业岗位的担忧与日俱增。鲍尔州立大学研究显示,自从2000年以来,美国工厂中大约有500万个工作岗位已经蒸发,其中88%是由于自动化促使生产力提高所致。那么,我们能够做些什么应对这种趋势吗?

房地产大亨杰夫·格林(Jeff Greene)最近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主持第二届Managing the Disruption大会时,谈及工作岗位被自动化颠覆的话题,以及我们该如何应对。2016年时,格林曾宣称,机器人和人工智能不仅在扼杀蓝领工作,许多白领工作也受到影响,包括律师、记者、飞行员以及医生等。

格林还在《华盛顿邮报》上刊文,警告自动化扼杀工作岗位的速度会更快,甚至超过特朗普的财政部长史蒂文·努钦(Steven Mnuchin)的预测。不久前,努钦表示,他认为与自动化相关工作会从50年到100年后大量被取代。而知名律所普华永道最近发布报告估计,到2030年,美国38%的工作岗位很有可能被自动化取代。

然而格林的观点是,如果自动化能够完善部署,降低中产阶级生活成本,以至于他们不再需要更多收入来维持生存,那么自动化实际上并非完全是坏事。举例来说,使用3D打印机建造房屋可以大幅降低住房成本,人们不必在将自己的大部分收入用来偿还购房抵押贷款。如果机器能利用高密度树脂3D打印房屋,现在价值20万美元的住房可能会降至5万美元。毕竟对于大多数家庭来说,购房都是沉重的负担。

另一项占家庭预算大头的是能源,这可通过使用替代能源解决部分问题。如果美国使用太阳能为电动汽车供电和为家庭供暖,每个家庭都可以节省大笔开支。当然,这是假设替代能源成本比石油更低。

在格林看来,净影响是人们不必每周再工作80到90个小时来支付账单。如果他们能够以更少的收入维持生活,双职工家庭的需求减少,那么就可以允许父亲或母亲留在家中陪护孩子。而反过来,这又可以降低孩子吸毒或怀孕的危险。

格林承认,他的想法可能有点“乌托邦”,他同时也看到自动化的引入给各行各业工人带来的危险。许多人担心自动化也会催生“普遍基本收入”制度。在这种假设场景中,所有因为年龄太小而没有社会保险的人,可以领取政府发放的年薪。在硅谷和其他科技中心,这是一种非常时髦的想法,它被视为应对自动化取代工作的方式之一。

但这里存在一个小问题:“普遍基本收入”可能是政府无法承担的。就像美国前财长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指出的那样,如果为每个成年美国人每年发放2.5万美元,这笔开支每年需要5万亿美元,比美国每年所得税收入还多4万亿美元。萨默斯称:“从算数角度来看,这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

其他人则希望看到更小、更具体的战略行动,比如提高学生科技教育、为当前员工提供再培训等。不久前,通用电气向波士顿公立学校捐资5000万美元,帮助改进科学、技术、工程以及数学(STEM)教育,以培养能够弥补技术鸿沟的人才。这可能是个正确方向,但需要更大规模的再培训才能弥补全国性的技术鸿沟。可是对于共和党控制的国会来说,增加教育拨款的渴望似乎并不强烈。

也有人认为,类似增强现实这样的技术应该能够提供帮助,这种技术可通过连接眼镜将信息叠加到真实世界中。举例来说,现场维修技术人员可以将图表、说明甚至视频投射到智能眼镜中,以便于他们能够更快、更好地工作,无需查阅各种手册。科技公司Upskill已经开始向通用电气和波音等客户提供类似技术。Upskill执行主席马吉德·亚伯拉罕(Magid Abraham)表示:“这种技术可以加强非专业工人的技术能力,同时帮助专家级工人提高效率。”

让我们重新回到Managing the Disruption大会上,格林对大多数演讲者的乐观表示担忧,这些演讲者包括英国前首相大卫·卡梅伦(David Cameron)、《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雷德曼(Thomas Friedman)。他说:“如果我真的对自动化的未来感到乐观,我就不会花费巨大精力和时间来举办这样的会议。”

格林说,19世纪工业革命与现在情况的不同之处在于,那时候机器只是取代体力劳动,同时也创造更多零售、薄记、集齐秀丽、会计等产品制造相关工作。可是现在,我们不仅需要应对能够取代体力劳动的机器人,还要应对危及脑力劳动的人工智能。格林说:“我们无法同时与体力机器和思维机器对抗。”

(本文来源于网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