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金融时报》网络版撰文指出,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认为应该对代替一些人类工作的机器人征税,然后将这部分所得用于工人技能培训或教育用途。盖茨这番话在科技行业引发了激烈讨论,有人认为,征收“机器人税”是在开倒车,只会减慢人工智能等相关行业创新的步伐,给创造就业的新兴技术设置障碍。

以下为文章全文:

科技革命有时给一个国家的财政及其公民带来难以预料的长期影响。一百年前,席卷农业和交通运输行业的新技术浪潮让美国社会陷入动荡,该国税制也因此发生永久改变。

自动化浪潮或导致大量失业

美国西北大学经济历史学家乔尔·莫基尔(Joel Mokyr)说:“农民开始武装起来反抗政府,这也成为推动美国进步运动的主要原因。”再加上民众对镀金时代工业家们敛聚的巨额财富感到愤怒,这些压力最终导致美国政府推出了永久性个人所得税。

如果说那场由科技推动的行业颠覆之举导致深刻的社会和财政变革的话,那么与人类在计算机和人工智能领域最新进步所带来的影响相比,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莫基尔说:“1890年至1914年的失业人数在今天看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这一次,掀起行业变革的恐怕是机器——还是要交税的机器。这起码是由一个看似不可能的人想出的主意。世界首富比尔·盖茨(Bill Gate)上周表示,也许在不久后,重新思考政府财政政策会成为必要之举。这位微软联合创始人说,如果最新的自动化浪潮导致人口大量失业的话,向机器人征税并利用这笔钱对员工进行再教育,恐怕是应对未来社会动荡的一个方法。 盖茨称,对机器人征税还有另外一个潜在益处:由于减慢自动化的发展脚步,让更少的人失业,可能会降低发生更严重的社会动荡的风险——这种风险恐怕会导致一些新技术集体遭到封杀。

但人为推迟带来极大益处的新技术的前进步伐,肯定会造成不满,至少机器人技术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工程师和创业者会有这种情绪。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系主任安德鲁·摩尔(Andrew Moore)说:“我们许多人认为,将新技术推向市场是道德上的需要。但我发现人为阻止新技术的发展脚步,是一种很讨厌的行为。”

直接对高科技征税,并不是盖茨提出的唯一想法。他还建议,应该对生产力更高、利润率更高的行业上税。但是,作为最成功的资本家之一,盖茨由于提出“机器人税”的概念,也因此处于一种很尴尬的境地。欧洲许多政治家都支持对机器人征税,其中就包括法国社会党总统候选人本瓦·阿蒙(Benoît Hamon)。欧盟议会最近收到的一份报告也提出了这种想法,虽然它在这个月被推翻。

对人工智能相关行业带来冲击

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教授戴维·奥托尔(David Autor)表示,“机器人税”并不完全与当今税务政策的一些方面相抵触。“我们对移动通讯征税,用以承担公共服务费用;我们对房地产征税,用以支付公共住房的费用,”他说。

然而,对机器人技术和人工智能的成果征税,将是以财政手段对它们的发展强行进行大规模干预的行为,毕竟,机器人技术和人工智能是无人驾驶汽车和可代替人类分析师的智能计算机等颠覆性力量背后的驱动力。

批评人士称,对自动化技术征税之所以是一个糟糕的主意,原因不胜枚举。例如,如何确认导致人们失业的技术,这本身就是一个难点,更别提上税了。“机器人”的概念总是难以界定。这一术语让人想起了类人机器的画面。但事实上,大多数自动化形式通常只是与一些技术有关,而这些技术根本不能与某些行业的失业直接联系起来。

自动化解决方案提供商Symphony Ventures首席执行官戴维·普尔(David Poole)说:“机器人并不是等同于人类的单位,大多数并不是实体机器人,而是计算机软件。它们与电子数据表格真的没什么不同之处。”普尔自称对自动化技术未来充满乐观。

例如,许多软件程序和计算机服务不久将会被灌输机器学习,大多数新技术将拥有更高的智能化水平。确定哪些系统会导致失业并制定相应的税收制度,是不可能的事情。

类似问题源于对一些技术的定位,这些技术会消除传统的工作形式,同时又不会危及创造未来就业岗位的技术。实际上,它们通常都是一样的。个人电脑就是一个典型例证。颇具讽刺意味的是,盖茨之所以拥有860亿美元的个人资产,个人电脑功不可没。

自动化技术的益处不胜枚举

普尔说:“在我们拥有个人电脑之前,都是由专门的职员来处理电子表格。这样的职员数以十万计。”作为第一款可让个人电脑充当办公工具的电子表格办公软件,VisiCalc给那些岗位敲响了丧钟。但是,通过让电子表格自动化,个人电脑还创造了新的就业机会。普尔说:“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有些人成了分析师,出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全新行业。”

这种技术变革的影响是,完成相同任务所需要的员工数量越来越少。但与此同时,之前没有经济效益的新任务成为可能。通过代替大部分日常任务,自动化革命遗留下来的一些工作岗位,会让人感到更满意——至少对那些有工作的人来说是如此。这是另一个不能通过征税来减缓自动化技术普及速度的原因。

Cafe X是一个由机器人打理的咖啡亭,近日在获得风险投资后,在旧金山开设了第一个门店。在那里,机械臂可以拿着杯子倒上咖啡,然后放到顾客跟前。在这种情况下,只需要一个人就能管理整个酒吧,回答顾客问题,处理其他任务。Café X创始人亨利·胡(Henry Hu)说:“它们做了许多本应由咖啡师做的事情,比如泡咖啡,每天数千次移动杯子。相比人类,机器人在工作中不知疲倦。”

对新设备征税,还有可能会阻碍一个颇具前景的新兴行业的发展——这个行业脱胎于机器人技术和人工智能的最新进步。风险投资公司Lemnos Labs合伙人杰里米·康拉德(Jeremy Conrad)说:“这肯定会增加税务负担,对这些新兴行业也是有害的。”Lemnos Labs投资了一些机器人技术和硬件创业公司。

有人指出,一些因受益自动化而利润更高的企业,目前其实已经被征税。硅谷顶尖科技创业公司孵化器Y Combinator总裁萨姆·阿尔特曼(Sam Altman)说:“如果机器人为主人创造了财富,那当然应该征税了。一旦机器人优于人类,不再是人类所拥有的东西的时候,就会带来一系列复杂的问题。”

恐怕带来更深远的社会变革

这些观点提出,任何确认并对颠覆性技术收税的提议,都会有反对的声音。尽管如此,如果下一轮自动化技术的冲击如许多人所预测的那样深远的话,那么要求调整税务制度的压力会增加。盖茨就对“机器人税”的前景并不乐观。他说:“你一下子就迈进了所有取代传统工作的活动的门槛。结果,多种工作就会被同时连根拔起,比如说仓储工作、驾驶和房屋清理工作。”

还有人认为,失业带来的影响会迫使政府通过税制改革来实现某种形式的财富再分配。摩尔说:“如果你对机器人革命与农业革命和工业革命进行比较,很显然前者发展的速度是后者的四到五倍——农业革命和工业革命都带来了深远的社会变革。如果你提升了生产率,但让财富的分配变得更糟糕,此举不会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向所有公民发放津贴(通用性基本收入)的想法,已经获得了部分经济学家的积极响应。除此之外,盖茨还提议用“机器人税”的收益来对工人进行培训,让他们从事机器人所不能做的工作,特别是在护理行业,这也为避免人类大规模失业所带来的最佳希望。

盖茨的这一提议得到了微软现任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的积极响应。纳德拉说:“美国在护理人员数量上面临着短缺,老年人护理人员的缺口甚至更大。人类感同身受的品质以及良好的表达能力,都可以创造许多就业岗位。”如果这种努力结出硕果的话,机器人和人类将来就可以和平共处,在各自的职业领域发挥作用。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机器人和人类可以一起轻松承受税收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