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的威胁说来就来,其中最现实的是人工智能上岗后导致大量劳动者失业。未雨绸缪,欧洲、包括正在闹脱欧的英国已经在讨论如何应对人工智能让大量工人丢饭碗的事。这个事太有紧迫感了,例如,美国有47%的工作很可能就在一二十年内被自动化取代。

基本的想法是,建立一个保证公民基本生活的全民基本收入,由政府来支付每一位成人公民基本的生活开销。无论你是贫是富,是否有工作,每个人都能得到相同的数额,没有任何附带条件,比如,芬兰现在就试行每人每月560欧元的无条件收入。

事情看起来就像是全欧洲过万圣节时成人参与了小孩的玩闹,不请吃就捣乱(不给糖就捣蛋),不给下岗者钱就捣乱。受到这种威胁的欧洲各国政府不得不提前认怂:好吧,大家议一议,每月给每人一笔基本生活费,大家就都别闹了,行么?

不过,熟悉欧洲甚至古罗马史的人现在睁大眼睛不解了,怎么众人都还没闹腾,政府就软蛋了?对于破坏工具的奴隶,古罗马政府的解决之道是镇压,英国也有样学样,1812年,英国国会通过《保障治安法案》,动用军警对付工人。1813年政府颁布《捣毁机器惩治法》,规定可用死刑惩治破坏机器的工人。1813年在约克郡绞死和流放一批破坏机器的人。

历史上机器或者叫技术革命导致的这个结果先是双输,后来才转变为双赢或多赢,因为生产力提高了,人也可以获得更多的报酬,并且可以不用像牛像马一样干苦力活了。今天的人工智能代替劳动者的趋势尽管与工业革命时期相似,但是可能更为天翻地覆,弄得不好,不只是出人命的问题,更会引起大动荡和大洗牌。如果把工业革命时期的工人与机器的对抗看作是人类技术革命的阵痛和巨大代价,那么人这种能创造人工智能的动物当然也想得出办法来避免今天的技术革命带来的剧痛和代价,不仅可以避免让人死亡,甚至不会让人与机器、研发者和管理者对抗,在一开始就形成多赢的局面。

全民基本收入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这个做法几乎没有什么梗,至少没有大梗。无论国家是否发达,全民的纳税以及国民经济的年年增长应当可以为这样的技术革命兜底。退一步说,即便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也可以羊毛出在羊身上。比尔·盖茨就提出,让机器人纳税。

盖茨的理由是,“在工厂中创造了5万美元的价值,人类会为这个价值缴税;如果机器人来做同样的事情,我们应该对机器人征收同等水平的税,机器人和人类一样应该交税。”这个提议不仅让舆论炸了锅,而且招致多数人反对。欧盟议会的一个机器人纳税提案的模拟投票是,396票反对、123票赞成和85票弃权。

也有经济学家和科学家极为严肃地提出,让机器人纳税是扼杀创新和阻挠技术革命,其实质就像当年英国的卢德毁掉机器。然而,这次盖茨提出让机器人纳税并非真的是让机器人纳税,而是让机器人所有者来纳税。

道理也很简单,创造和利用人工智能提高了生产力,获得了高于过去几十倍、几百倍的利润,纳点税作为基本收入提供给失业者,不就可以让他们不捣乱了么?再说,在欧盟国家,如芬兰,一个人一年只要有4000英镑的基本收入,就能活下去,等于是“低保”,按照这个标准,芬兰全国也只是每年增加了180亿英镑的支出,等于对公民的所得税的基本税率上调3%。

这个税公众不愿意掏,就由机器人的拥有者来掏,说得过去。这个事当然还有争议,但是还会有什么好办法来应付由人工智能引发的危机?再说,技术革命的本质就是让人过得更好,总不成人工智能发展了还让人没饭吃吧!现在资本家和创新者主动提出由机器人纳税来解决这个问题,不是皆大欢喜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