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创联动是一家为农业机械和新能源汽车提供解决方案的技术公司。在 2014 年正式进入农业机械领域以前,这家公司在车辆工程和大型装备行业深耕数十年,为工程车、机械设备、军用车等厂商提供可以让产品智能化的配套设备。

正是因为这样的技术积累,在农机领域,这家公司已经与国内前十大农机制造企业中的八家达成了合作关系,并“至少占据了当中三分之一的市场。”而在新能源汽车领域,该公司预计到 2020 年其产销量将达到每年 500 万台,销售规模到达 7 亿。

虽然硕果累累,但作为博创联动的创始人,陶伟的野心不止于此。在未来几年的规划里,他还打算让自己的公司变得更酷:打造有人工智能属性的“智能机器”、从一家传统的硬件公司向软件公司转型、以及实现农业自动化和无人化。而打造“无人农场”,是陶伟和团队在未来几年内要实现的目标。

人工智能里的“智能机器”

“我做的第一个项目,就是在高速公路施工过程中,把沥青加热机、沥青摊铺机等其他机器做成一整套系统,让这几个机器互相协调,实现一个更高速的作业。”

在谈到人工智能这个话题的时候,陶伟回忆起十几年前做的一个项目。他告诉雷锋网,那时做的就是机器人、人工智能领域的产品。在国内,这是一个火得不能再火的概念。在今年的两会上,人工智能还首次被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

陶伟认为人工智能的范畴很大,涉及算法、识别、自动驾驶等方面。“我们的工作更偏人工智能的机器人方向,就是把机器人技术用在大型工程装备、农业机械上。”现阶段,这家公司主要解决两个问题:

1、机器本身的智能化;

比如,农机的自动控制。传统的方式是有一堆操作杆,需要进行各种组合动作控制,才能实现整个机器的组合式作业。但现在通过按下机器上的某个按钮,就能可以实现一个组合动作,比如在自动收割的过程中,根据谷物的情况,自动提升或下降来进行作业。

这种智能控制已经结合传感器、控制算法、作业要求实现整机组合的自动化控制。而这种高效率作业方式不再取决于机手的经验和熟练程度。

2、自动驾驶。

农机的自动驾驶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机器人应用:提升效率和作业质量。

农机“自动驾驶”是指在作业过程中,机手待在驾驶舱内,在作业开始的时候点击若干按钮,农机就会自动直线行驶实现整体作业,它更强调作业的有效性和作业质量,不再取决于机手的经验和对农机的熟练操作程度。

农机的自动驾驶与汽车的自动驾驶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前者对于精度要求很高。比如,农机在农地直线行驶 100 米,水平误差约是正负 2.5 公分,整个行驶过程都需要保持这种对精度的控制。

不管是耕地、播种、灌溉、农药喷洒以及最后的收割,陶伟说,这种作业方式能够让土地有效利用率提高7%到10%。

据他介绍,农机也可以实现“变量作业”。陶伟认为,这就是人工智能的概念:根据传感器实时判别周边情况,农机在作业过程中测量土壤、作物成熟度和农药等情况,并进行相应的自动化操控。

20170315 03 robot02 *图片:Case IH Autonomous Concept Vehicle

为了说明“自动驾驶”在农机应用的重要性,陶伟向记者列出了一组数据:

从应用角度看,自动驾驶(7 到 8 万元)虽然价格很贵,但大家看到它带来的巨大价值。在土地面积比较大的地区,如新疆、东北,已经在大量应用。而国外的农机,官方的统计数字,大约有 20% 的拖拉机已经安装。欧盟官方统计,到 2025 年,大概有 50% 的机器(农用)会配装上自动驾驶。

他还表示,目前中高端拖拉机一年的销售规模为 20 万台,如果按照上述的“50%”计算,农机自动驾驶的销售规模可达 40 到 50 亿(国内体量)。而在未来,无人驾驶和变量作业则会带来更大的销售规模。某种程度上讲,农业作业的智能化和信息化,是没有“规模天花板”的。

软件公司

两三年前,如果你说博创联动是一家传统公司,陶伟很大可能不会和你辩驳。因为他自己也承认公司早期就是赚硬件的利润,基本上是“一家制造业公司。”

但现在,如果你再和他聊这个话题,他会告诉你,他们的软件团队扩充了数倍,甚至超过了硬件团队的规模,是一家正在转向“新技术,新领域”的公司。

这种变化,一方面是因为在过去 12 年的行业积累,手里握着大量客户数据,甚至一度有 UBI 公司找上门问他们购买数据。而另一方面,是希望能够挖掘和提炼这些数据的价值。这成了陶伟扩大软件团队的主要原因之一。

这些数据能发挥什么作用?据陶伟介绍,比如可以与金融公司合作控制金融风险。

如果农场主的收割机或播种机使用的是银行贷款购买,博创联动可以通过设置,在农场主贷款还清之前允许这些农用机械使用多长时间(按天、月计)。如果没能及时还清贷款,前者在后台可以反向控制这些车辆,不能让后者在田间进行作业直到还清贷款为止。

数据需要进行有效接收、处理、存储以及提炼。但如何更好去挖掘和放大这些数据价值?陶伟说,这仍是他们的挑战之一。

无人农场

陶伟透露,在未来两个月内将在农机自动驾驶方面与行业大公司达成深度战略合作。

在农业领域,他的目标是无人农场——通过农业机械的信息化、智能化,融合自动驾驶技术,实现整个农机行业的大批量应用。陶伟告诉雷锋网,未来 4 到 5 年有望实现无人农场。他的判断有二:

其一,客户对于智能化的高效机器的接受度在逐渐变高。“不管后装还是前装,每年都有几千台的销量。”

其二,自动驾驶的成本不断下降,未来可能降至三到四万,甚至成为农机出厂的标准配置。

今年博创联动会将自动驾驶技术从后装市场推向前装车厂,争取让这些农机在出厂的时候能够配置这套系统。

在电影《星际穿越》里,有一个场景让人印象深刻:一辆辆大型无人操控的收割机在玉米地里进行作业。农场主坐在前院休憩,而这些无人驾驶的农用机械则自主地在农地里干活。

这也许是未来“无人农场”的雏形,也是陶伟和他的团队想要实现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