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我国机器人产业尽管增速惊人,但跟日韩欧美相比仍有较大差距。我国机器人面临着进入技术变革、品质变革时代,不再仅靠产能和价格竞争,而是要在国际上占有一席之地,打造出品牌影响力和品质。

2017年,机器人行业的发展将迎来新增长。其中,亚洲是最大增长动力,特别是中国制造业转型的契机以及大量的市场需求将进一步拉动整个机器人市场的发展。而发达国家高端制造的回流,也将带来新的需求,2020年全球机器人销量有望突破40万台。

中国机器人增速领先全球

据悉,2016年机器人在中国销量占全球销量超30%,中国连续四年成为全球最大工业机器人市场;GGII预计,未来5年中国工业机器人销量将保持超过20%的增速。张小飞表示,随着高端制造业回流,“再工业化”进程加快,工业机器人需求扩大。

张小飞介绍说,从目前情况来看,日韩、欧美自动化水平较高,3C产业机器人密度高;中国市场需求逐渐释放,未来中国市场的机器人需求量最大的两个方面将来自3C行业和新能源汽车行业,未来3C行业将会是机器人需求增长最快的行业,需求量最大,应用最成熟,未来新能源汽车是较大的拉力。

从地域分布来看,中国机器人产业集聚效应逐步形成,主要集中在环渤海、长三角、珠三角、以及中西部地区。张小飞指出,未来,中国机器人市场增速将是全球的2倍以上。“特别需要指出的是,虽然中国服务机器人基数比较小,但是中国拥有最大的特点是使用量很大,不管在游戏还是别的方面,都需要使用。未来,个人服务机器人和手机离不开,这个市场非常庞大。”

新松机器人总裁曲道奎表示,中国的机器人行业企业,在最近短短几年时间,就从几十家发展到现在有几千家。他认为,中国机器人产业处于大的变革时代,需要快速创新整合,而机器人作为一种高新技术,是推动产业发展的重要支持手段。而中国机器人面临着进入技术变革、品质变革时代,不再仅靠产能和价格竞争,而是要在国际上占有一席之地,打造出品牌影响力和品质。他还指出,中国的机器人企业要发展壮大,一个有效途径是并购,可以通过同业整合或者跨界融合让自己的企业更加强大。“不是简单的规模叠加,而是通过产业、文化、理念、组织架构形成一次新的产业集团,完全是智能变化。更关键的是并购后的运营管理,能够让自己具备国际化的能力。”

作为不断加快自主研发兼外部并购步伐的一家中国本土机器人企业,埃夫特试图通过整合外界资源,来迅速做强做大。这就是埃夫特“走出去”的“海外并购战略”。

埃夫特董事长许礼进表示,国际收购并购布局可补短板、强能力。在机器人核心零部件、细分市场系统集成领域也正考虑收购相关优势企业。而针对全球研发布局,许礼进称将通过云机器人协同研发和创新,他预言下一代云机器人有望实现弯道超车。至于全球市场布局,许礼进一针见血指出“无内不稳、无外不强”,埃夫特将致力于与合作伙伴,包括供应商、集成商等实现更紧密的合作,开拓国外一般行业市场,同时借力奇瑞汽车、北京汽车等合作伙伴的海外工厂网络,开拓国外汽车行业市场。

中国机器人行业未深入核心

在与会嘉宾看来,中国机器人行业尽管增速惊人,但目前跟日韩欧美这些国家的机器人行业相比,还有较大的差距。优傲机器人中国区总经理苏璧凯认为,目前他们并不害怕中国企业追上他们。“因为设计可以模仿,但是核心技术和质量保障是经过多年努力才能实现的。中国要追赶上来还需要时间,但可以看到本地品牌每年都在缩小差距。”

张小飞指出,尽管服务机器人有巨大的市场前景,但是目前,中国和全球范围内的服务机器人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比工业服务机器人的差距要大得多,并且现在服务机器人普遍面临着智能化太低的问题。而如何提高服务机器人的智能化水平?张小飞认为,需要和人工智能相结合,才可以真正造出来服务机器人。未来几年,无人驾驶在国外将出现大的发展,但中国现在还没达到这个阶段,因为基础力量还不够,对未来的需求需要更多的研究。

他还表示,工业机器人的路径也是和人工智能相结合,使工业机器人变成工业领域的服务机器人,并且从单一的工作站慢慢发展,产线到物流、输送,这是未来的重点。

未来,人工智能在生活化、社会化、商业化多个层面都会涉及到金融、电商、教育等领域。然而相比较美国的脸书、谷歌、IBM、亚马逊等人工智能领域的先行者们,国内的涉及人工智能的巨头企业BAT,差距还很大。“从智能专利的布局来看,我们占有的比例还是在外型等等非核心方面,还没有真正深入到智商的高度,这是最大的差别。”

张小飞表示,未来机器人的发展方向是工业机器人、服务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结合。未来的工业机器人会转变成工业领域的服务机器人,这是一个转型升级的过程,这也是未来高工投资的最重要方向。

许礼进认为,目前中国的机器人产业才刚刚开始,增长前景巨大。“从出生率看,中国90后人口出生率比80后少了4.2%,00后比90后又少了33.7%,这都意味着以后劳动力将更多需要机器人来填补空缺。”他提出,要解决这个差距问题,可以通过“走出去”的方式。“国外确实有技术,我们跟他们的合作要补短板、强能力。通过和海外伙伴一起讨探讨,建立合作,引用他们的技术,嫁接到自己企业身上。”

许礼进还表示,在市场刚开始阶段,企业之间在竞争过程中会越来越开放。如果中国不拿出市场进行开放,就会让出智能化这个跑道。目前来说,中国市场还需要各种技术去研发和努力,才会有更好的发展。

曲道奎认为,造成国产机器人与全球机器人差距的原因,还在于中国作为一个后发国家,很多中国企业只有十几年甚至几年的历史,在涉及到品牌、全球化的经验积累上,差距比较大。但他认为,机会也在于后发,能让中国企业直接从前沿入手,加上目前全球处于大变革时代,各种新技术的出现,以及机器人普及率的提高,都会诞生很多新的需求,也允许中国企业打破陈规、突破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