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罪魁

自动化和机器人技术被某些人指控为美国就业岗位流失的一大罪魁,但在不久前举行的美国总统大选中,它们却获得了“缓刑”。大选议题转向了其他一些方面,这主要归功于专横跋扈的总统候选人特朗普迁怒于中国和墨西哥,声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对美国制造业构成威胁。

实际上,白宫继续对自动化轻描淡写,并不将其视为美国经济的一个重要因素,因为这有悖于白宫希望颁布的,以改善美国劳动力工作生活状况为幌子的政策。3月24日,美国财政部长努钦否认人工智能和自动化技术正在侵蚀就业。他在接受Axios采访时指出:“它们甚至没在我们的雷达屏幕上出现。我认为至少还要等50年到100年。机器人不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取代人类,因此我没有半点担心。我对未来充满乐观。”

然而,就在一些政要试图转移公众对这一话题的注意力时,媒体的目光又重新聚焦自动化的“邪恶”一面。《纽约时报》刊登文章《长期就业杀手并非中国,而是自动化》,美联社也发文阐述为什么是机器人,而不是贸易导致大量工厂就业岗位流失。这些报道描绘了这样一幅景象——科技正在扼杀制造业岗位。

所有这些报道都有真实一面。机器人和自动化的确与美国制造业岗位流失有关,就连挺技术派业内专家也发生激烈争论。但这样一个简单事实也向我们提出了一系列复杂问题。我们是否生活在一个空前的就业岗位流失时代?又或者它只是甚至在工业革命之前就存在的某种周期的一部分?我们能否对劳动力进行再培训,以便迎接未来变革?受过良好教育和未受过良好教育的工人之间的差距会继续拉大吗?

这些都是极为复杂的问题,不可能给出一个简单的答案。政要们的妖魔化抹黑和耸人听闻的言论,只会进一步放大自动化的负面影响。业界和政府需要以长远眼光审视这些技术对各行业的影响,在遏制国内岗位流失的同时,将自动化作为保持美国制造业和创新领导地位的一把利剑。

岗位流失

在接受TechCrunch网站编辑布赖恩·希特采访时,很多力挺自动化的公司和倡导组织代表都用“散布谣言”这样的字眼儿,描述近期出现的犹如洪水般猛烈的负面报道。这些报道对自动化和机器人技术持警惕态度,认为它们在岗位流失过程中扮演了不光彩角色。但在面临压力时,这些公司和倡导组织最终也承认,自动化是导致美国工厂就业岗位流失的一个因素,至少在短期内如此。

这是一道非常简单的算术题,我们已经不止一次遇到。鲍尔州立大学一篇被很多人引用的研究论文指出,事实证明,自动化是新千年导致就业岗位流失的重要因素。论文称2000年至2010年的10年是美国历史上制造业岗位流失最为严重的一个时期。美国劳工统计局的统计数据只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了这项研究得出的数据。统计局指出,1994年(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在这一年生效)至2000年美国制造业岗位呈增加趋势。在此之后,就业形势趋于恶化,流失了500万个就业岗位。根据鲍尔州立大学的研究,尽管统计数据令人不安,但生产效率却在不断提高。

该研究指出,只有13%的岗位流失与这段时期的贸易有关,自动化是导致剩余岗位流失的主要因素。论文作者迈克尔·希克斯和斯利坎特·德瓦拉杰表示:“1998年,经过通胀调整后的工人人均产出远低于现在。这要归咎于一系列因素,但首要因素是这些行业在这段时期采用了最新的自动化和信息技术。”

在就这一话题接受TechCrunch网站采访时,通用软件研发部门副总裁科林·帕里斯直截了当地指出:“实事求是地说,自动化确实会造成岗位流失。”这种表态非常坦率。但我们不要忘了,帕里斯是通用高管,而通用又是一家在自动化方面投入巨资的公司。帕里斯的观点并没有就此打住。他对自动化的长期影响持乐观态度,他的一些制造业同行也是如此。他说:“对抗岗位流失的唯一途径就是对我们当前的员工进行培训。因为在未来,我们必须拥抱机器人技术。它能帮助我们降低成本。如果能够降低成本,我就可以投入更多资金来推动创新。我能动用的资金越多,所能研发的新产品也越多。研发的产品多了,我自然会雇佣更多员工。”

这种趋势在历史上有过先例。科技对劳动力产生巨大影响至少可追溯到工业革命时期,当时一系列岗位的自动化程度提高,所能获得的岗位类型也随之发生改变。在上个世纪之交,美国有41%的岗位由农业或者相关行业提供。一个世纪后,这一比例锐减到1.9%。采用新技术,以及随之而来的短期岗位流失改变了历史上某些行业的面貌,但工作方式的进化并没有导致大规模失业,反而促成了巨大变革。套用一句我们耳熟能详的格言,时代的发展变化确实会关闭一些门,但同时也会打开很多窗。

一家大型科技企业的代表指出,完全被自动化取代的岗位就只有一个。波士顿大学2015年末公布的一项研究也持这种观点。论文作者詹姆斯·贝森这样写道:“科技很少会完全消灭一个重要的岗位。很多职业的消亡归结于一系列原因。多数情况下,对某种职业或服务的需求减少(例如寄宿公寓管理员);某些情况下,技术过时也会导致相关职业的需求减少(例如报务员)。自动化并不是这种情况。自动化成为某个职业需求减少和消失的重要因素的实例只有一个,那就是电梯操作员。”如果你工作或生活的楼层在三层以上,你可能会向可怜的电梯操作员倾诉。1950年前后,电梯操作员的数量达到峰值,当时的美国人口普查共登记了9.7万名电梯操作员。现在,这个职业基本上不复存在。

自动化的捍卫者指出,假设岗位自动化已经并且将继续导致某些岗位流失——至少在短期内如此——很多最终被取代的将是那些“没有人真正愿意从事的岗位”或者雇主很难招到人的岗位。先进自动化产业协会的鲍勃·多勒表示:“自动化可能让雇员失去从事我们所说的‘3D工作’的机会,即枯燥、肮脏或者危险工作(“枯燥”、“肮脏”和“危险”的英文首字母均为D)。但同时也有望让他们获得其他岗位,为公司创造更大价值。”

帕里斯也引用了“3D工作”这个说法,同时还特别提到了用于在白令海燃烧钻探中产生的易燃气体的火炬塔。“由于竖在海上,火炬塔暴露在环境中。你必须让人爬上去,查看是否生锈和腐蚀。谁愿意干这份差事?它非常枯燥、肮脏和危险。这是一个大问题。”

2月,TechCrunch编辑希特造访工业机器人抓手制造商Soft Robotics的马萨诸塞州办事处,与首席执行官卡尔·瓦瑟探讨机器人取代人类劳动力的话题。瓦瑟表示:“包装行业存在劳动力短缺。我们与那些无法为工厂招到足够工人的公司合作。很多公司的临时工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对培训、质量等等挑战充满担忧。我们希望做到的是,让在40摄氏度高温的仓库里给生面团打包装的工作实现自动化。这不是一份好差事,临时工的流动非常频繁。”

短期VS长期

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家大卫·奥托认为,自动化会取代那些没有人从一开始就真正愿意从事的岗位。虽然技术取代的绝大多数岗位并不十分吸引人,但仍有人从事,为的就是一份温饱。奥托说:“我不认为自动化意味着工作的终结,但确实会在岗位分配方面造成严重后果,我对此非常担忧。我认为,如果没有专业技能,那么教育程度低,或者没上过大学的工人将越来越难谋到一份好工作。”

虽然奥托的观点并不像他的某些同行那么可怕,但越来越多的专业岗位依赖机器,导致机器成为贫困差距不断加大的一个重要因素。失业率攀升导致工人很难或者无法接受更高教育和培训,而这恰恰是他们摆脱贫困所必需的。二者共同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奥托说:“我认为自动化对工作结构、技能回报和时间利用方式产生了巨大影响。我不认为自动化已经导致大规模失业,也不认为未来会出现这种情况。但它让未受过良好教育的工人所能获得的机会大幅减少。在我看来,这会造成非常严重的社会,甚至政治后果。”

经济学家的传统观点认为,虽然自动化会在短期内造成一定的岗位流失,但随着时间推移,自动化能够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抵消流失的岗位。这种观点让人联想到历史上出现的一些先例,例如农业。某些情况下,自动化提高了生产力和利润率,让企业拥有更多资金,允许他们扩大规模和招聘人数。这可能是导致这种观点的原因所在。

多勒指出:“很多中等规模的公司在使用机器人的同时并没有放弃人类员工,他们看到了员工的价值,尤其是那些为公司效力多年的老员工。引入机器人往往会引发担忧,但我认为一旦人们意识到,机器人是企业的好帮手,他们便会欣然接纳它们,甚至会给机器人起名字。”

这是一幅美妙的景象,但同时也暗藏警告。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即使对员工最友好的公司也无法为所有雇员找到新岗位。多勒指出,工厂虽然提供不同以往的新岗位——与机器人共事——但大部分需要某些专业技能,即使不要求拥有工程学位。

奥托称:“面向受过高等教育的工人的劳动力市场拥有非常旺盛的需求。这些人继续获得更优厚的待遇。而那些只有大学以下文凭的人所能获得的机会却大幅减少。贸易虽然是一个因素,但自动化的影响更大。在过去几年的不平等加剧趋势中,我们发现了一个严重现象,没有大学文凭的人的收入和财富不断减少。”

对拥有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这4门学科的英文首字母缩写)教育背景的人的需求不断提高,超过了受过更高等教育的人。这种现象进一步加剧了对自动化态度的分歧。人们普遍认为生产力提高和成本降低会创造更多就业。随着工厂自动化程度的提高,越来越多的机器人走上生产线,将会出现我们未曾预见到的新岗位,进而为劳动力创造就业机会。但与某些门槛较低的制造业岗位不同,企业在填补需要大学文凭或者至少具备专业技能的岗位时经常遭遇困难。随着制造业岗位的性质发生变化,分歧也会发生改变。

多勒指出,奖励忠诚员工是企业的最大利益所在,但究竟有多少企业愿意承担培训所需员工的财务成本呢?即便这么做,这种培训又能带来多少回报?拉里·萨默斯对此持怀疑态度。萨默斯曾出任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现在是哈佛大学教授。他曾撰写文章《机器人正在伤害中产阶级员工》。萨默斯在接受TechCrunch采访时表示:“我确信STEM教育程度高是件好事,但我怀疑它能否像某些人认为的那样成为一剂万能药。如果STEM人才短缺,三分之二的工程师就不会就职于工程学以外的领域,所有相关行业都会面临更大的薪酬压力。”

近岸外包

历史上的先例有助于我们审视当前的状况。在2015年撰写的文章《怎么还有那么多工作?工厂自动化的历史与未来》中,奥托引用了1961年《时代》杂志刊登的一篇我们耳熟能详的文章,标题为“自动化型失业”。文章作者这样写道:“过去,新产业雇用的员工远远超过他们造成的失业,但现在的很多新产业并非如此……目前,新产业为非熟练工人或半熟练工人提供的就业机会相对较少,而自动化吞噬的正是这两类人的工作。”

这篇文章可能早发表了半个世纪,又或者美国的天才们能够找到一条自我修正的新途径。虽然制造业岗位正被无情吞噬,但我们对这种寻找仍抱有希望。美国机器人公司Redwood Software的高管尼尔·金森对TechCrunch表示:“很多报道都在散布谣言,声称就业岗位将在2020年消失。但实际情况却是,2020年将出现一系列我们今天听都没听过的岗位,而我的孩子很可能在未来从事这些岗位。任何巨大的科技进步都会促成这种趋势,不管是已在路上的农业自动化,还是又一场工业革命。我们将看到推出新服务的能力不断提高,进而推动增长和扩大就业。”

经济与商业研究中心(CEBR)和Redwood公司公布的一项新研究指出,对近期相关经济研究进行评估后发现,机器人和自动化与经济发展是一种正相关关系。近岸外包——让制造业靠近产品输入地的用户群——或许能带来一线希望。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副教授莉塔·冈瑟·麦格拉斯在《华尔街日报》撰文指出:“日本海啸等自然灾害能够摧毁一个多元化不够充分的供应链,让系统冗余能力和多点加工制造能力产生更大的吸引力。正如我们看到的,随着自动化和数字化不断进步,人员成本降低。与所创造的总价值相比,人员成本根本不值一提。这让离岸外包经济的吸引力再度降低。”

在让这个梦想变成现实过程中,自动化和机器人能够扮演重要角色。科技能够降低生产成本,甚至能够让美国国内制造业的成本具有竞争力。美国AlixPartners公司1月进行的一项研究指出:“10年前,离岸外包的劳动力成本优势显而易见。现在,确定制造业资产战略分布是一个复杂而高风险的过程。”毫无疑问,自动化是关键要素之一。根据这项研究,三分之二的受调者表示他们计划在未来大力投资机器人和自动化。投资的理由非常充分:机器人和自动化能够让企业降低劳动力成本,加强质量控制和提高产量。当然,即使能够帮助制造业回归美国,近岸外包注定无法成为近期国内制造业岗位流失的一个通用解决方案。萨默斯表示:“随着美国企业用技术取代员工,降低劳动力成本,我认为我们将看到制造业‘回岸’。但这无助于大幅改善就业状况。”

如果自动化能够促成制造业回归美国,即使按照最乐观的估计,自动化仍会取代那些一度为人类独享的岗位。但自动化行业的很多人指出,各行业对机器人技术的态度将发生改变。协作型机器人被视为各行业的一个强劲增长动力。具体地说,就是让机器从事“3D工作”,人类员工负责人类更擅长的工作。帕里斯指出:“在采用机器人技术前,我们应尝试研制能够独立完成工作的自主机器人。”现在,很多机器人采用远程遥控,从而创造了新岗位。

协作型机器人往往更实惠,安全性也超过全自主式机器人。在研发协作型机器人的道路上,亚马逊已经行进了一段时间。至少从收购Kiva Systems公司那一天起,亚马逊就开始将目光投向这种机器人。Kiva研制的机器人负责在亚马逊的巨型仓储配送中心运送包裹。亚马逊女发言人在2015年接受《麻省理工科技评论》采访时表示:“我们希望看到软件、机器学习、计算机算法和员工之间实现和谐。员工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如果你没有优秀员工参与其中并与技术互动,技术就变得毫无意义。”

保持竞争力

不管岗位是否流失,企业都将继续加大采用机器人和自动化技术的力度。对于绝大多数企业来说,面对“自动化扼杀普遍认为的低技能岗位”的负面报道,他们可以用降低人员成本,提高生产力和提供安全技术抵消岗位流失的影响。

未来,自动化将应用于各个行业,甚至达到无所不在的程度,但这对就业岗位并不意味着“末日浩劫”。面对自动化对不断变化的就业市场产生的影响,IBM找到了一线希望。最近,IBM首席执行官弗吉尼亚·罗曼提开始讨论“新蓝领工作”概念,即被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等技术升级的岗位。在致信时任总统候选人特朗普时,罗曼提表示:“美国应重视基础设施投资,整合物联网技术和人工智能,从而提高绩效。”

在最近接受TechCrunch采访时,IBM高管格鲁德斯·巴拿瓦与罗曼提遥相呼应。他将创造的新岗位称之为“各种技能岗位”,而不是笼统地称之为“高标准岗位”或者“低技能岗位”。他解释说:“如果你和我在同一个房间,我会在白板上画一幅图表。如果你认为专业技能的分布是一条钟形曲线,高端专业技能处在右侧,低端处在左侧,中等专业技能处在中间。未来,这条曲线将向右移。我们今天认为的高端专业岗位,未来将由员工在机器的帮助下完成。”

这是一幅充满希望的景象。在取代一些岗位的同时,科技也能创造新岗位。巴拿瓦透露了IBM为“沃森”超级电脑设想的角色。这项技术可以应用于从医疗到报税的很多领域,“放大”用户的知识。历史上,每一个行业都曾出现过这样的先例。几十年来,科幻作品不断教育我们要对机器人保持警惕,各行业的不断发展变化只会让我们进一步去适应这种恐惧。它们不代表世界末日,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不现实存在。

奥托表示:“被取代的不仅仅是工厂的岗位,与产品相关的其他岗位,办公室职员也是如此。我认为销售人员数量将呈减少趋势。零售业岗位可能减少,因为人们选择网上购物,网购的劳动密集程度较低。如果没有专业技能,低教育程度或者没上过大学的工人找到好工作的机会一定会减少。”

出于政治和经济利益的考虑,自动化很容易沦为“代罪羔羊”。近年来,制造业、移民、贸易和自动化都成为舆论焦点,甚至频频遭到炮轰。自动化的确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岗位流失,劳工统计局的数据就是证明。2000年以来,美国制造业流失了500万个非重要岗位。不过,科技也是帮助企业保持竞争力的重要驱动因素,对科技说“不”只会进一步导致国内就业岗位流失。为了继续前进,我们需要拥抱技术,既把它当成一个生产工具,同时又作为创造新岗位的手段。

为避免就业形势恶化,美国需要加大教育和培训投入。企业要让高价值员工走上新岗位,教育培训机构要让工人作为迎接新挑战的准备。如果做不到,只会进一步拉大低-高技能工人之间的差距。我们的经济和我们的未来也将深受其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