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AlphaGo绝对是人工智能发展史上里程碑意义的事件。无论是从业者、投资人还是普通吃瓜群众,AlphaGo之后谈及人工智能,言必称AlphaGo。

AlphaGo影响力之大,甚至让不少在其后想讲好人工智能故事的同行,试图通过打造自己的“人机大战”来拓展影响力,但无论是一时轰动性还是最终结果,都很难同AlphaGo 相提并论。

技术和实力固然是AlphaGo影响力的核心秘诀所在,并且与其拥有的先发优势也密不可分,但如果回溯总结其在整个传播过程中的“策略”,也不难发现AlphaGo空前的成功绝非偶然。

20170217 03 AI01

AlphaGo里程碑背后

实际上,AlphaGo最后获得如此强大的影响力,一开始有些出乎团队意料之外。无论是DeepMind还是Google团队,在最开始并不对AlphaGo可以激起的关注度怀有相对等的期待,对于他们来说,人工智能、机器算法,以及围棋都属于小众群体关心的领域。

于是在2016年1月26日,当记者和另一名中国科技媒体记者走进Google中国的会议室时,这个后来在科学界、围棋界引发轰动的全球同步发布会,中国大陆地区仅有两家媒体参与——一方面是向来行事低调的Google团队的作风使然,另一方面也有国内媒体预判的因素。

当时是,发布会的主讲者远在英国伦敦,而且正是其后暴得大名的DeepMind创始人戴密斯-哈萨比斯(Demis Hassabis)。

在这场连接全球的电话会议里,这位AlphaGo之父的核心要点只有两句话:首先是他们开发了一个取名AlphaGo的围棋程序,并且已经击败了职业围棋选手、欧洲围棋冠军樊麾。其次则宣布将在3月份赴首尔挑战韩国国手李世石九段。

然而该消息确实没有在一开始激起舆论风暴,当时不少人在微博关注到该消息时,最多的评论并非是人工智能和AlphaGo背后的原理,大众最为关心的是谁赢谁输的问题,以及为何挑战的是李世石而不是排名第一的中国棋手柯洁九段。

但AlphaGo的火爆并非都在意料之外,在全球顶级科学论文期刊《Nature》以封面形式介绍AlphaGo后,关于其背后的原理讨论和技术革新成为学界、极客和棋手关注的焦点,在诸如果壳和知乎等更加垂直的社区,关于AlphaGo的讨论此起彼伏。

搜狗创始人王小川当时告诉记者,他专门逐字逐句研读了AlphaGo的论文,并且在不懂围棋的情况下坚信AlphaGo必胜无疑,他在知乎写下分析长文,表示“不惧打脸”。

正如此,AlphaGo其后的火爆也在情理之中。首先是有非常专业的目标受众,这个消息成功激起了他们持续的探索欲和好奇心。其次则因为竞技比拼的元素,吸引了更广泛受众,且能够在缺乏专业背景的情况下参与进来,并在专业分析的氛围驱动下持续保持讨论和关注。

第三,围棋虽然并非大众化项目,但却有极其稳固的大众认知——这是一项古老而且高大上的智力比拼,不仅高大上,而且壁垒森严。于是AlphaGo消息一出,外界看热闹,内行则奔走相告研究棋谱,甚至还主动发声捍卫职业尊严,比如棋圣聂卫平就公开表示:那个叫樊麾的棋手给我们丢了脸。

总而言之,AlphaGo在击败樊麾之后、与李世石比赛之前,不仅关注度有增无减,并形成对垒双方剑拔弩张的态势——即便有一方是没有任何情感的机器,而且最关键的是,双方胜负难料、悬念丛丛。

20170217 03 AI02

Nature刊发AlphaGo的论文文章

AlphaGo传播关键点

值得借鉴的是DeepMind和Google团队在整个AlphaGo传播过程中的关键点。

首先,上述团队将保密性做到极致,无论是与欧洲围棋冠军樊麾的围棋比赛,还是其后《Nature》论文的刊发,以及最后全球电话会议正式宣布,AlphaGo的整个消息都密不透风,而一旦公布,都是爆炸性的消息,吸引媒体、研究者和极客去深挖更多。

这一点上,与国内诸多产品发布截然不同。

在国内,不少市场传播团队擅长于提前透露和预热,总之习惯于先有“传言”和“绯闻”,再等到时机成熟公布正式消息。一位市场公关方面人士告诉记者,之所以这样做是想让产品本身有更长的传播链条,并且为了让前期更加吸引关注度,不惜通过炒作的方式。他坦言,AlphaGo的案例让他们切实学到一课。

其次,AlphaGo传播中的另一关键在于心态,这一点在比赛前后得以展现。在AlphaGo宣布战胜欧洲冠军后,从不少Google员工身上可以看到对该结果的自豪感,并且坚信AlphaGo会无悬念取胜。但就在比赛开始前几日,Google上下在接受采访时,不再谈论关于比赛胜负的猜测和判断,最典型的说法来自Alphabet董事长施密特,他在赛前表示:无论谁胜谁负,都将是人类的胜利。

该说法曾被解读为示弱,以及为失利找台阶下,但当时了解AlphaGo训练内情的Google工程师告诉记者:李世石赢下比赛的概率几乎为0。而另一位Google方面的人士则向记者透露,之所以示弱,是不希望把机器和人类对立起来,甚至让AlphaGo听起来像一头威胁人类的猛兽。

而且关于AlphaGo方面的心态,从首尔现场来看,DeepMind的工程师完全将此作为一次公开测试,而不是炫耀技术能力的舞台,他们表现得谦逊有礼,并在采访时往往首先夸赞李世石的职业精神和实力,表达敬意。

最后的结果众所周知,李世石在连输三局后输掉了比赛,但在第四局却意外找到了AlphaGo的命门,挽回一局。

值得一提的是社交网络上的数据,在连续丢掉三局本来关注度已经极大降低,但就在李世石击中AlphaGo bug 后,数据戏剧性陡增,并且第五局虽然无关胜负,但因为第四局的意外胜利,让不少围观群众饱含期待地看完了最后一场比赛。如果说AlphaGo传播过程中有幸运的地方,那无疑李世石在第四局中释压之后的表现客观上为这次举世举目的人机大战画上完美句号。

最后,AlphaGo案例中关键一点在于见好就收,在与李世石比赛结束后,DeepMind团队当即宣布回炉修炼,短时间内不再会出山比赛,这就好比绝世高手在华山论剑中崭露头角,但随后马上隐没江湖,既保持住话题性,也保证了不会沦为比武工具和娱乐谈资。等到AlphaGo升级版再出山,同样利用保密协议方式逐渐引起关注,将之前的策略再重演了一遍,同样获得了巨大的影响力。

20170217 03 AI03

AlphaGo之后,AI相关公司都想打造属于自己的人机大战

人机大战效应

AlphaGo案例的巨大影响力让国内不少人工智能团队找到产品推广突破口,打造属于自己产品的人机大战开始变成潮流。但从最后效果上来看,虽然达到了各自预期,但基本无法与AlphaGo案例相提并论。

阿里巴巴首先抓住话题,在《我是歌手》总决赛中引入人工智能竞猜结果,阿里版的人机大战目标是展现大数据运用方面的能力。

百度则首先通过度秘搭档篮球解说员的方式,在里约奥运期间打造了一次篮球解说版的“人机大战”。

其后百度的重头戏锁定到智力类电视节目《最强大脑》,百度倾其深度学院研究院之力,通过百度大脑和小度机器人的软硬结合,通过电视节目展示百度在图片识别和自然语言处理方面的能力。

据百度内部参与人士介绍,登陆《最强大脑》策划了数月有余,并且是下半年来最为重要的活动之一,无论是人力、预算、资源还是技术支持上,都被高度重视。可以印证的是:该临时小组,技术上由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和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院长林元庆亲自挂帅。百度董事长李彦宏也全程关注了该策划,并在新年内部讲话中对该活动点名表扬——这种公开表扬算不上多见,可见百度内部对《最强大脑》版本的人机大战的结果的满意度。

另一家打造人机大战的公司是搜狗,与百度相类似,搜狗也选择了电视节目作为展示AI能力的平台,并且为了这一次在知识问答节目《一站到底》中的展示,此前未涉足硬件的搜狗专门耗资4000万元,推出了一只名为“汪仔”的机器人产品。

搜狗创始人及CEO王小川简单直接地在微博谈到了目的,他说:“汪仔和小度分别在一站到底和最强大脑登台,或许代表着搜狗和百度在人工智能技术路线上分道扬镳了。搜狗专注“自然交互+知识计算”,以自然语言和知识推理为核心,还有同传翻译和语音速记等应用;而百度秀的多是人脸识别和无人驾驶等基于图像处理的应用。”

20170217 03 AI04

搜狗专门耗资4000万打造机器人“汪仔”

而据技了解,搜狗该项目也早在2016年年中就在进行,而通过电视节目的好处是可以为即将重点推出的搜索产品“立知”铺路搭桥。更早之前,作为新浪科技直播嘉宾,参与AlphaGo与李世石解说的王小川多次表示,AlphaGo是Google在产品发布和能力展示上的一次完美PR秀,值得借鉴和学习。

从AlphaGo的最终数据来看,王小川所言确实有道理,仅新浪科技关于AlphaGo的微博话题“人机围棋对决”的数据,话题粉丝数超过1.2万,阅读数超过3亿,讨论数超过19万,而Google方面则表示,全球有超过十亿人次观看了直播。

不过,想超越AlphaGo几乎也成为了不可能,这是其后跟风效应中各家“人机大战”不得不面临的问题。

首先是失掉了先发优势,用户关注度和热情大大降低。

其次是人类被机器击败成为新常态,经过AlphaGo的洗礼,人们对于人机大战的话题,最多只是关注被打败的“姿势”问题,而不再有结果上的悬念猜想。

第三是找到合适的方式来一次人机大战也难度不小。

以百度为例,在AlphaGo比赛后不久,百度无人车负责人王劲曾被问及为何不发起一场无人车和人类顶尖车手的竞赛?

王劲回答表示内部有过这种提议,但也只是玩笑而已,很快被团队否决,他的理由是:“比赛固然能够吸引眼球获得关注,但无人车去比赛和我们希望强调的安全性不符,倒是可以考虑比拼无人车和人类司机考驾照。”

不过,也有分析表示,AlphaGo之后的人机大战虽然效果有限,但对于整个人工智能的推进起到了普及的效果,持该观点的资深媒体人、《量子位》创始人孟鸿告诉记者:“这些节目让普罗大众更加直观认识到了人工智能的应用,对于人们去学习了解人工智能助益良多,也能为AI变革启蒙更多的人才。”

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也谈到,让更多人意识到人工智能将带来的挑战和变革是尤为重要的,特别对于现在的父母来说,如何在人工智能的趋势下重新帮助孩子设计人生规划和教育路线已经显得必需而迫切,他向记者表示:“人工智能带来的变革将超过人类历史上的任何一次工业革命,有些职业可能面临来自机器的挑战,包括金融分析师、医生等在内的当前的好工作,未来都可能被机器取代,如何从教育阶段就明确趋势做出改变,尤为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