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年前,皮克斯动画工作室在影片《机器人总动员》中塑造出了一个经典机器人形象——瓦力。影片中,清扫地球垃圾场的机器人虽然日复一日地工作,但“内心”始终怀有“希望”,并且认为“我不要只是生存,我要活得有意义”。如今,与瓦力相似的两轮机器人相较过去,进化发展得更加完善。人们期待着智能机器人的行动更加灵活,未来承担起更多工作。

一款被称为“噩梦诱惑”轮式机器人 能自如跳过障碍栅栏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科技频道报道,谷歌“字母表”母公司旗下波士顿动力公司最新推出一款名为“噩梦诱惑”机器人。它与波士顿公司此前售卖的“机器狗”不同,简直是个可以自由旋转的花样滑冰运动员,能自如跳过障碍栅栏。

已经成型的“噩梦诱惑”造型怪异,前端安装有黑色主机,用来代替机器人的头部。机器人身高2米,躯干模仿人类四肢,由钢铁制成。双臂细长,有三个关节,可自由挥动。两腿粗壮,分为两段关节,手脚都安装上了能够360度旋转的滑轮。机器人在地面上可以自由站立或四肢落地,能够调整四肢动作与关节弯曲程度,完成原地旋转等高难度的滑行任务。

不仅如此,研发测试中,它虽然有100磅的重量,但活动灵巧,能举起重物,还能自如地稳稳跳下1.3米高的平台。有了波士顿公司之前制造的“机器狗”做铺垫,它可以在雪地中稳步前行,可以自己开门,上下楼梯。即使受到外力猛推,它也能保持很好的平衡,被粗暴推倒后也可以重新爬起来。由于安装了智能认知系统,它不仅可以接受远程指令,还能自动追踪目标物的位置。“手柄”内置充电电池,能够同时以电力操纵电动和液压两个行动系统,且能驱使机器人至少行走24千米的路程。

研发之初,“噩梦诱惑”机器人被取名为“手柄”,它浑身上下都连接着线路。但在今年2月,谷歌内部流出的测试视频中可以看到,它已经“挣脱束缚”,自如行动,动作流畅自然,不仅能做标准的俯卧撑,即便在崎岖的山路、草坪上行走也没问题。

人类需要更加高效的机器人 使用轮子比“腿”更快捷

波士顿研究人员介绍,为研发“噩梦诱惑”,谷歌使用了机器人领域过往研发的诸多动力学理论,四足与两足机器人在平衡和移动操作原则中的优势都被借鉴。只是“噩梦诱惑”全身只有10个驱动关节,相较之下,并不算复杂。

整个研发过程中,波士顿动力公司一直对它做低调处理,从未公开过这款轮式直立机器人的相关信息。此前只有公司创始人马克·莱伯特在与投资者交流的会议上曾展示过。此后,参会的风险投资家史蒂夫·尤尔韦松将会议上关于“噩梦诱惑”的演讲视频上传到了国际视频网站上。

莱伯特将新型机器人描述为,一个结合了车轮与支架的动态系统,能够时刻保持平衡,知道如何控制全身的重量分布,并拥有丰富的知识。过去,人们常常认为机器人必须和人类一样使用“腿”和“手”来行动,但机器人制作时就注定比人体更加“强大”,从速度上考虑,使用轮子比“腿”更加符合要求,而已研发出的智能系统同样适用于两轮或四轮情况下的平衡。莱伯特认为,“手柄”的出现既是实现人们长久以来对智能机器人的各种期待,也是实现了相应的噩梦。

谷歌“字母表”公司在2013年买下波士顿动力公司,但又在去年3月挂牌出售该公司。当时内部高管表示,该公司想要“花费10年”时间研发产品的想法不切实际,并且日本丰田和美国亚马逊等大公司都有购买该公司的兴趣。如今波士顿力推“噩梦诱惑”机器人,公司售价也许将再次被抬高。

它的出现在挑战人们的想象 这个领域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亚伦D·艾姆斯是佐治亚理工学院的工程学教授,他认为谷歌出售波士顿动力公司是个错误。实验室中的科学进步虽然花费时间,但的确能够应用于现实世界,有时还非常有用。研究机器人本就是一个科学概念,公众与公司高管自然很难把握。在不久的将来,用来处理家务的机器人就会拥有巨大的上升潜力。

在尤尔韦松将“手柄”测试视频曝光时,波士顿动力公司就立刻要求视频网站对新机器人的动作效果进行模糊处理,以免关键信息外泄。但网络四通八达,高清视频的流传迫使其放弃追究视频泄露的意图。而尤尔韦松在脸谱网上发布了一则消息,称“现在可怕的机器人已经有了轮子,可以到处跳跃!”

然而,莱伯特却在那场举办在贝弗利·威尔逊酒店的会议上毫不掩饰地夸耀,它之所以被取名为“手柄”是因为它最终是要被用来“处理对象”。“手柄”比普通有腿机器人更高效,它能在一小步的距离内移动相当重的物体。更进一步的说法是,它参考了熊型机器人,因此拥有粗壮有力的手臂。

由于总是制造各种与生物行动极其相似的机器人,波士顿动力公司近年来饱受诟病。2005年该公司制造出的“大狗”机器人就被军队征用,然而在2015年,因其运作“噪声过大”而被放弃。可以说,机械声是该系列机器人一直试图隐藏的问题,这也导致它们总在进入敌军阵营之前就被发现。有外媒表示,过去人们常常认为人类是机器人的统治者,但“噩梦诱惑”的出现却在挑战人们的想象。十年时光就足以让这个领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噩梦诱惑”只是轮型机器人的起点,那么谁也不知道未来机器人会变成什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