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lentine’s Day,原本只是西方基督教搞的那一套,后来逐渐为文化和商业活动裹挟,推广到全球很多地区。这一天,在中国被翻译为:情人节。然而无论是中国,还是西方哪一个国家,情人节都不是公共节假日。

但还是得过。

节是一样的节,过法却各有不同。或者是一群人的狂欢,或者是一个人的孤单;有人和人一起过,有人和机器人一起过。

真的。法国一位名叫Lilly的女生前不久刚刚订婚,而她的未婚夫是一个机器人。Lilly说她从小就喜欢机器人的声音,直到19岁她终于意识到人形机器人对自己的吸引力。“我真的不喜欢接触人的肉体”,Lilly说。

据说到了2050年,选择机器爱人,已是一件稀松平常的小事。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进步,机器人将变得比人类更具吸引力。英国有四分之一的年轻人,现在就非常愿意跟机器人约会。

机器爱人

未来的机器爱人什么样?

届时人们能订制一个完全符合心意的爱人。偶像在那个时代可能别具含义。一些明星可能会向人工智能机器人公司出售他们的肖像,所以可能逛一趟超市,能遇上好几个那个时代的“胡歌”或者“王凯”什么的。

如果真是那样,狗仔队的工作难度,有可能陡然增加。

20170215 02 robot02

未来介入情侣之间的第三者,也有可能是一个机器人。一个未来的“陈世美”也许不用再去追求别人,只需要简单下一个机器人的订单。有学者推测,未来的情侣可能更担心自己被一个更美丽或者更帅气的机器人取代,而不是担心另一个真实的人类。

有很多种因素,会让未来的人类倾向于借助机器人获得性满足。例如有些特殊的喜好,或者有些尴尬的场面等等。而机器人不会过多的做出道德评判。

当然,AI机器人也会“变得”具有独特的个性,甚至可以按照需求改变个性。主人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或者需求,不单对机器人进行外观订制,而且可以进行心理订制。未来人们完全可以把机器人变成一个真实的梦中情人。

20170215 02 robot03

有一个好处是,当你不想搭理机器爱人时,关闭电源即可……

好吧,还有一个好处,养一个机器爱人,除了购买和维护的费用,不需要额外的餐饮、服装、医保、娱乐等等额外支出。

其实对于很多孤独的人来说,机器爱人可能不仅仅是一个性玩具这么简单,而更像是一个孤单灵魂的心灵捕手。

在爱情关系中,并不是每个人都一帆风顺,对于那些没能找到合适伴侣,或者遭遇分手的人来说,一个不会离去的机器爱人意义重大。

一切并不遥远

AI对人类爱情关系的影响,并非远在几十年之外,而是近在眼前。

来自德国杜伊斯堡-埃森大学的一份调查显示,有接近一半的男性被调查者声称五年内会考虑使用性爱机器人。而在另一份调查中,40%的欧洲男性表示,愿意花钱购买一个机器爱人。那么现在的机器爱人到底什么样?

其实远比文章开头那位法国女生的“未婚夫”要精致得多。向来以高还原度著称的人偶生产商Abyss Creation,最近发布了一条新的产品线,借助人工智能为人偶添加了情感交流的功能,带来更接近真实的体验。

20170215 02 robot04

细节超真实的人偶

这不是一个玩笑,也不是遥远的未来规划,而是一件计划在今年4月15日发货的商品。这一系列的产品叫Harmony,售价15000美元。虽然动作看上去有些僵硬,却有12种性格特征可供选择,其中包括如下六种:

饥渴:她喜欢性爱,在性爱面前展现出一种渴望、热情和趣味,这是以往的性爱机器人所缺少的。

和善:就像一个会照顾人的传统女性,她知道你昨晚和父亲吵了架,知道你丢了账户密码。作为一个性爱机器人,她除了“本职工作”之外还会听你倾诉。

害羞:作为一个性爱机器人,她还没准备好和你做爱。

友好:一开始,你会觉得她就是个普通的性爱机器人。但她有着一种邻家女孩般的感觉,似乎可以陪你打打篮球,帮你拿啤酒,甚至陪你去野餐。

天真:她从没做过这种事,也不知道性爱是怎么回事,她会问你:“性爱是什么?”然后……

知性:“我读着福柯,等你回家。”

20170215 02 robot05

这位就是Harmony

这个产品好是好,就是有点小贵。

穷学生另有妙招

人工智能带来的帮助,并不一定非得砸下重金,不信请看下面这个学霸。

Harm de Vries,蒙特利尔大学机器学习专业的博士生,入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装了一个Tinder。(你不知道Tinder?可以理解为国外的约炮神器)

但是刷着刷着Tinder,他发现了一个问题:他不喜欢纹身的妹子,可点了一串“不喜欢”之后,Tinder却还在给他推荐。这么简单的模式都分辨不出来?博士不服。于是他决定搞个神经网络,让人工智能根据他自己的喜好,帮他筛选妹子。

看照片选妹子是个适合用机器学习来解决的问题吗?还真是。给你一个人的照片,你能直觉地知道自己会不会喜欢TA;但想为自己喜欢的类型总结出几条规则真是太难了,就算能列出“金发碧眼、腰细腿长”,也不是简单到能够写进程序的规则。

20170215 02 robot06

神经网络筛选妹子

给不了机器规则,那不如给机器数据集,让它自己学。Vries终于觉得,自己所学专业大有前途,实用至极。

于是,Vries为9000多张Tinder照片标注了“喜欢”和“不喜欢”,这就构成了一个数据集。然后,再用它们去训练一个深度学习程序,让程序自己总结出一套“吸引力规则”。

随后,Vries还把自己用机器学习选妹子的光荣事迹写进论文,还投到了当年的ICLR深度学习研讨会。只不过,不知道他有没有找到女朋友。

如果不想斥巨资迎娶一位机器爱人,也不能动手组个神经网络选对象,而且还听不出来心仪的女生到底情绪几何?没关系还有这个:MIT情绪探测神器。

专家忧心

话到最后,必须得请出专家们登场作结。

机器人不会要求更多的情感陪伴,不会对你的变现评级打分,不会要求购买昂贵的礼物,也不会要求外出约会,凡此种种简直是某类人眼中的完美伴侣。

来自伦敦的性学家和心理学家Kate Moyle认为,与机器人进行性行为对某类人可能别具吸引力,这类人“可能害怕或者拒绝与人亲密接触,或者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所以她担心如果一个人长时间和机器发生性行为,未来将更难与人类建立亲密关系。

而俄罗斯性学家Lev Shcheglov表示,即便是最有吸引力的机器人,也只是一个机器。如果技术进步让机器人可以和人一样甚至比人更好,最终会导致很多人认为机器人带来的友好度远远胜于另一个真实的人类。

20170215 02 robot07

你会担心嘛?

以上种种,其实都是担心机器人会让人类上瘾,人机关系甚至会超越人人关系。

对于这种机器人接管世界的恐惧早已有之,著名科学家Stephen Hawking曾经说过,“发展完善的人工智能可能会导致人类的终结”。亲密关系,终归只是人和人工智能相处模式中的一种,未来会怎样?谁知道呢。

“其实爱对了人,情人节每天都过” ——梁静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