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许多残疾人来说,无人驾驶汽车是一个巨大的福音,特别是那些无法开车或连上下车都困难的人。在制定现有的残疾人法规政策时,无人驾驶汽车尚未出现,因此没将它考虑进去,现在看来,很有必要做出一些修改。

我在谷歌工作时,适度参与到了该项目,寻找第一个非员工使用这样的车跑腿。在这个项目中,我们选择了一位几乎全盲的人,当然,他无法开车,甚至对他来说,使用交通工具都是一种负担。显然,新技术将给他的生活带来巨大改变。

残疾人交通的一些背景

有两种简略的政策途径可让事情变得更便利,一是要求我们让一切都很便利,二是为残疾人设置特殊设施。 让一切都便利自然是首选,比如所有公共场所都有轮椅斜坡等。如果不这样做,就会产生“隔离但平等”的风险,很快就变得孤立和劣势。这是很昂贵的,虽然成本是由建筑业主和社会承担,这不是无限预算,有人认为,或许有更有效的方法来使用有限的资源。并且,残疾不都是一样的,视力、移动性、听力、认知以及其他障碍都需要用不同的方法来处理。

在美国,有5000多万人存在某种残疾,因此这不是小事。

20161230 05 robotaxi02

在交通运输领域,有一个基本目标是让公共交通便利。为了补充这一点,或者哪里没有做到,还有辅助客运规则。辅助客运系统为某些满足特定规则的人和助手提供替代乘车(通常是门到门的面包车),费用不超过普通公交车票的2倍。听起来貌似很好,直到有一天你了解到,这一切必须提前一天安排,还要用一个小时装卸车窗(这是残疾人很讨厌的),其实它很昂贵,平均每车程超过30美元。(在最糟糕的城市,需要60美元每程)在某些城市,这已经接近一半的交通预算。某些城市,考虑到巨大的成本,一些残疾乘客在短途时选择使用出租车,他们提供更好的服务,并且成本更低。(虽然为了避免过度使用,他们对此有所限制。) 在美国,有针对出租车的残疾人法案。普通轿车出租车没有直接监管,但不能歧视能够乘坐轿车出租车的残疾人。任何新的8座以上面包车必须供残疾人便利使用,这意味着有类似轮椅升降梯的装置。此外,一旦出租车车队有便利的面包车,它必须提供“平等服务”的水平。这意味着如果有200辆轿车,就不能只有一辆面包车,因为这样就需要等更长时间才能得到面包车的服务。为了绕开这个问题,很多公司利用了其中的漏洞,只购买二手面包车。法律只规定了新的面包车。Ubei和Lyft等公司没有自己的车,所以车队不受相关规定的限制,尽管他们也在一些城市提供便利车辆。

当Uber和类似的公司开始用自己的车提供无人驾驶出租车(Robotaxi)服务时,这些法律也适用于他们。不像一些公司,他们很难利用二手面包车的漏洞,因为大多数无人驾驶汽车都是新的。

新型汽车

Robotaxi服务提供了按需用车的承诺,它具有提供适用车辆出行的潜力。大多数时候,我讨论一个人使用一辆小型廉价车辆进行单独出行(80%的出行都是如此,因此这是个很大的市场)的能力,但通常不是这样,3个人想去滑雪会开一辆SUV,工作可能会开一辆皮卡,一群人一起去旅行会开一辆面包车比较方便交流。 它还为某些特定的残疾人创造车辆。我发现的一个很有趣的例子是Kenguru,这是一辆空心的小型单人车,坐在轮椅上的人只需要用手就能控制。对于手臂正常的轮椅使用者来说,这比需要你从轮椅移到汽车座椅上,或用升降梯将轮椅放上车的设计要好得多,尤其是在没有人协助的时候。只要手臂没问题,使用轮椅滚进滚出是非常方便的。目前Kenguru是被操纵的,但类似的自动驾驶汽车也可以处理电动轮椅,并为健康的陪伴者提供折叠椅。

20161230 05 robotaxi03

通过计算机化,这些车辆还将提供可访问的用户界面。事实上,他们可能主要依靠用户的手机,这已经是根据自己的需要定制的。

定制设计以满足特定的残疾人,这些车辆将更好地为残疾人服务,坦率地说,对他人未必有用。因此,使所有车辆适应两种类型的客户的方案,这种精神可能正确,但只能提供劣等的服务。

Robotaxi为残疾人服务的另一个优点是价格低。减少就业前景使许多残疾人陷入贫困,自然低价的服务使一切成为可能。

平等服务或独立但高级

传统出租车很难提供“平等”的服务,尤其是一些比较小的车队。Robotaxis不介意等待,因为没有人类驾驶员在等待,让这一切更容易实现。Robotaxi服务的水平取决于你所在地区当前未使用车辆的密度。在同样需求的情况下加大车队规模,服务水平上升。只要车队规模不太夸张,车辆磨损是按历程算而不是按年份算,加打车队规模不像普通汽车或人力车出租车那么贵。

20161230 05 robotaxi04

这意味着您可以以相当合理的成本提供同等或甚至更好的服务。只要这种残疾人专用车辆的产量足够大,其成本可以接近普通车的成本。为了公众利益,普通车客户可能会补贴这些产量较低的汽车而成本稍高。

随着车队的增加,服务水平通常会优于普通车队,但并不总是如此。法律一般允许这一点,但残疾人群体需要了解一些可能会发生的不平等的事情:

  • 更早通知用车可能会获得更低的服务成本。普通车辆自然会存在于每个街区。在使用高峰期,残疾人专用车的密度可能会比较低,但重新定位能力使得稍微提早通知就可以做很多事情。

  • 对于这个群体的人来说,要同时达成一个轮椅乘客和多个非轮椅乘客并不容易。这可能意味着轮椅乘客使用自己的车辆(带视频会议链接)。这不是那么好,但是比要求每辆面包车有轮椅升降更具成本效率。

  • 为了提高服务水平,竞争公司可能会合作服务残疾人。直到残疾人成为一个有利可图的市场,而不是一个完成公共利益的目标,会有越来越多公司会愿意一起做这项工作。那时,当你叫一辆Uber,来的可能是Lyft或其他小公司的车。

  • 低成本的残疾运输可能意味着无障碍的公共交通和辅助交通工具缓慢地褪色。轨道公共交通将继续为残疾人提供便利,因为它的速度优势是汽车所无法比拟的,否则Robotaxi比使所有的公共交通要便宜得多。如果它不提供便利的话,这意味着一群人可能无法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 小型电动车辆可以允许进入建筑物,直接在电梯大厅或其他目的地放下乘客。

最大的权衡将是社会群体经验的损失。当然,也还会有升降梯的公交车和面包车,让残疾人可以跟正常人一起出行,但不可能像普通面包车一样普遍,也不可能提供同等级别的服务。而Robotaxi只要提前10分钟通知,他们就可以用上了。

(编译:张有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