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迫!中国劳动力危机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以数为鉴,可以探趋势。

20161214 05 robot02

从统计局的数据中明显地看出:在1990-2002的十二年间,中国的人口出生率发生了断崖式下降。2005年的出生率(12.40‰)只有1988年(23.33‰)的一半!1990年出生的人,5年后就将达到22岁——而这正是人口开始大规模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年龄。因此,在短短5年之内,这一波人口断崖式的下降就将开始显著影响中国劳动力市场的供给,10年之后,二十岁左右青年人的数量将比现在减少4成。冷酷的数字,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即将发生剧变的绝不仅仅是人口数量,还有构成:很多90后虽然依然勤奋,但是对乏味无聊的重复性工作却越来越难以接受。去年《新周刊》的一篇题为《车间里的少女: 12小时望见一生》的文章曾被广为传播,其中描述的女工空洞、重复、无望的生活引发广泛共鸣。几年之内,制造业、服务业等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招工将更加困难,劳动力成本也必将日益高涨。这已绝不仅仅是“人口红利减少”的问题,如果应对不得当,将可能直接威胁中国经济的发展潜力。毕竟前鉴不远:日本严重老龄化加剧经济停滞,美国部分地区产业空心化带来社会滑坡,南欧丧失工业导致债台高筑。迫在眉睫,中国如何才能突破这一危机?

20161214 05 robot03

_工资上涨虽是好事,但是尽量要避免劳动力成本上升造成的产业外流 _

机器人能否挺身而出

有人把目光投向机器人。但工业机器人是否真的能够助中国破局劳动力危机?

硬件方面,机器人已经基本不成问题。一方面,工业机器人的机械和电气技术经过多年发展已经日臻成熟,精度、速度、稳定性等早已超过人类的水平。另一方面,硬件价格也稳步下降:近年来年均下降7%左右。通过技术攻关和并购,国内硬件厂商的技术水平正在接近国际巨头,这势必会进一步拉低机器人的价格。如果工业机器人得到大规模应用,其零部件成本还会进一步下降,总价格与现有水平相比有望再下降一半以上。

2015年中国工业机器人的销售量约为7万5千台——这个数字已经比两年前翻了一倍,但与数以亿计的产业工人相比仍然几乎不值一提。指望这个数量的机器人来力挽狂澜,显然是不现实的。当前,除了汽车、大家电、手机生产的部分工序等领域外,工业机器人的应用仍然十分有限,绝大多数的普通人从没见过工业机器人,就像15年前大部分普通人都没见过手机一样。笔者也遇到多位非传统领域的客户试图使用机器人来代替人力,却往往找不到合适的方案。其中制约机器人大规模应用的瓶颈,往往不是机器人的躯体,而是大脑。

智能技术成为破局关键

数十年来,工业机器人已经在汽车厂等场景中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在这些场景中,物品(如车身)通常以较高的精度固定在某一特定位置,而机器人往往是也在标定后,高精度地完成固定的动作。工厂中基于视觉的应用日益增多,但是多数仍局限于环境相对稳定的场景中。因此,传统机器人更像是“机器”,而不是“人”。

与成熟的汽车、家电工厂不同,在大部分的日常场景里,需要机器人操作的物品并不完全相同,位置也并完全固定。机器人领域的术语称这种场景为“非结构化的(unstructured)”。工业机器人要想适应非结构化的场景,必须要有机器视觉、环境感知、路径规划等等多方面智能技术的配合。机器人在这样的场景中,不再是重复一成不变的动作,而是根据感知到的环境和物体情况,自主做出判断和动作,完成人类交付的高层次任务(例如:将盒子码放整齐)。

20161214 05 robot04

_在非结构化的场景中,机器人需要更高的智能才能发挥作用 _

20161214 05 robot05

工业机器人需要多方面的技术配合,才能做到智能化。而且同时也要注意控制成本。

虽然真正比肩人类、灵活多能的智能机器人技术还比较遥远,但是经过学术界多年的研究,现有技术已经有能力让机器人在很多场景中成为人类的帮手。但要将学术界成果实用化,真正将机器人带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来,机器人产业仍面临诸多挑战。其中人才严重不足是一个重要制约因素。

20161214 05 robot06

欧洲十多年前开始的数个大型科研框架项目积累了不少机器人智能化技术。

与互联网行业相比,传统机器人领域的顶级软件和人工智能方面的人才储备极少,而且这方面的人才往往也并不熟悉传统工业和机器人。前述众多领域的技术挑战,学术界近年来才取得可实用的成果,美、日、欧的相关企业(如Mujin等)也刚刚起步不久。可想而知,只有同时熟悉工业界现状和学术界前沿的顶级跨学科团队,才有能力完成这一任务。

笔者在德国顶尖的机器人技术企业工作数年后,于今年秋天回京创立梅卡曼德(Mech-Mind)机器人科技。梅卡曼德组建的研发团队已有十余人,成员均具有清华等顶级名校的博士或硕士学历,背景涵盖AI、软件、机电控制、机械等,且具有丰富的国内外工业界实战经验。欢迎有志于机器人事业的同道投简历到hr@mech-mind.com。梅卡曼德将整合学术界近10年间积累的多项重要成果,使其产品化,从而突破前述的关键技术,将机器人的智能程度推上一个新的高度。

总结:你将对机器人习以为常

现在如果有人炫耀地说“我们公司用电脑办公“,会让人觉得很可笑,因为计算机已经成为标准的生产力工具。但20年前,用电脑办公还是新鲜事——直到win95横空出世,将电脑彻底平民化。5-10年之内,” 我们公司用机器人帮忙干活 “也将变成一件理所应当、不值得夸耀的事情,而其中的关键也将是智能软件。

从仓库、超市、餐馆、酒店、医院、机场,到修车厂、批发市场,在众多需要重复性体力劳动的场景,都将出现智能机器人任劳任怨的身影。

这不是科幻故事,而是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这也不是锦上添花式的炫技,而是战胜巨大挑战的华山独径。只有突破智能机器人技术,中国才能将如剑高悬的人口危机稳稳接住,保障经济继续稳步增长——这一天,不会远。

作者介绍:邵天兰,清华大学软件学院本科,慕尼黑工大硕士,梅卡曼德机器人科技创始人。在德国工作多年,深度参与了最先进协作机器人的研发。2016年夏拒绝了硅谷数家知名企业的offer,回国创业。作为资深程序员,追求炫酷而实用的硬核技术——当然没有比机器人更合心意的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