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通科技的农民是最先实现无人机技术商业化使用的群体之一,仅在去年一年,这个群体便购买了4.5万架无人机。但是,如果他们将所购买的无人机用于检查农田状况、为农作物喷洒农药或确保所有牲畜身上的标签完整无脱落,那么从严格意义上来讲,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已经违反了法律规定。但是,今年夏天新生效的美国联邦规定应可为农民提供便利,方便他们更轻松地使用无人机来查看农田的情况。

根据全新的规定,只要商业无人机操作员能够按照特定的机身重量和海拔高度要求安全操作无人机,那么在通过相应书面测试之后,即可获得飞行认证资格。在完成上述工作之前,操作员需要支付飞行驾照费用且须获得使用、操作无人机的特殊豁免,这一流程的进度缓慢且较为繁杂。

该全新规定的正式通过是农民、无人机公司和日常消费者的胜利。放眼全球,农业是无人机最大的商业市场。据预测,农业用无人机占美国境内所有商业用无人机数量的80%。国际无人机系统协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布莱恩• 韦恩(Brian Wynne)介绍称,截至目前,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所做出的5500 例特殊豁免决定中,约一半是针对农业相关事项。FAA预期明年服役的商用无人机架数将超过60万架。韦恩表示:“鉴于小型无人机系统(UAS)规定已正式通过,上述预期数字预示着无人机系统在农业领域将拥有巨大的潜力和市场。”

农民使用无人机寻找杂草害虫踪迹、发现感病植物或干旱区域以及喷洒正确剂量的化肥和杀虫剂,可在减少能源消耗和降低环境污染的情况下,实现收成增长。而使用无人机所产生的回报,在高价值作物(例如酿酒葡萄等)方面体现得尤为明显。相对于租赁小型飞机,无人机的成本更为低廉;相对于卫星,无人机可在多云环境下作业并可提供分辨率更高的图像。开箱即用的农用无人机系统(包括硬件、传感器和软件)的价格范围自1500 美元至2.5万美元以上不等。

AgEagle 航空系统公司是一家农用无人机制造商,其总部位于美国堪萨斯州尼欧德沙。该公司应用工程师凯尔• 米勒(Kyle Miller)表示:“这将对农民产生重大影响。”米勒是机器人飞行器爱好者,近几年来,他一直使用机器人飞行器在其家族的大豆农场进行作业、劳动。他表示:“据我所知,农民对于无人机技术的兴趣正在逐步加大。现在全新规定已经推出,农民也意识到无人机即将来到他们身边。”

瑞士无人机制造商senseFly的农业解决方案经理内森• 斯坦(Nathan Stein)表示:“到目前为止,由于缺乏明确的法律监管途径,许多无人机技术供应商仍处于观望状态之中,无意先行展开针对无人机的测试或使用工作。无论是种子公司还是化工公司,他们的法律部门均不允许他们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任何与无人机相关的事务,大家都讳莫如深。”

一些从事无人机业务的美国公司将主要营业区域设置在了其他国家。韦恩介绍称,无人机已在澳大利亚、日本和韩国等国家合法使用了20余年的时间。而斯坦表示:“现在,多家公司可以将他们的业务和技术带回美国国内。”

另外,相对于其他国家的农民,美国农民可能会借助无人机获取更大的利益。斯坦表示:“美国的农业多样性十分明显,从水蜜桃到玉米到葡萄再到棉花,品种丰富;同时,美国农民拥有‘冒险精神’,所以我认为无人机市场前景十分广阔,人们会探索出多种方法,将无人机有效运用于农场中。”

由于各利益相关方不断向FAA施压,无人机将对农业产生更为深远的影响。根据现有规定,商用无人机的重量不得超过25公斤,最高速度不得超过160公里/小时,最大飞行高度不得超过122 米。同时,无人机不得在有人区域的上空飞过,且整个飞行过程应在操作人员的视野范围之内进行。

上述规定,无疑是无人机在农业和其他经济领域普及使用的最大障碍。美国的农场——试想一下中西部广阔的玉米和大豆种植区域——面积往往很大,远远超过视线可及的范围。美国约有210万家农场。当然,其中约占美国总农场面积半数的185万家农场或规模较小的家族农场(平均面积为93公顷)现在即可使用无人机,获取收益;但是,对于占美国农场总数36% 的大型农场,情况并非如此。

美国航空研究所是一家进行商用航空研究的独立综合研究所,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该所主席达里尔• 詹金斯(Darryl Jenkins)表示:“FAA现在的做法是正确的,但其还需采取更多措施。FAA的反应速度仍然太慢。要想真正通过无人机获得经济利益和优势,我们需要扩大作业范围,不再限于视线可及范围之内,要可飞越人群聚集区且可到达更高的飞行高度。”或许到那时,无人机就会像拖拉机和联合收割机一样,成为农场的标准作业设备。