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今天,联想之星大概已经投资了七八十个人工智能项目,从五六年前的技术平台到现在医疗、金融、教育等行业的智能化,我们已经打造了一个超过两三百亿估值的组合。人工智能有非常广阔的前景,人工智能也一定会改变我们的世界。根据这五六年来布局人工智能的经验和教训,我们今天来跟大家谈谈人工智能的残酷真相。

三个关于人工智能的残酷真相

月球车也好,超市机器人也好,无人机也好,看起来高大上,坦率地说,其中有一部分还并没有真正的做出来,还有另一部分现在还只是工程的样机,还只是在初期实验的过程中,还有很多受制于成本、可靠性等等因素,没有办法付诸实际应用。回过头看过去的五年、十年甚至二三十年,人类在做信息机器、智能机器的过程中不断地出现看上去很美但做不出来的东西。

20161208 05 AI02

客观来说,人工智能目前存在三个层面的问题:

●底层技术本身的成熟度远远没有达到大家想象的程度。

一方面,我们很高兴看到诸如在人脸识别或人机交互的领域,经过十年的努力有一些突破,大家都知道Face++这样一个公司,它所依靠的领域是互联网金融和安防,这些领域有非常高的成本承受能力,也有非常强的痛点,比如反恐、追逃。

另一方面,这样的领域并不多,我们日常面对的很多领域要求很高,它希望你的产品可靠、成本低,功能要全面、外观还要好看。很多的创业者上来就讲了一个很完美的故事,我要做一款机器人,可以在家里帮你把所有的事都干了,这不是三五年就能做出来的,可能一辈子都做不出来。

底层技术远远没有想象的成熟。比如现在无人驾驶或者自动驾驶,成为了越来越热门的话题。一方面我们很尊重这个领域的创业者,因为大家都是一步一步在往最终目标前进;另一方面有些创业者把自己忽悠了,认为简单地集成一些市面上的图像识别、激光雷达技术就可以做出很好的无人驾驶汽车。如果我们去看这些技术发展到什么程度,就会发现底层技术的不成熟,制约着我们把这个东西做出来。有人说,既然底层不成熟我们就自己开发吧。我们不认为一个团队能既做好应用,又做好产品,又做好底层技术,每一个领域都是要很大的力气投入。所以这个行业应该有太多这种看上去很美,但现在还做不出或者做不好,做不出成本合理的东西。

●你真能做出来产品之后,需求也是很多,但是不是卖得出去?

我们观察这个市场发现,人工智能、智能机器或者智能技术跟2C的产品还不一样,需要迭代。人工智能这个领域,任何一个开发都需要相当的投入,是一个基于行业理解去构建产品的过程。产品构建出来之后调整的余地其实并不大,所以能不能卖出去就变成了关键问题。

从创业者的角度来讲,往往会高估自己的产品所带来的技术创新和功能创新,高估了技术的长轴,而低估了商业的短板。互联网时代的创业者是幸福的,互联网行业高度开放,有太多的生态系统可以为我们所用,好的产品会直接面对上千万有品位的消费者。而智能硬件、人工智能领域,无论从工业还是2C的角度,都不是靠一个简单的技术就能撬动的过程。很多时候,用你的东西的人可能只是用户,而不是客户,因为他不是企业的决策者。企业想用人工智能,但管理成本、改造成本都大大超出了预期。东西卖不出去,就阻碍了人工智能项目真正落地。

●假设做出来卖出去又开始取得了成功,是不是就能高枕无忧?

坦率地说,我对人工智能的高估值会打一个问号。很多项目按照互联网的项目进行估值,一个不错的产品往往会有一个很好的估值。互联网领域用户群体的聚类性很强,从最开始没有人做出满足他们的需求的产品,到一旦有了之后,在人群中得到适应的速度是非常快的。

人工智能领域的成长逻辑不会是这样,2C渠道在人工智能的市场是高度离散的,试用到采购之间有很大的距离。优质的客户有很好的管理水平,用好人工智能的客户更是少数。一个产品有可能赢得一些先导用户,从先导用户再到真正占领市场,这个路径还是需要很长的时间,需要等待,需要教育市场,需要根据不同客户的渠道、区域,建立这种中间层。

在整个市场中,其实前后都有追兵或阻截。在前方,任何一个传统的行业在过去30年内都建立了大量的行业规则,有很多的行业集成商、有影响力的企业,他们对人工智能是不屑的,他所拥有的各种网络和节点的能力,包括对传统行业的人和业务结构的认识,对传统行业生态规则的了解。当他们发现一个人工智能的产品或技术有需求的时候,他们也会追赶,可能去投资你的竞争对手,挖你的人才,用各种各样的办法来建立替代的方法。我们会发现,市场的渗透远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后面的追兵是指新的人工智能技术,任何一个技术都不可能存在十年、二十年的长期垄断。一个技术逐渐从不成熟走向成熟,从不相信逐渐走到相信,整个过程中技术人才也一定会被很好地培养,技术路径会更好地建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追赶变得很容易。所有的前后夹击会削弱我们今天领先的、优秀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高速成长的优势。一定有一些很牛的公司钻出来,成为了我们的强敌。

好的商业模式是多级火箭但是……

2016年已经不是人工智能的元年,走到这一波的创业者已经经历了五六年的时间,新的创业者要更认真思考关于路径的问题。

从难度上来说,美梦总难圆。我们听了太多的创业者讲多级火箭的故事。比如一个自动跟随的旅行箱,创业者会说我要做的事根本不是旅行箱,我想让这些旅行箱跟着乘客在机场走动,把数据收集上来,然后形成一个轮式小车平台,我用这个平台可以去做物流,去做安防。这是我们现在天天在听的故事,大家总是左右逢源。当你问他产品怎么卖的时候,他说我做的是技术平台;当这个平台有很多人在做,问他如何建立优势的时候,他会说我要的是数据;当这个数据别人用更轻松的采集方法获得服务的时候,他又提到数据采集过程中积累的入口。

其实,上面提到的所有东西都是当你功成名就,成为一个千亿级的大公司之后,回过头来发现的。好的商业模式总是多级火箭,但前提是真正把第一级做好。如果第一级都做不好,旅行箱的故事只能是一个空壳。先做好一个旅行箱,然后再来谈你用哪些技术。这个行业上有太多人在孤注一掷地赌一件事,同时想着很多事、左右逢源的人一定会失败。

颠覆是必然不确定的是颠覆者

所以说,人工智能的创业者很不容易。有时候想想不容易也是好事,我们就踏踏实实过我们的生活。遗憾的是,这个生活一定会被颠覆,虽然颠覆者不一定是我们,可能会被别的创业者颠覆,被大公司颠覆。被颠覆是必然的,就像互联网改变我们的生活一样。人工智能对生活的改变一定是不可逆转的,因为它带来的能量很强大。

几千年来,人类发明了机械、信息技术等各种工具,我们把自己替代的差不多了,剩下的是非常强的柔性化能力,我们能应对各种复杂的情况。比如话筒掉地上我知道怎么办。正因为这样的能力,很多事还不得不由人来干。比如摘苹果,每个苹果大小不一样,跟人的距离不一样,甚至有几片树叶挡住了苹果,机器就识别不出来。但是在五到十年的时间后,随着视觉技术、感知技术、深度学习技术的发展,人的优势一定会被替代。

一旦解决了人类的优势之后,机器的优势就非常巨大。在体力上,它不知疲倦;智力上的优势也是我们远远无法达到的。比如美国德州的苹果园,现在的灌溉一般会给工人四种或五种规则。但对于机器来讲,它可以做到一千种一万种,它可以了解整个果园的数据,甚至跟踪订单相关的数据。机器的这种强大的关联思考、大数据运算、精准推荐的能力,其实是未来真正会改变世界的能力。无论体力工作者还是脑力工作,甚至我们的金融、医疗、教育这些纯脑力的行业,我们引以为豪的一些判断力、决策力都不可避免的会被机器所颠覆。

人类价值的疑惑

人工智能发展下去,我相信我们这一代人会很悲剧地面临这样的一个沮丧或者悖论,就是机器的感知能力、运算能力太强,而且不断地进化。我们人类的价值在哪里?

我们如何建立我们的工作制度,什么事是我们需要做的,我们的孩子学什么样的专业,我们应该做什么样的选择。大家说都去学艺术好了,而未来机器写诗、作画的能力可能比人类还强,能谱出很好的曲子。智能机器可代替人类很多东西,然后这个社会越来越被人工智能所笼罩,被人工智能所决策,人类反过来成为这么一个庞大的脑力系统中的传感器,成为一个做工机器。

既然不能改变,我们当下如何选择?务虚的层面来说,我们应该更理解人工智能,更好地投身于这个行业。务实的来讲,做人工智能就要避免前面说的创业时期想的大而全,不考虑路径的问题。在一个细分行业真正扎下去,花几年时间专注在那儿,这个过程中一定会做出价值。因为未来十年,任何一个行业都会被人工智能颠覆,都会被在场的各位所颠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