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文章全文:

我通常比较赞同比尔·盖茨在公共政策问题上的立场,欣赏他对于市场和技术的联合力量的重视。但我认为他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严重跑偏了,当时他提出了一项针对机器工人的税收政策,以缓解劳工的混乱,并限制不平等。这位微软的联合创始人在问题的严重性和行动的必要性方面是正确的,但是他提出的解决方案却有些问题,而且他的提出方式也有待商榷。

首先,我不认为可以把机器人当作“工作破坏者”来看待。那些分发飞机登机牌的售货亭怎么办?还有加速文档生成的文字处理程序、手机银行、自动驾驶汽车、预防疾病的疫苗等,他们能把这一领域的职位都霸占了吗?有很多创新技术可以减少劳动力投入,而得到更多更好的产出。为什么一定要挑机器人来说事呢?盖茨是否认为,包括国会、特朗普政府和由他的技术官僚组成的委员会在内的任何人,都能将节省劳力与提高劳动力的区别弄清楚?当然,即使专家们可以,美国国税局也很难将这两者区分开来。

其次,许多创新活动,包括机器人,其目的都在于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而不是简单地从单一投入中获取更多产出。自动驾驶汽车可能会比人类驾驶的汽车更安全。机器人技术已经能够帮助外科医生作出技术水平更高的手术。在线预订系统比旅行社更快捷方便。此外,由于竞争的存在,创新者只能获得其成果的一小部分。对于创新技术项目征税,也是一样的情况。

第三,或许也是最根本的原因,为什么要通过征税来减少利益,而不是用更好的方式以确保利益的合理分配?想象一下,50个人可以生产出能做100个人的活的机器人。对机器人征收高额税费则会阻碍这一生产活动。当然对于社会来说,理想的状态是能够一边享受额外产出,一边用税收和转移性支付来为因机器人而失去工作的人提供保障。与其缩小这块利益的蛋糕,不如尽可能扩大它,然后重新分配。这才是正确的发展方式。

最后这一点在国际贸易理论中一直是很常用的。的确,人们经常说,一个国家打开国门、参与国际贸易,就像是在互相传递先进技术。而争论的理由是,既然这种技术变革不会被视为坏的,那么贸易也不会。由此可见,保护主义是错误的。而盖茨的机器人税收提议本质上就是保护主义,它会阻碍技术的进步。

这一切并不是为了弱化工作流失和不平等的加剧,尽管这确实是一个悖论,我们似乎可以看到机器人在大肆掠夺工作岗位,而生产力却异常低下。但事实上正相反,我们所说的是,阻碍技术的发展是一项糟糕的策略,它并不能够挽救流失的劳动力。除了定义问题以及附带的成本等考虑,眼下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在一个开放的世界里,对技术征税可能会导致企业把生产活动外包到海外市场,而不是在国内创造就业机会。

其实有很多更好的解决方案。而各国政府则不得不关注结构性失业问题。他们可能需要在确保充分就业方面发挥更明确的作用,而不是效仿美国的做法。此外,这将意味着教育和再培训体系的重大改革,对就业问题严重的群体发放针对性的工资补贴,对基础设施进行大举投资,另外还可能会有直接的公共就业项目。

这将是一场重大的辩论,我怀疑它将重新定义未来10年的工业领域。虽然并不能肯定这一点,但是前进要比落后好。这意味着要让美国变得更加强大,而不仅仅是维持现状。同时也意味着我们要拥抱技术变革而不是阻碍其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