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2月19日举行的2017深圳机器人创新与发展论坛上,最让大家振奋的一个数字无疑是700亿,据深圳市机器人协会秘书长毕亚雷介绍,根据协会对深圳机器人产业的监控, 2016年深圳机器人产业产值有望大大超过700亿,已经初步具备深圳战略新兴产业的规模。

深圳市经济贸易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谢建民也在论坛上指出,“深圳机器人全产业链进一步完善,市场辐射能力进一步增强,行业应用进一步深入,对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将继续增大。”

成功的关键:面向3C产业的场景创新

深圳作为创新之都,深圳机器人产业在这两年的发展有目共睹,深圳机器人产业产值从2014年的480亿,到2015年的630亿,再到2016年的远超700亿,深圳一步一个台阶,创造出了又一个战略新兴产业。

对于深圳机器人产业能取得如此大的成绩,毕亚雷认为深圳庞大的3C产业功不可没。毕亚雷说,“从深圳机器人产业发展的数据及特点可以发现,除了机器人本体、核心零部件和系统集成之外,作为机器人产业的基础工业和最大的客户产业,3C产业已经成为深圳发展机器人行业的基础, 也是哺育产业成长的肥沃土壤,因此,基于3C产业,面向3C产业的场景创新,是深圳机器人产业最大的创新机遇,也是深圳机器人产业发展壮大的关键。这种场景创新是面向实际需求的解决方案,在适用技术和先进性的保障下,实现价值最大化,降低客户体验成本,提高客户服务效率。”

毕亚雷还指出,一方面3C产品的智能化发展,让越来越来的企业进入机器人领域,另一方面,3C产业的生产过程的自动化和智能化,也使得3C产业成为深圳工业机器人最大的应用场景。基于3C产业的产业创新,已经培养了一大批核心零部件、本体制造、系统集成等领域的优秀企业,比如占全球市场份额达70%的大疆,成为大国重器的大族激光、走上春晚实现价值飞跃的优必选、得到行业肯定和资本青睐的“中国最牛停车机器人”怡丰自动化……

“关灯工厂”未必好,我们需要合适的自动化

说到深圳的3C产业,说到3C产业的智能化生产,富士康是一个避不开的话题。早在2011年,富士康掌门人郭台铭就提出了“百万机器人计划”,尽管这个计划进行得非常不顺利,但不可否认,富士康的机器人应用仍然具有行业领导作用。但是,在今天的论坛上,富士康自动化机器人事业处总经理戴家鹏博士却不是来讲富士康工厂的机器人应用,而是想谈谈智能制造和工业4.0的基本功。

戴家鹏认为,中国制造业当前面临的挑战是大而不强、质量技术水平不高,资源使用率低,环境污染,结构不合理,缺少国际竞争力,信息水平不够高,要改变这种状况,就离不开工业4.0,也就是中国制造2025,通过工业机器人最终帮助制造业实现智能制造。

德国人为什么要提出工业4.0?戴家鹏说,是因为德国制造业面临的困境:毛利减低,竞争剧烈。中国制造业目前也存在同样的状况,并且未来可能还存在一些新的挑战。戴家鹏说,“工业4.0不只是一个漂亮的名词,其背后真正的含义是要对整个制造业进行Re-engineering,也就是公司转型,内部整顿。虽然也有人把这当成新技术、新工具的代表,但最核心的是要在制造业内容进行一些调整。”

因此,工业4.0并不是只需要将工业机器人、物联网、纳米科技、快速制造、无人驾驶车等新技术堆砌在一起就可以了,而是整个制造业生态的调整,所以要顺畅实现工业4.0,智能制造的基本功要做扎实。

戴家鹏表示,智能制造的基本功主要体现在4个方面:一是精益化,制造制程有没有效益,是否足够合理化,不是把机器人丢上去就是智能制造;二是数据化,数据是智能的基础,有了数据才能进行分析,进而根据分析结果进行控制,然后才能进行显示,这是未来智能制造的重要基础;三是物联化,自动化设备、化机器人、传感器、控制器等跟自动化相关的零件,首先要把他们连接起来,才能达到数据的正常传送;四是柔性化,为什么用机器人,就是因为机器人可以达成柔性制造,一方面可以同时做不同的产品,另一方面,隔年再换产品时,大部分设备还能重复使用,维修也更方便。

目前3C产业面临的挑战是产品越来越小,越来越密,并且导入的时间要越来越快,短期内大量生产,更重要的是短期内停止生产,挑战及竞争更大。因此,我们需要重塑智能制造,制造企业也会考虑投资回报周期,产品品质要求,工人工作品质,这些要素决定了企业需要的自动化程度。戴家鹏强调,我们需要合适的自动化,高科技的自动化,所谓的“关灯工厂”并不一定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哪些企业愿意为机器人买单?

深圳机器人产业全国闻名,亮相春晚的优必选机器人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一。他们是一家机器人企业,他们制造机器人的生产线也需要进行机器人改造,但是,他们最终会选择采用机器人进行改造吗?这里先留一个悬念。

作为制造大国,中国的很多产业都面临用工难、招人难的问题,根据数据统计,中国实施计划生育以来,90后出生人口的绝对数量比80后少了百分之三十左右,00后比90后少了百分之二十左右,中国劳动力市场正在逐年递减,机器换人势在必行。

那么,大部分企业都会进行机器换人吗?确实,很多工厂都需要机器人,怎样才能让机器人用起来,满足企业的需求?埃夫特智能装备有限公司董事长许礼进认为必须要让企业使用机器人之后,省人又省心,这就必须解决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经济性,机器人系统改造及运行需要多少钱,多久能回收成本,往往决定企业会不会用机器人。许礼进说他总结了一个经验,如果两三年内能回收成本,老板一般闭着眼睛就上了;要三到六年才能回收成本的,老板会选择性地上,会考虑是不是还存在质量问题、效率问题;六年以上,老板一般会放一放。二是技术上,目前工业机器人才起步,仍处于培育期,机器人在技术上还达不到用户的某些要求,因此需要产学研一起攻关技术难题。三是文化和体系,目前国内制造业还没有很强的意识要上机器人,包括使用机器人所需的人才也很欠缺。

许礼进表示,随着机器人成本降低、技术成熟、人们观念的形成,机器人行业会不断发展壮大,工业机器人、服务机器人也会像汽车、手机一样普遍使用。

为进一步鼓励深圳市机器人行业创新、产业发展壮大,促进产学研合作,加快高科技成果转化步伐,论坛上还评出了2016年深圳机器人行业风云人物、深圳市十大机器人企业、十大机器人关键零部件企业、十大机器人系统集成企业、机器人行业技术创新奖等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